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201|回复: 0

立驾山村:古风浩荡 默守流年(上)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11-21 09:04:22 |阅读模式
1.jpg
立驾山水库

2.jpg
俯瞰立驾山村

  □ 文/梁善勇  王妮娟  图/胡英丽  宋宣蔚
  立驾山,既是一道山脉又指一座村落。其山横亘于荣成市荫子镇西境,为文登区和荣成市的界山;其村坐落于山阳,深幽静谧。此间丘陵连绵、峰壑纵横,古风浩荡、人文丰蕴。山麓人家静静地在此耕耘生息,默守流年,尽享安康。

  丘陵联珠如星斗
  广义上的立驾山,指位于荣成市荫子镇与文登区大水泊镇及文登营镇交界处呈南北走向的一道山脉。自南向北包括黄山、立驾山、磞山、风台顶、神仙脚等十几座山丘。
  《荣成市地名志》载,黄山在荫子镇立驾山村南。此山因泥土呈黄色,故名黄山。山体呈东西走向,长0.2千米,宽0.2千米,海拔164米。《文登地名志》载:“黄山山名失考,北连风台顶,其余三面均为村庄,山势呈不规则椭圆形,草木茂密。”
  风台顶,在荫子镇立驾山村西北,为荣成市、文登区界山。此山原为两个村庄的界山,故称缝子顶,后演变为风台顶。山体东西走向,长8.5千米,宽0.2千米,主峰海拔219米,植被较好,主要有刺槐、松树等。
  神仙脚,在荫子镇韩家地村西北方向,为荣成市、文登区界山。山顶西端有一大石块,上有凹陷,形似人的一双脚印。传说从前有一神仙在此登山上天,在岩石上留下脚印,故名神仙脚。山体呈东北——西南走向,长0.7千米,宽0.2千米,海拔171米。
  磞山上多裸岩,棱角分明,质地不硬,不堪材用,整个山体被茂密的藤蔓和树木所覆盖。
  上述峰丘山顶浑圆、草木苍翠,南北峰壑相接,状若星斗、形如游龙,景色十分壮美,堪为自然胜景。山间乔木多柞树、松树、刺槐、桑树等,灌木有扁担木、盐肤木、野蔷薇等。每当春夏之际,山间青翠如染,繁花似锦,各种花香杂糅在一起,微风徐来,沁人心脾。
  狭义上的立驾山,《荣成市地名志·山峰》指在荫子镇立驾山村东一山丘,古时唐王东征在此立驾,故名立驾山。山体呈东西走向,长0.5千米,宽0.2千米,海拔127米。
  在历代地方志中,并没有关于“立驾山脉”的介绍。光绪《文登县志·山川》中有关于驾山、天福山、邹山、牛仙山等的专门介绍,却没有立驾山或者上述广义上“立驾山”系中任何一座山丘的介绍。这说明在古代,“立驾山”所在的这道山脉并不闻名。近年出版的《文登地名志·山丘》中,除有黄山、神仙脚、风台顶的介绍外,亦未提及“立驾山”。但《荣成市地名志·山峰》中则对其有专门记载。
  立驾山一带的山峦沟壑,是夏埠河的发源地。该河流经前荫子夼村汇入沽河上游。因此,立驾山周边也成为荣成境内**河流——沽河的重要发源地。立驾山水库,位于立驾山村西南方向,1960年6月竣工,为一座集防洪、灌溉等综合效益于一体的小(二)型水库。其流域面积0.55平方千米,总库容13.1万立方米,其中兴利库容5.65万立方米。

  传说多系帝王出
  虽然立驾山在历史上名不见经传,但在荣成境内立驾山却颇有盛名。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让立驾山闻名的,是因为其与皇家的诸多神秘传说紧密相连。秦皇立驾、王莽树旗祭祖和唐王东征高丽驻跸处等传说,长久以来一直回荡在立驾山的上空,给立驾山赋予一种皇权威仪的“神圣”感。有关立驾山与秦始皇和王莽的传说见载于近年出版的《荣成传说》一书中。这些传说背后一定有着一些真实而不同寻常的历史背景,从而在世世代代的口述中形成今天这些不同的故事。
  关于秦始皇与立驾山的传说是这样的。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踌躇满志,曾先后两次来到成山头祭日神、寻找长生不老药。一天,秦始皇带大队人马临近东海,爬上一座气势磅礴、云雾缭绕的山顶举目四望,看着波光粼粼的大海,不禁龙颜大悦。因为秦始皇曾立此山观海,后人遂将其命名为“立驾山”。当年,军马曾驻扎于立驾山东平坦泊地待命,然后点名众将登山拜谒秦皇。后来点将处便称为“点将泊”。据说,今天的“店子泊”之名即由“点将泊”演变而来。军队扎营后,随行的马匹要集中到山脚下的泉水湾饮水,该水湾遂得名“饮马槽”。后该地出现一村落,村名即称“饮马槽村”,后逐渐演变成“饮村”,最终成为今天的“仁村”。
  在荣成还流行着一种传说,与王莽“树旗祭祖”有关。据说王莽的外祖父是河北一位家财万贯的富翁,膝下有一女自幼许配王姓将军之子。女儿长至16岁,家里来了一位来自东海边的年轻皮货商,一来一往,富翁的女儿对皮货商产生爱慕之情,并私定终身。事情败露后,富翁将皮货商赶走,并让女儿与王将军之子成婚。七八个月后富翁女儿产下一子,取名王奔。意思是富翁女儿心系皮货商,有朝一日希望奔往山东寻找皮货商,再叙前情。后感觉“王奔”名字意思太露骨,恐王家生疑,遂将“奔”改为形似的“莽”字。此子便是后来篡汉立新朝的皇帝王莽。
  王莽得知自己身世后,决意去山东寻祖。但其母亲只知皮货商是山东东海边的“陡山”人,其他一概不知。王莽便率军直奔东海边。一天,王莽在一座山势不高却四周低平的山丘上,停下銮驾,树起大旗,霎时间旌旗迎风招展。因为迷信说法,不是祖地则旌旗不扬,所以王莽大喜,此即自己的祖地“陡山”。礼拜过后,王莽纳闷:此山不高也不陡,何以称陡山呢?遂登上山顶环顾四周,发现此山形如“北斗七星”,顿悟“陡山”乃为“斗山”。后因为王莽在此立驾,故称立驾山。据说,该山顶有一块巨石,百十来吨重,当地称其旗杆石。巨石中央有一很深的圆洞,传为当年王莽祭祖树旗的旗杆眼。此山顶便是今天的风台顶。
  立驾山传说的第三个“版本”出自《荣成市地名志·立驾山》中,因唐王东征高丽时,曾在此山立驾,故名立驾山。

  “树旗祭祖”有其源
  立驾山究竟因何得名,查无实据。但是既然有“立驾”之名,说此地与皇家有关就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在历史上,成山头被称作朝儛之地,古人视其为日神之所,所以秦汉以前就有很多的王公贵胄东去礼日,使得“朝儛”在当时即成为人们十分向往的“旅游胜地”。秦汉时期,秦始皇、汉武帝皆数次到过成山头礼日。自文登向成山头而去,有一条古道通过今文登区大水泊镇北风口村和荣成市荫子镇韩家地村之间的一道山口。此山口即位于风台顶北麓。当年秦始皇、汉武帝等很可能即从此古道经过。再者,唐代苏定方曾率几十万军民从荣成沿海一带渡海征伐高丽,立驾山周边很可能就有数条重要的军事通道。且今荫子镇境内有太多的传说与秦始皇或古代军事活动有关。因此,立驾山传说的背后当掩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历史之谜。
  立驾山为什么会与王莽扯上关系呢?笔者认为这背后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据立驾山村的老者回忆,今立驾山水库下一部分原为王氏祖茔遗址,面积约有三四十亩,其上分布有二三十个石砌圆顶坟丘,当为元代及明初的葬制。在石坟的北边尚有一座封土高大的冢丘,直径约15米,高约3米。据村里老者回忆说,过去每年有孝子挑土堆在坟墓上,从而使土坟越来越高,故当地人称其“捋(音)墓坟”。村里老者说,墓主似乎叫王皋(音),具体情况不得而知。1959年修建立驾山水库时,土丘和石坟全部被平。今年88岁的王洪昌和79岁的王田京回忆,当年平那座土坟时,扒开泥土,里面棺椁由4块板石围成,上面用一块完整的板石封盖。其中2块板石长约3米、高约2米,另2块则稍短。棺椁里不见任何尸骨和随葬品。如果村中老者说的情况属实,那说明此墓可能是一座衣冠冢。墓主人身份就更加扑朔迷离。这不禁令人产生一些联想,在立驾山村北十几里之外的三冢泊以及榛子崖古墓群,亦是由巨大的封土构成,据考证为汉墓。那么,立驾山这座高大的土坟是不是与上述汉代古墓群为同时代且有某些关联呢?据村里老者口述,故老传说这座墓与王莽有关系,可能是王莽“先祖”的坟墓。这就与前面的立驾山有关王莽“树旗祭祖”的传说串联起来。
  但是,王莽作为“新朝”一代皇帝,其出行自然会有历史记载。但从史料中找不到有关王莽出行胶东的记录。反倒是汉武帝,据记载其曾先后9次来到胶东半岛,其中确切记载其到过成山头的有2次。《史记·孝武本纪》载,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三月,汉武帝首次东巡海上,行礼祠“八神”,“八神”之中的“日神”就在成山头。《汉书·武帝纪》载,太始三年(前94年)汉武帝第7次东巡,“幸琅琊,礼日成山”。另外,汉代其他皇帝如汉宣帝、汉成帝等都对神仙崇祀活动非常热衷,经常亲自或委派大臣到胶东一带祭拜“八神”。《胶东文化通论》一书引用《汉书·郊祀志》记载,王莽篡位后,为使自己的行为披上合法外衣,便借助神灵“兴神仙事”,“祀天神,祭地祗;祀四望,祭山川……四望,盖谓日、月、星、海也”。这说明,胶东地区的日主、月主、阴主、阳主、四时主都在其重点祭祀之列。王莽“崇鬼神淫祀,至其末年,自天地六宗以下至诸小鬼神,凡千七百所”。
  通过以上记载分析推测,立驾山周边作为通向成山头的重要通道,汉代以后的诸多帝王及贵胄使者,前去成山头祭祀日神,在经过立驾山时,很有可能在此驻扎或进行过一些祭山活动。尤其是王莽时期,各种祭祀山川、天神地祗活动十分兴盛,立驾山很可能与此类活动有关,所以民间才有王莽在立驾山“树旗祭祖”的传说。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立驾山有关王莽的传说,是有着深厚历史背景的,不能视为无稽之谈。

  石冢有铭道身世
  立驾山前约有二三十座石坟,这是典型元代至明初的葬制。如果单是立驾山王氏祖先之墓,元代至明初,也就三四代的时间,不大可能有这么多的坟墓。如此看,这里不仅仅埋葬着立驾山村王氏先祖,可能还葬有立驾山村之外更早的王氏先祖。
  光绪《文登县志·冢墓》记载:“元代斥山寨巡检王璋、本县(文登)屯军千户王伟墓,在城东李家山阳。”近年出版的《文登地名志·丘陵》记载:“李家山,位于大水泊镇驻地东南4.5千米处。山名失考。南连玉皇阁,东接小磨山,东北——西南走向,长约1千米,海拔150米。植被茂盛。”李家山位于立驾山西南数千米处。而《民国荣成县续志编存稿》中也明确记载:“元斥山寨巡检王璋、本县屯军千户王伟墓,在立驾山之阳,有元大德七年(1303年)碑。”一说在“李家山”,另一说在“立驾山”,二者字音相同,是不是指的同一座山?王璋、王伟墓究竟在李家山还是立驾山,成为一桩历史迷案。
  关于王璋、王伟的身世,元大德七年碑文记载王氏始祖出于汉代安国侯、右丞相王陵之裔,子孙迁于盘石(今吉林省盘石县),后迁至文登县文山前居住。王璋、王伟在金朝任职。元代后,其后裔有为道士、石匠、木匠的,还有担任社长、里长及斥山寨里正的。从该碑文中可知,王璋、王伟的先祖最早在文登县城居住,其后裔分散居住在文登县城和斥山寨等地。
  斥山寨大致范围在今荣成市斥山街道办事处的斥山村和东火塘寨村、西火塘寨村一带。斥山村志记载,明成化年间(1465年—1487年),王章由中州(河南省)迁此居住。西火塘寨村为明弘治年间(1488年—1505年),始祖王锦岱由斥山村迁此成村;东火塘寨村为明嘉靖年间(1522年—1566年),始祖王锦江由斥山村徙此建村。斥山村志所记的“王章”与该村王氏族谱所记“王璋”应为同一人。王氏族谱记载:“始祖讳璋,中州世族也,王姓始祖……于大明成化十九年(1483年)辛卯生……弘治末岁,随任至文登县云光都。”王氏族谱还记载王璋的长子王锦岱建西火塘寨村。从以上记载看,王璋及其后代在斥山居住建村应该是事实。而元大德七年碑所记载的王璋、王伟,先祖在文登县城居住过,王璋又在斥山寨任过职,其后代又有在斥山寨一带居住的。由此看,斥山村王氏族谱所记的王璋很可能与元大德七年碑所记的王璋为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个人,那么斥山村王氏族谱所记王璋的出生时间就有误。斥山村王璋与“立驾山”大德七年碑所记的王璋,起码相差180余年。
  而且,据《文登地名志》记载,今文登区宋村镇草埠村“宋末,斥山十王坟王氏来草夼土阜立村,草丛莽莽,故名”。据此记载可知,宋末(在胶东历史上,有时亦称金代)斥山即有王姓居住,这与元大德七年石碑所记“王璋”金代任职斥山寨巡检历史吻合。所以,斥山王氏族谱所记王氏始祖明弘治年间(1488年—1505年)来斥山居住,明显有误。《文登地名志》记载草埠村为“斥山十王坟王氏”所建,这又把荣成市埠柳镇原纸坊村“十(石)王坟”王氏与斥山村王氏联系在一起,就是说斥山村“十王坟”王氏与纸坊村“十(石)王坟”王氏,是巧合吗?是不是同一祖源?还需后人去进一步考证。
  笔者由元大德七年碑文所记分析推测,王璋、王伟都是有职位者,其选择墓地当十分讲究,按常识应选在名山佳地处,而立驾山与历代皇家传说多有关联,且其地十分开阔,自然是理想的安葬处。所以,王璋、王伟墓很有可能葬在立驾山前。反观李家山,只是一座默默无闻的小山,且山前逼仄不开阔,并不是墓地的**选择。
  而早在元代元贞年间(1295年—1297年),王姓即建有立驾山村,时间早于元大德七年(1303年),因此,推而论之,立驾山很可能是文登王姓的祖茔,有王氏后裔在此为其先祖守墓,后逐渐成村。王璋、王伟为文登王氏后裔,也即与立驾山王姓有同源关系,这也就容易理解王璋、王伟葬于此处的原因了。而且据当地老者回忆,当年常有“孝子”担土前来祭奠,说明是居住于他处的王氏子孙所为。如果此推测成立,那座高大封土或许就是文登王氏先祖之墓(或衣冠冢),而不是传说中所谓的王莽“先祖”之墓。据《文登地名志》记载,文登区文登营镇前百凤口村,为元朝至元年间(1335年—1340年),文城王氏来凤山口南立村,称北凤口,雅化为百凤口。该村东即是立驾山脉,与立驾山村一山之隔。因此,来自文城的前百凤口王姓,是否与立驾山王氏有近缘关系呢?(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