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379|回复: 0

北崖西村:山水结处坎坷多 风云荡尽家园新(上)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11-7 09:04:41 |阅读模式
1.jpg
北崖西村

2.jpg
云雾缭绕的伟德山

  □ 文/梁善勇  彭雪梅  孙玉敏  图/李信君  姚奕聪
  雄伟的伟德山脉,横亘于荣成境内北部。其山势巍峨、水系发达、土地肥沃,自古以来便有众多的村落人家在其山麓周边耕耘繁衍,并由此形成一些城邑、重镇,诸如山北的不夜古城、埠柳镇,东麓的成山卫、俚岛镇等。伟德山前,则有一座通衢要地崖西镇,依山而起,其中著名的村落当属北崖西村。

  山水形胜极佳处
  伟德山阳坡,山峦叠嶂,沟壑纵横,形胜颇嘉。故《荣成县续志(民国)·山川》(下称县续志)言道:“后西人游历,见其伟大,呼为伟德山。”伟德山自西向东,有几处古老而著名的山峰,分别是浔山、风门口、古迹顶、群仙山等。“古迹顶为县境最伟大之高山,其第一高峰,海泊往来胥视为针向。至高之峰为大顶。”由此可知,古所言之古迹顶,并非单指今天的“古迹顶”,而是包括大顶、二顶、三顶等诸峰。今天的“老阎坟”是现代名称,至少在民国以前尚不曾有载,古代当称“大顶”。除了东端的群仙山,古迹顶以西的风门口、琉璃瓮、浔山等,皆为伟德山最壮观的形胜。而这些均分布于今天的崖西镇境北部。所以,如果论及荣成境内的景观名区,崖西镇榜上有名。
  清道光《荣成县志》(下称道光志)对浔山、琉璃瓮、风门口等皆有描述。浔山,水出山腹,清洁澄泓,名圣水。其东抵苍龙山,南际赤凤岭,西及虎头崖,北接玉龟顶。其间丹嶂翠壑,具林泉之胜。此便是今天圣水观周边的形貌。因有“五虎圈阳”之说,自古为绝佳风水宝地,故金元时期王玉阳即构庵其中,以传播道法,修身养性。“浔山林泉”则为民国时期荣成八景之一;琉璃瓮,在浔山东10里、风门口之西,山岭有水,冬夏不涸,山阴有孔道名百丈口。道光志中将其列为八景之一,名琉璃宝瓮,与南面的牢(崂)山云洞并峙。琉璃宝瓮作为道光年间的名胜,想来自古有很多人登临其上,感受其险峻与壮美。其中道光年间荣成知县李天骘与民国时期江苏名儒袁绍昂等,皆留下赞美的诗词,让人对琉璃宝瓮的景色更加神往。百丈口自古就是伟德山南北往来的一条重要的通道,以幽邃险峻著称。风门口,在琉璃瓮东5里处。县续志载,“崇岩峭壁间开一口如门,高丈余,广稍杀,石磴崚嶒,攀陟匪易”。尽管如此陡险,但是,古代这里也是百姓翻越伟德山必经的一道山口,由此可见古代人们通行之艰难。
  自古名山寺占尽。西边的浔山为道家所据。如此胜景,释家自然也会大加青睐。离北崖西村东不远、建于金明昌三年(1192年)的集贤寺(院),就是琉璃瓮下一处著名的寺院。何以称集贤寺,顾名思义即为“贤士多集于此焉”。因为这里山川秀美,自然会吸引大批的文人雅士前来游赏吟咏。据传汉代大儒郑玄曾在此居住讲学。由此可见,崖西镇自古以来人文历史十分厚重。
  有山必然有水出岫。崖西镇境内自北向南分布有多条河流,**的河流为龙河,续县志载“源出伟德山百丈口,西经大山口、集贤寺、崖西头,合众流而水始大,又南经岔崖为龙河”,最终南汇沽河入海。龙河为后龙河水库最重要的水源之一。
  有高山依凭、水系相绕,且有大片广阔的土地资源,十分适宜农耕时代的人们栖息而居。因此,自元末明初起,这里就形成诸如崖西头、朱埠等众多的村落人家,最终形成伟德山前重要的内陆村镇——崖西镇。

  车姓占籍崖西头
  如此上佳的自然山水处,引起了车姓始祖的注意。据《荣成市地名志·北崖西》载,明洪武年间(1368年—1398年),车氏始迁祖车升,由俚岛镇金角口村徙此定居成村,以村处高崖之西头,故名崖西头。清光绪年间(1875年—1908年),又析出一村居南,以方位分称南崖西村、北崖西村。
  但北崖西村老人对于村子初始之称另有一种解释。据94岁的车仁德说,车氏祖创村时,位居村北一山耩的西头,故称山西头,后渐称崖西头村。当时村子的地盘不可谓不广,西南至黄沟山,北达帽石山,西北跨管家、圣水庵,东北至风门口,东界大蒿泊,方圆达十几平方千米。北崖西村北这道山岭,自村西首开始向东一直延伸到院东村南。岭脊浑圆平坦,特别是在北崖西村西端突然隆起,形成一个很陡的断崖。山岭向东渐趋低缓,至今崖后村南突然又隆起如高崖,因村处高崖之北,故有“崖后”之称。源自大山口村北百丈口的龙河上游河水,汤汤南冲至院东村南,因为东西山岭的阻挡突然折向西,沿着这道山岭的北麓,流至北崖西村西断崖处,折向南去汇入龙河。现在看,今北崖西村与大山口村、小山口村以及崖后村、院东村、上庄村等地之间的这片宽阔平坦的区域,在远古时期,很有可能是因为源自伟德山南众多水系的冲积,故而形成今天这样田陌连畴平整的地貌。
  车姓在崖西头占籍后,迅速发展壮大,并四处开枝散叶。据现有资料记载,今崖西镇境内的车姓包括南崖西村、北崖西村、车家庄村,荫子镇的塘子崖村、陈家埠村,埠柳镇的车古村等,皆出自北崖西村。南崖西村车姓只是于清光绪年间才自北崖西村分出。塘子崖村以车姓居多。该村志记载,明洪武年间(1368年—1398年)车氏祖永春、永贵由今崖西镇北崖西村迁此定居。在陈家埠村,车姓现已成为第一大姓。车姓什么时间迁至该村,已无法确认,只知道过去每年春节,车姓长辈皆去北崖西村车氏祠堂祭祖。今埠柳镇车古村车姓于明初从崖西头村迁入。
  车姓在荣成境内的迁徙历史颇为复杂。今威海市经济开发区泊于家镇海西头村、泊南村、车家沟村、温泉寨村等地,车姓人家分布也很广。《威海经区民间文化志·历史沿革》中“温泉寨”项下记载:南宋淳熙年间(1174年—1189年),始祖车刚为避战乱,由山西吉县迁此定居,因地处土台之上,名台上。“海西头村”项下记载,明洪武年间(1368年—1398年),车宛兄弟3人为避战火,自山西谷(古)县迁移至此定居。车宛居海西头,其他2人,分居温泉寨村和泊南村。以上记载,车姓始祖名讳、原籍及迁移时间各有不同。但从中也不难看出,虽然所记车姓始祖情况各有不同,但基本相互交集,泾渭难分。不过有一个现象是,似乎这些村落的车姓始迁祖皆在明洪武年间建村,比如金角口村车姓明初建村,随即又于明洪武间迁至崖西头村,而且同一时期,崖西头村车姓又分别迁出建塘子崖村、车古村等地。这从迁徙规律上看,不大合乎情理。因为始迁祖到一个地方创村,土地面积广大,足以满足一二代人的生存需要,没有必要背井离乡再次迁徙。而且这一过程中,要经过很长时间适应当地的环境并对其所迁徙之地进行了解熟悉,才可以考虑迁徙创村问题。因此,除非经过数代人的发展,人口规模不断扩大,土地产出无法保证家族的生存需要,此时家族后裔才会考虑寻找另一处生存空间去繁衍生息。之所以出现上述车姓始迁祖在同一时期分迁数处建村的记载,一个重要因素是记载时间不准确。经过综合分析,笔者认为,有一种可能是温泉寨村、海西头村、泊南村以及金角口村、北崖西村的车姓,皆从山西迁入,原为同一支系,随着时间的推移,车姓在威海境内开枝散叶,才形成今天庞大的车氏家族。就是说,车宛、车刚等早在明代之前已经定居于荣成北部。元明时期,随着家族人口的不断扩大,才开始向四周迁居发展。北崖西村车氏家族至今已发展至24代。
  北崖西村沈姓家族迁自哪里,不得而知。该村沈姓老人说,其先祖来自陕西,迄今约200余年,先祖曾任过知府。查道光志中各项记载,并未有沈姓任职信息,那就是指沈姓先祖在迁至荣成前担任过地方官职。荣成境内的沈姓只在今俚岛镇关沈屯村有记载。明永乐年间(1403年—1424年),沈刚、沈强、沈勇、沈烈兄弟4人,由浙江省小沛县流入。视其兄弟名字含刚强勇烈,颇具军勇之气。其明初自浙江而来,一般只有一种可能,为荣成境内卫所的军人。另据《威海人史话》中记载,沈姓,祖籍南直宜兴(今江苏省宜兴市),明初迁今山东省德州市,后迁威海市,现居威海市环翠区张村等地。究竟北崖西村沈氏家族是否与上述两支沈姓有关系,无法考据。民国时期,北崖西村沈氏家族曾出过一位商科大学生叫沈春霆,于1890年左右出生。县续志载其为山东公立商业专门学校毕业。查有关资料,沈春霆曾在本科第二班以英文或日文所作的论文获得优等,得到学校的表彰。其于1917年毕业,分至东莱银行。此行为私营商业银行,1918年成立,总行在青岛,分行在天津、济南。1926年,改天津分行为总行。1934年,沈春霆任银行襄理兼会计主任。襄理意为协助办理,旧时银行中协助经理住持业务的职员,可以理解为副经理。因此北崖西村沈姓老人言其担任天津银行的经理之说基本属实。
  北崖西村尚有张姓家族,迁自崖头村张氏。张氏家族在崖头村居住历史久远,其后世发展十分兴旺,今荣成境内很多村落的张氏源自该家族。北崖西村东1公里处为崖后村,明正统年间(1436年—1449年),张氏始迁祖张文藻,由崖头村迁此定居成村。据车仁德老人说,崖后村原为车氏家族的田产,由车氏家族赠予张氏家族建村。如果是赠予,那该是何等的情谊与关系,不知这其中有什么非同一般的故事。笔者分析可能与姻亲赠与有关。

  闹境之地风云幻
  车姓始祖选择此处定居,除考虑依山背水、土地肥沃等因素之外,交通便利自然也是其考虑的重点。崖西头村虽然地处伟德山前的内陆,但是这里却是一处要道枢纽,自古崖头至威海,成山卫、埠柳至大水泊、文登,俚岛至威海、文登等,都必须经过崖西头村,所以其与外界的沟通联系十分方便。
  1958年前,崖头至桥头、威海的线路,要经过后龙河村、岔河崖村、苑庄村、庄上王家村(西)等地,来至南崖西村、北崖西村,然后向西北的林家庄存斜上经过桥头去往威海。1958年后,修建后龙河水库,岔河崖村、苑庄村这一路段被淹没于水中,古老的官道自此废弃。
  自成山卫或埠柳去往文登,来至今埠柳镇虎台村或邹家村,必须要穿越伟德山,其中有一道险要的关口称百丈口,位于琉璃瓮北麓,其间山峰耸峙、沟壑幽深,路况最为险恶。县续志载,百丈口西险要处曾有一座石桥,为大山口村修筑。百丈口出口在今大山口水库北首,走出山口经过大山口村和小山口村地界,来到北崖西村,然后向西南穿过龙床村、万马庄村,在今荫子镇境内的龙庙山前向荫子夼村而来,再直接去往大水泊或文登县城。县续志关于崖西镇境内道路记载:“县道由六区崖头来至龙河入境,过荫子镇而通文登。汽车路亦由崖头来至崖西镇北上,折而西入威区。有南北大车道三,自威海运输货物者,必由之。”北崖西村向东经过院东村,沿着伟德山前的道路村庄,穿过杏黄口,便汇入石岛至成山卫那条官道,在今俚岛镇大疃李家村向北折,直向成山卫而去。县续志记载说“有东西汽车路一,自本区赴县城者,必由之”。上述诸条道路,均于1912年起进行培修。
  四通八达的交通,除便于当地居民的出行外,也构成一种熙熙攘攘的尘世闹境。因此在这种闹境中,就难有平和安静之时。自辛亥革命至抗日战争时期,北崖西村周边的通衢大道上一直是风云变幻,充满血雨腥风。
  1912年1月29日,烟台军政府派左雨农为宣抚使,带兵于马山登陆。曲璜、刘培源等发动群众会同左雨农,推翻清政府荣成县正堂,宣布成立荣成军政府。1月31日,清荣成知县刘文炳等阴谋勾结荫子夼姚广合堂出银3万两,雇用大山口村刘四、刘忠海等组织复辟队伍,胁迫崖西镇不明真相的群众数千人,血洗隆峰村、同家庄村,进而围困县城。2月12日晚,民政长刘培源及曲璜、张伯仁、李慕棠、李宪棠等23人被杀害于县城西门外。其中,张伯仁、李慕棠、李宪棠等皆为隆峰村人。李慕棠、李宪棠之弟李慕斋当时也一起被刑,后李慕斋苏醒得以逃脱。深夜,李慕斋带伤沿着成山卫至北崖西村这条通道,出百丈口潜回隆峰村,方才逃过一劫。
  抗日战争时期,崖西境内由于地处伟德山前,且交通发达,军事地理位置重要,所以敌我双方均在此进行博弈。我抗日民主政府及武装在这一带发动群众,与敌人展开英勇斗争。在日伪军还未在崖西镇设据点之前,这里分别由国民党杂牌军郑维屏部和秦毓堂部占据。当时崖西镇周边的革命经常遭到这些杂牌军的镇压。同时,这些杂牌军对当地骚扰不止,百姓深受其害。
  据成山卫镇二村的张瑶宗老人回忆,1937年农历腊月二十九,曹漫之、李耀文二人,从文登县大水泊一路来到荣成县城找到张瑶宗,商议办一张《荣成每日快报》,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翌年正月初一,报纸出刊,日印500份。张瑶宗每天到外地送报纸,去程经埠柳、北崖西、荫子夼到文登大水泊,回程经崖头、寻山、俚岛、马道归来,往返100余公里。这张报纸对宣传我党抗日主张,增强人民群众抗击侵略、保护家园的战斗意志和信心,起到**的鼓舞作用。
  1938年的一天,曹漫之在大水泊交给张瑶宗一封信,让其转送给荣成县民团大队副队长阎连珊。信的大意是,曹跟阎借用匣子枪,以便参加威海战斗。张瑶宗只身一人经过北崖西村和百丈口,将信送到,又与另一位战友刘耀增一起携枪,于当天晚上9点上路返回。当经过百丈口“灰沟同子”附近坐下来休息时,枪弹突然走火,惊动了驻扎在附近的国民党杂牌军。二人被杂牌军押至北崖西村审讯。幸亏遇到在杂牌军里担任小队长的成山卫村人张锡纶,敌人才放过他们。二人于佛晓前赶到大水泊,将枪交给曹漫之。
  此外,从离北崖西村不远的朱埠村鞠维良的《回溯战争时期我的家庭》一文中,还可从侧面了解到驻扎在此地的国民党杂牌军为郑维屏部和秦毓堂部。
  鞠维良回忆说,1940年2月27日晚上,其参加革命的大哥回朱埠村时被郑维屏部军队发现并包围。幸亏及时躲避,致郑部扑空。敌人并没有善罢甘休,在对村人进行残酷折磨并致1人死亡之后,又将鞠维良的家人抓到北崖西村营部进行殴打逼问。鞠维良的大嫂坚贞不屈,一直未吐露半句真言实情。敌人凶相毕露,准备对其狠下毒手。正在这危急时刻,突然枪声大作,郑维屏部敌人乱作一团。鞠维良的大嫂趁混乱之机,逃出虎口。原来是杂牌军内部火并,驻崖后村的秦毓堂部军队为争夺地盘,把郑维屏部的这股势力消灭了。(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