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2561|回复: 0

[散文随笔] 仲夏的原野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8-1 08:40:47 |阅读模式
  □ 张向平
  仲夏的原野,是律动而明媚的,像我此时此刻的心境,恬适、丰盈又富足。
  刚刚,我用才摘了桑葚的手,握了一下婆罗门参的种子,然后探嘴去吹,梦幻般的种子便开始四散飞溅,想着,经我酱紫的手这么一握,来年长出的婆罗门参,会不会有一股子桑葚的味道。
  想法着实有些奇怪,但仲夏季节上山,我的动作从来都不是单一的,听觉、嗅觉、触觉也会同时启动,而宁静的山野,因了我的出现,瞬时变得鸡飞雀叫,兔奔鹿鸣,热闹不已。当然,这一切并非我个人所致,像山兔,几乎与大自然的颜色同系,在你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它早已在你面前一蹦一蹦地躲远,像个小杂技师,任你怎么追也追不上。雉鸡就不同了,很多时候,在我还沉浸在摘桑的美好时刻、神思漂游到密林深处斑鸠一声接一声的“咕咕咕”的音律中无法回拔时,不远处的荒草丛中即会传来一阵“扑棱棱”的声响,继而野鸡带着嘶哑的“呱呱”调远去,似是我惊扰了它们的清梦;或者,浓密的桑枝顶又会突然响起喜鹊的“喳喳”声,急促且响亮,跟谁打架似的,叫之兴起,会一跃而起,退到不远处的电线杆上接着吵。可上搜下寻,左观右瞧,也不见人影,看来又是我的唐突打搅了喜鹊的惬意,尤其是见我刚吃过桑葚的殷红的唇和发紫的手,更觉另类,担心我摘走它们所有的午餐。
  有些啼笑皆非,更感到不可理喻,这原野是大家的,又不是你自己的,叫什么?我心里嘀咕。与此同时,思维也随之活跃,想着好端端的,野鸡为什么会突然惊飞?是它藏身的地方隐藏了什么秘密?还是?这都值得探究。有了想法便开始付诸行动,当我费力地下到野鸡飞起的方位观察,终于发现一窝野鸡蛋,足足14只之多。记起村里老人经常告诫我们,在山里遇到野鸡蛋不要去动,因为它们这个季节正在抱窝,若有异味,会将整窝蛋弃之不用。看着草丛里做工精致的窝,以及里面铺得柔软的细草和羽毛,敬畏感顿生。缩回手回返,头顶便有一个黑影在盘旋,“呱呱”声不绝于耳,似乎在对着我喊:“慢走,不送。”
  讪讪地退回桑林,麦风正劲,似是从远古吹来,吹开了先民们割麦捆麦的热闹场景;坡堰处的金银花一片一片在蔓延,深吸几口,金银花的香味夹杂着艾草的清甜气一股脑袭来,混合着午后温煦的阳光,让仲夏的原野更添一股殷实与厚重。艾草也是这个季节里的新宠,因其特有的香气和消炎杀菌作用,我常常都用它来烧水泡澡,浴罢觉得浑身清透利爽,浸满了山乡草木的气息。由此,我常常左手艾草,右手桑葚,有时兜里还会塞一些金银花……
  季节里,我将它们很好地相融在一起,就像经过那片荒草地时,婆罗门参正擎着梦幻般的绒球对着群仙山做如痴如醉状,我伸出手,将绣球般的种子握扁,之后探嘴一吹,“噗噗——”拖着长长尾巴的婆罗门参种子便身着桑葚酱紫的衣衫飘逸而去。没觉得怎样,反倒觉得自己像一位爱的使者,在仲夏的原野上将它们传播出去。其实,千百年来,原野之风早已将它们千万遍地抚摸、叮咛、告诫、传递……
  而此时,它们就相聚于我的文字里,陪着我喝茶聊天,讲人间美好,叹时光匆匆,诉岁月衷肠。
  仲夏的原野哦!一如我此时心灵的原野——缤纷、灵动而多姿多彩。(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