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8171|回复: 0

[人物] 读懂父亲的心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7-4 08:13:57 |阅读模式
  □ 李良荣
  父亲已经去世12年了。12年的光阴磨灭了或浅或深的记忆,可是父亲“报喜不报忧”的那颗心,至今回想起来,仍令我感慨万千。
  1940年9月,年仅14岁的父亲,瞒着爷爷奶奶参了军。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父亲抗日救国的愿望实现了,但奶奶挂念儿子,成天担惊受怕地过日子。那时部队流动作战,父亲多次受伤,再加上交通、通信条件差,父亲一直无法给老人报平安。直到1944年,父亲在胶东抗大学习时,按照首长的统一要求,父亲才给家里写了封信。奶奶听人念完信,嚎啕大哭。父亲生前一直珍藏着这封战火中的家书,父亲说一看到这张泛黄的信,就想起老人,心里发酸。
  1945年9月7日,父亲参加平度战役时负伤,身上留下了10块伪军的弹片,带着没能亲眼看到城头上飘扬红旗的遗憾,解甲归田。回到爷爷奶奶身边后,父亲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好日子。1948年起,父亲连续担任村长和党支部副书记、书记,长达30余年,带领群众过上好日子。父亲一辈子,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没说过一句抱怨的话,没办过一次“撂挑子”的亏心事。
  随着年龄增长,加之战伤发作,病痛时常折磨年迈的父亲。我们全家人都格外关注父亲的身体状况。上世纪70年代初,我参军入伍,在那座营盘度过27载年华。我几乎每过半月左右时间,必给父母写封信,问候老人。父亲接到信后,不管多忙,当即亲笔回信, 也是报喜不报忧。最后一段总是写道“我和你妈及全家人都好,勿念。安心在部队,好好工作。”后来社会经济状况逐年好转,住在隔壁的哥嫂家里安上了电话,给父母报平安方便多了。父亲长话短说,总是告诉我:“我和你妈都挺好,不用挂念”。每每听到父亲的浓重乡音,我仿佛看到父亲的笑脸,心里总是暖的。
  那一年,父亲后背的粉瘤,渐渐长成鸡蛋黄大小,有时碰一下,剜心的痛。父亲却生怕孩子们知道,担心影响工作,咬紧牙关,不吭一声,守口如瓶。后来,父亲实在扛不过去了,就一大早蹬自行车,赶往10公里外的石岛人民医院诊治。手术前,医生找病人家属签字,父亲低声说:“小手术,没啥事,我没告诉子女,自己签字就行。”说完,父亲交上129元手术费,走进手术室。医生剖开疖子,清理缝合,绷上纱布。父亲笑别医生,骑自行车回家。骑着骑着,衣服磨着纱布,父亲痛得满头大汗,只好下车,推着自行车,缓缓走着。走到路口拐弯处,父亲实在走不动了。支起自行车,坐在路边歇息。正在这时,俺村一位好心人,开着拖拉机路过此处,见到父亲后,马上刹车,惊声问道:“老书记,怎么在这坐着?”父亲说明原委。那位好心人扶着父亲坐进拖拉机,又把自行车固定在拖斗里,把父亲送回了家。
  回家后,母亲数落父亲,都一大把年纪了,不知道身体要紧。家人闻讯心痛地劝说父亲,做手术事大,说啥也该叫孩子陪着去,父亲笑着说:“好啊好啊,下不为例”。
  时隔半年,我探家时,方知此事。我解开父亲衣扣,看着后背的手术疤,听着老人的心里话,读懂父亲不想让孩子们牵挂的那颗心。那天晚饭,我给慈眉善目的父亲,连敬了三盅酒。
  12年前,父亲走了,相依为命的母亲变老了,全家三代晚辈倍加牵挂老人,尽心尽力孝敬“老寿星”。近些年来,我和妹妹、弟弟轮流照顾九旬的母亲,让老人安享晚年。95岁的母亲耳聪目明,脸上成天挂着笑。好家风代代相传,亲情久久暖心。恍惚间,我仿佛又见到了父亲和他脸上的灿烂笑容。(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