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11348|回复: 0

[散文随笔] 六月的原野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6-27 08:35:47 |阅读模式
  □ 常艳青


  春之萌动,夏之勃发,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样子,一如六月的原野——丰盈透亮,眉眼清晰。


  六月的原野是绿的天下。深深浅浅的绿意肆无忌惮,葳蕤出一片生机。望不尽的苍茫浩荡,俨然一幅看不尽的长长画卷。盼望了很久的雨,终是丝丝缕缕地落下了,植物们欢呼一片,精神抖擞着倍加透亮。绵延的伟德山山脉是坚毅的脊梁,那沉稳厚重的墨绿由山间蔓延开来,无边无际的。常常感叹方块字的魅力,植物们将“绿油油”一词在这轻雨后诠释的淋漓尽致。“绿”在流淌。各种绿色在明亮湛蓝的天空下,明晃晃的,动感十足。


  六月的原野是安静的。没有了樱花的轰轰烈烈,没有了野蔷薇的欲语还休,没有了桃子苹果梨的姹紫嫣红,倒是身边脚边手边,那些低到尘埃里的花儿们让人眼前一亮。草木的清香,勾起了心里最柔软的部分,那是属于童年的纯真记忆。人行走其间,于喧嚣之外获得片刻宁静。


  六月的原野是慷慨的。一阵清香透过轻烟薄雾大方地飘过来。赶紧深吸两口再倚香而寻,果然是金银花。细雨没有带走它的香气,依旧那么清甜。枝枝蔓蔓中黄白两色花儿相偎相依,细长的蕊仰着脸在宣告一场盛大花事。再采些艾蒿备着,端午前后的艾蒿最适合用做日常。最喜艾蒿泡脚,它不仅能使足部光滑细嫩,还有助睡眠。当然,要是有足够耐心,也可多采些晾干烘干用来做药枕。采上一把,总爱先送到鼻边闻上一闻,不知道这算不算癖好。野生的桑枣是可遇不可求的。熟透的枣子黑亮黑亮,轻触即得。须得小心翼翼拉过枝条,不然它定会自行离枝,宁可落地后任你踩踏,也绝不让你粗暴待之,个性十足。


  六月的原野,即使一棵草都要铆足了劲生长、开花、结果。生命的终结也是开始。哪怕是一棵早已经干枯皲裂的枯树也毫不逊色,定要生出点东西让你驻足。是木耳,一个个小耳朵支棱着,正在倾听着来自六月的声音。


  是的,六月的原野也是热闹的。尤喜原野的清晨,晶莹的露珠里清晰地印着每个清晨。各类鸟鸣声声清脆,都极具穿透力。特别是一种比麻雀还要小的鸟儿,轻灵跳转,叫声脆亮。闭上眼听上一会儿,再睁开眼就觉得整个眼睛都亮了,那真是汪曾祺笔下切开井里西瓜时那种“连眼睛都是清亮”的感觉,眼明了心自然就敞亮了。又闻“突”地一声,吓人一大跳。倏忽之间只觉草间飞出一物,还没看清样貌便已消失不见。听音辨形,并不轻便甚至有些沉重,应是野鸡。曾远远地见过野鸡的样貌,身着鲜艳羽衣,拖着长长的尾巴,正警惕地四下张望。偶尔窜出来的野兔,也能告诉擅入它的领地者什么才是真正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氤氲草木香和啾啾鸟鸣声,是属于原野的。只有那一望无际的原野才能赋予它们那特有的气息和韵味。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由于今春缺雨,麦浪“窸窸窣窣”诉说着成长的不易。庄户人家之于土地,感情是最深厚的。穿过一片片金黄的麦田,年轻的父辈们正磨刀霍霍,脸上是藏不住的欢喜。


  只可惜,今年少雨,原野间溪流不多,不然定会顺着那白亮亮的涓涓细流,一路披荆斩棘追根溯源,说不准会有不期而遇的惊喜。六月的原野,就那样静静地呆着,无论雨水多与少,它都在。它静默于每个生命之中,给生命以依靠和滋养,又或者,它会在某一瞬间某个时刻呈现出不一样的状态和意义,给人以启发。


  能够安心驻足于六月的原野,感受自然的纯美,享受生命带来的那串串回响,足矣。(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