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9481|回复: 0

[散文随笔] 槐花深处的故乡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6-6 08:36:30 |阅读模式
  □ 文/熊代厚
  春天结束了,夏天如期而至。
  马路边的槐树开出白白的花,星星点点的藏在绿叶丛中。它勾起我对故乡的思念,勾起对那小院子里槐树的无限怀想。
  老家的院子里曾有三棵老槐树,一入夏就绿叶葱茏,高高地耸入天空,把整个屋子都笼罩在一团浓密的槐荫里。到了五月,白白的槐花开了,远远地看,像一条条瀑布从屋子旁挂下来,山风一吹,香香甜甜的,弥散在小院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穗花都有几十个花苞,像一个个倒挂的金钟。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像一个个小喇叭,有的还是花骨朵儿,像一个个小茄子。槐花一串串挂在枝头,像一串串白色的小葡萄。仔细地看就会发现,花瓣与花萼之间是翠绿的,有些透明。蜜蜂来了,先是绕着花飞,嗡嗡的叫着,透明的翅膀在阳光下闪着光。然后悄悄地停在花蕊中,用一根长长的针插了进去,一动不动地吸着里面的蜜。
  那时,我只有四五岁,母亲用槐花做了一个大大的花床。她先用一根长长的竹竿在树上敲打着,槐花便像雪一样地纷落下来,散在地上,厚厚地一层。母亲把它们收集起来,在上面覆盖一个小小的凉席,让我坐在上面。这床软软松松,透着清香,我像那童话里的公主,坐在世界上最美妙的床上。
  我睁着好奇的眼睛来打量周围的一切,阳光透过密密的树叶在地上落下稀疏斑驳的光影。轻风悠悠,忽大忽小的光斑在我的脸上晃动,透过绿绿的槐叶缝,太阳像金子一样闪着光,又像一个彩色的大气球挂在天上。
  老槐树上总会吊下一个个褐色的小虫,它们悬着那根亮亮的细丝在风里轻轻地摆动着,忽上忽下,悠闲自在。我伸手把它们摘下,放在手心里。轻轻剥开外面一层薄薄的茧,里面有一只小小的虫子,扭动着翠绿而柔软的身子,褐色的头,有两根极细的须,微红的嘴里吐缠着细长的白丝。我有些可怜它了,正想把它送回去,身傍的母鸡一下子窜上来把它给叼走,咚咚地跑几步,得意地拍了一下翅膀,清脆地啼叫了一声。我便十分的后悔,它在空中玩得好好的,要不是我,哪里会送命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想起这一幕,心里总有一丝的愧疚。
  母亲还会用槐花做蒸糕,特别的香甜。她在一根长长的竹杆上绑上镰刀,在树尖上勾,只有树尖上才最饱满,最干净,最白嫩。采下后,母亲还将花朵一个个精选出来,再细细地洗一遍,在阳光下晾一会儿。糯米也浸泡了一夜,十分的酥软。天刚亮,母亲把槐花和着白砂糖均匀地拌在米粉里,再放几个红枣和花生,盖上一层薄薄的布,放在锅上蒸。未等揭盖,清香气就出来了,让人禁不住地直咽口水。揭开了锅,蒸糕雪白雪白的,槐花安静地躺在里面。花的瓣已融在糕里,只有花的蕊,还泛着一点点的微黄。母亲将槐花糕切成一个个如火柴盒一样的方块,摆进盘子中端上桌来。
  槐花的芯如白雪里的腊梅,红枣如玛瑙般镶嵌于其中,那沁人心脾的清香让我和姐姐再也不能离开桌子半步。
  “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五月的槐花又开了!是这样的熟悉和亲切!
  故乡的老槐树早已不在,可那槐花里的光影与生命,那甜甜的槐花糕清香的味道永在记忆的深处。(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