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18177|回复: 0

[散文随笔] 春的音符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5-16 08:22:41 |阅读模式
  □ 张向平
  春来了,第一时间感应西山季节变化的当是哗哗的流水。
  早时,流水穿越冰层一路向下,发出“咯喽咯喽”的声响,像长琴的音节骤然被人阻隔了一下,忽高忽低,时断时续;有时,水声在苇草下又骤然变得浑厚,或婉转,或铿锵,或“咕噜咕噜”私语,又或者“唰啦唰啦”义无反顾直前。细品之下,还有那么一丁点撒娇的味道,如初生的婴儿,清脆的啼叫宣告着新生命的诞生。
  山道上枯黄的野草迫不及待地泛出些许绿意,令人不忍肆意践踩,唯有施展轻功,自缝隙处轻飘掠过,方显周正。路旁的斜坡处,悬钩子早已赤红着身姿,裸露着一身的尖刺,似急不可耐的山中勇士,**的温情处便是在潇潇春雨之后茎刺间抽出的嫩绿叶芽,才给人一种铁汉柔情的既视感。是的,从来都不喜欢这种植物,浑身的尖刺,不懂弯曲的枝干,硬戳戳的,剐在身体上,怎么都秃噜不下来;何止如此,就连结出的果子都小得可怜,有时候,甚至都没等到你的光临,盛果期就结束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果托杵在那里,令人心生落寞。直到多年之后,从一位师长口中得知,悬钩子的果实,别看小,那可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药材,可遇不可求。自此,对悬钩子的偏见才稍有缓解,有时,居然还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就像现在,路边成片的悬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剐蹭着我的衣衫,哗哗作响。我慢慢停下来,弯身一点一点拨开,并在心里默念:这么鲁莽干什么?性情柔软一些不好么!刚中有柔,方圆中和,才得适中。不知我内在里的絮絮叨叨,悬钩子听明白了没有?而这也似乎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山中水库周围,栗柞成群,老蕨纵横,几无二致的色调与散落林间的阳光紧密交织,又与谷底深处蒸腾的湿气巧妙融汇,烘托出春天西山最柔暖的一面——那是一幅烟般的水墨画卷,紫褐金灿依旧是它的主色调,青灰烟白更是亘古不变的底色陪衬,季节更替循环中那股不可名状的鼓催之力就隐藏在这样的画面中。偶尔,从上方竹林处传来一阵动静很大的“窸窣”声,引来妹妹响亮的一嗓子——“谁?谁在上面!”响声戛然而止,而后看见漂亮的山鸡自林中奋力一冲,瞬间不知所向。重又归于平静,谷风渐暖,树影婆娑,索性站在南北宽敞的堤坝上,开始伸腿扭腰,晃肩扩胸,像林间的万物,阳光一照,风一吹,都尽情舒展自己窝置了一冬的枝杈了。
  那是我一个人的舞台,幕布背景即是山中万物,庄严大气,甚于世间任何一处。溪水哗哗,为我长奏;山禽攒动,为之和声;而不时横飞水库南北的野鸟则翩跹起舞,折映出生命最本来的模样。有飞机轰鸣着从云彩间掠过,天空瞬间被划出长长的弧线,整个山谷欣欣然苏醒过来。
  舍不得春天来得太快,就这样刚刚好,一切都在希望中,一切也都在孕育中!
  “从来没有一首歌这样唱过你,这样唱过我,这样把我们的故事告诉山河;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认识你,这样认识我,真正把我们的爱恋捧给生活。我们就这样走着,忘了孤独,忘了寂寞。每当听到大地的脉搏,幸福就转进我心窝……”此时,在满目新绿中,韩磊的《一路执着》飘进了我的脑海,优美的旋律里,我的步伐渐渐明快,与大地的脉搏也逐渐同频。哦,又是一个明媚的春天!(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