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506|回复: 0

黄山东庄村:青山隽秀岁月悠 细水长流万象新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1-14 08:30:32 |阅读模式
1.jpg
幽幽古井

2.jpg
东庄水库

3.jpg
宋氏家庙

4.jpg
赵泮馨故居

  □ 文/李煦  梁善勇  孙玉敏  于佳佳  图/李煦
  黄山东庄村位于虎山镇中部,漫步于村中的巷道,品味着古宅的韵味,掩匿于其后的悠久人文和红色事迹让人心生无尽的感慨。

  漫溯黄山忆古刹
  黄山是虎山镇境内有着悠久历史和人文气息的地理古称。据传黄山原指黄山村北、安子山村西、罕山村南的一座寂寂无名的黄土山,因山体呈苍黄色,故称黄山。后来泛指横亘于现虎山镇、上庄镇、斥山街道、王连街道等地的一系列群山,包括龙庙山、峰山、耳子山、炮山等山峰,现多统称为龙庙山山脉。
  黄山两侧村庄星罗棋布,其中5个村庄现在或过去以“黄山”命名——黄山村、黄山东庄村、黄山王家村、庵里村(黄山北庵里村)、小店村(黄山南庄村)。由此可知,黄山在当地的遐迩闻名。
  俗话说“天下名山寺占多”,作为钟灵毓秀之地的黄山在旧时寺庙云集,不胜枚举。其中最为人称道的当属隐于黄山东庄村东北群山之中的黄山寺。
  顾名思义,黄山寺因临近黄山,故寺从山名,又以相对位置不同,被俗称为东寺或北寺。黄山寺坐落于俗称“老窠窿”的山间凹地,老窠窿北部、南部、西部为大山和光顶山环绕,东南方向开缺,是典型的“太师椅”地形。由此可见,寺庙选址时亦是相中此地独到的方位。
  黄山寺修建于何时,难以考证。但据《永林上人重修黄山寺功德碑记》的记述“传至康熙末年,大殿已几摧崩,山惟馀遗址,僧房数间,亦将倾圮。”雍正年间永林上人“勤俭所致,丰裕有象”而后重修寺庙,使之“无不焕然维新”。大致可以推断,黄山寺的历史至少能够追溯到明代。
  根据村民们的回忆大致可以勾勒出黄山寺的轮廓与结构。黄山寺整体坐北朝南,正房五间坐落于北,院两边各有三间厢房,正南为庙门。庙院中尚有数棵胸径五、六庹粗的银杏树,这也从侧面印证了黄山寺的久远。庙外偏西有一眼古井,古井西南为一片开阔的场地,周围爱好习武的村民,时常相聚于此练习武艺、切磋拳脚。
  经过时代的变迁和日月的流转,黄山寺早已倾圮坍塌,唯有古井藏于草木之中,见证着历史的沧桑。

  背山濒水宋氏居
  黄山东庄村位于虎山镇中部地区,西与黄山村接壤,东与胡家村毗邻,北隔虎山与安子山村相连,南濒东庄水库与西双庙村相望。
  村北的虎山东西绵延,因山势形似一头卧虎故称“虎山”。虎山山麓还有一眼古井,俗称“北井”。北井修建于何时,村民们莫衷一是。只是相传此地最初是石硼,并无水井,但是石硼的罅隙间有一泓清流涌出,后来有人将泉眼扩修,垒石为壁,上覆一块中有圆孔的青石圆壁,于是便有了这一眼清冽甘甜的水井。
  村南临黄山河东支流,相传该支流是一股发源于龙庙山的“神水”,凡是河流两岸的村庄,例如胡家村、黄山东庄村、黄山村、五柳村,在旧时无不富裕殷实。其实这同“神水”无关,支流两岸本就地势平缓,土壤肥沃加之水源充足,适宜农业生产,只要两岸人民辛勤耕作,自然而然就会富裕殷实。
  1958年竣工的东庄水库,将该支流截断,用以蓄水灌溉,使之在新时代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东庄水库西南有座浑圆的孤山,拔地而起,孤峰矗立,因其不与其他任何山体相连,孤零存在,故称“孤山”。晴日下于水库旁静观,只见青山掩映,水天一色,清风徐来之际,碧波荡漾。
  自古以来,背山濒水的地方,不只是风水宝地,亦是适合人类居住的“洞天福地”。据《山东省荣成市地名志》记载:“明朝崇祯年间(1628年—1644年),宋氏祖启华由本镇庵里村徙此定居成村,以姓氏命名宋家庄村。清朝嘉庆年间(1796年—1820年),宋履礼由本镇黄山村迁此定居,因村处黄山村之东,更名为黄山东庄村。”由此可知,早在300多年前的明朝崇祯年间,宋姓便定居于此。
  可是据民间传说和姓氏考证,黄山东庄村最早的居民并不是宋姓。相传黄山附近最早的居民为杨姓,黄山村北有一矮山,俗称“杨顶子”,元朝时,杨姓迁徙于“杨顶子”南的“杨家村”居住,其时杨姓的地界“北至龙庙、南至槎山、西到海沿”,后杨姓将村庄搬迁到现在的黄山村,村落慢慢发展为市集,遂更名为“杨家集”,再后来杨姓因故迁徙而去,只留下“杨家村”“杨顶子”“杨家集”等地名流传于世。
  文登区张家产镇嶅山村的退休教师苘荣芝对苘姓源流颇有研究,据他考证,苘姓和侯姓氏祖曾定居于黄山东庄村附近。苘姓、侯姓本为“姑兄弟”,元朝中叶共同迁徙到黄山东庄村附近居住,筑庐以居,修茔以葬,繁衍数代之后侯姓迁徙落户于到现文登区张家产镇山后侯家村,苘姓迁徙到现临港区的苘山镇后又转徙到现文登区张家产镇的嶅山村定居至今。黄山东庄村只留下了苘、侯两姓的茔地和碑志,但经过时代变迁和岁月的洗礼,而今连茔地和碑志亦无踪迹可寻。

  沧桑古宅经风雨
  黄山东庄村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村庄北部的一系列古建筑。这些古建筑风格独特而又古色古香,经过风雨的洗礼更显沧桑。
  敬恕堂、敬德堂、济行堂、勤德堂四座宅第的主人都是村中宋氏的先祖。四堂的宅第既是东西相接不可分割的整体,又以贯通南北的伙道巧妙分隔成互不干涉的不同个体。堂号是过去家族门户的代称,多取自古籍经典,从这四堂的堂号可见宋氏先祖期望后世子孙能够牢记训诫、彰显功德。
  敬恕堂修建于清朝中后期,据说敬恕堂的先祖年轻时闯荡关东,在现今黑龙江省尚志市一面坡镇附近耕作经营,从而发家致富,衣锦还乡后买地置产,修建了这座宅第,因为修建的较早,故而外观简朴。敬德堂、济行堂、勤德堂大致修建于清朝晚期,据说此三堂的先祖辛勤耕作,精打细算加之做些小本生意,亦积累了可观的资财。于是就托人去江西购瓦,去福建买木,海运到石岛,然后用骡子将这些建筑材料运抵村中。后又雇请附近的能工巧匠去现文登区高村镇万家庄村观摩梁氏庄园,并以其为模板,修建了这三座宅第,故而三座建筑结构相似。
  三堂南侧正中的宅门高大巍峨,门楼华丽气派,屋顶脊线流畅,筒瓦弧圆,勾头细密。宅门前的门石台亦古朴精致,石阶接连,磴石端正,套嵌严合。
  对村中历史颇为留心的宋建平老人说:“这些建筑材料的购置和建筑式样的参考都是有讲究的,江西的瓦虽薄但不透雨水;福建的建杉纹理直匀,易于干燥且耐久性强;万家庄的梁氏庄园是当时文荣地区最气派最精致的建筑,故而照其模仿。”
  黄山东庄村宋家的家庙同样精致,距今约有130多年的历史。据说勤德堂的宋孝村在上海闯荡,开设当铺,颇有资财,便汇给村中白银600两,修建了这座气派而又考究的家庙。家庙经过时代的变迁已不见最初的具体模样,但是基本构造保存完好。家庙整体坐北朝南,北侧为正房,东侧为厢房,南侧为倒房,正门在倒房正中,厢房南侧东墙留有一便门。不过,从山墙上镶嵌的砖雕和正房门外的砖石结构出厦棚,尚能猜想到旧时家庙的气派和考究。

  红色山村换新颜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黄山附近是文荣南部我党较早活动的区域之一。1938年2月1日,黄山爆发了荣成“三次起义”之一的黄山起义,起义队伍后来同“三军”会合,整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四十一大队。
  黄山东庄村在这样的地理位置和时代氛围影响下,亦踊跃投身于时代的洪流中,在当时是极为稳固的后方根据地。
  村中北部有一栋普通的房屋,正房五间,苫有海草,保存完好,是著名民主人士、书法家赵泮馨的故居。赵泮馨,字芹塘,别号不夜居士。辛亥革命后被公推为文登县代理民政长,为政清廉公正,不辞劳苦,为军民称道。1937年,又被各界公推为文登县代理县长,随即释放被无故关押的抗日群众和共产党员,而后奔走斡旋,促成文登县境内各抗日力量的联合。
  据《文登市志》记载:“1938年夏,(赵泮馨)因对县政府国民党实权派恶行不满挂印而去,携眷迁居抗日根据地黄山东庄村。”居住在黄山东庄村期间,赵泮馨多次拒绝日伪军的聘任,自觉宣传我党减租减息的政策,并且卖字募捐,支援抗战。1941年,还应邀出任我党领导的东海参议会参议员。抗战胜利后,赵泮馨方才举家迁回文登县城。
  1941年春,因叛徒告密,盘踞于南于家据点的日伪军残酷扫荡黄山东庄村。在村西,一位老太太被日伪军的炮弹无辜炸死,日伪军进村后抢物烧屋,宋家家庙的屋顶以及勤德堂和敬德堂的宅门亦是在此次劫掠中被敌人烧毁。日伪军的残忍并没有消磨黄山东庄村人杀敌报国的决心和意志。新中国成立前仅仅35户人家的黄山东庄村在抗战时期涌现出了宋锡范、宋忠义、宋忠国三位烈士。
  1942年4月21日夜,八路军一部夜宿于黄山东庄村。据村民们回忆,八路军战士或是席地而卧于群众家中的空地,或是挤睡于百姓家中的厢房,绝不给群众添麻烦。第二天凌晨,八路军便赶往石岛,黄山东庄村村民经过组织亦自发充当民兵,踊跃支前,或是执铡刀清理日伪布置的铁蒺藜,为八路军进攻扫清障碍,或是抬担架运送受伤的八路军伤员。
  此役打死、打伤日伪军100余名,炸毁了日军控制的石岛发电厂和陆军仓库,缴获大批医疗药品,并捣毁日军统治石岛的经济命脉华成公司。
  过去的黄山东庄村,村路狭窄,交通闭塞,经济结构单一,贫困而又落后。随着脱贫攻坚政策的落实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而今的黄山东庄村道路拓宽了,坚实的沥青路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交通便捷了,便利的公交方便了村民的出行。
  黄山东庄村现今亦打破旧有单一的农业模式。许多村民种植药食同源的食用甜百合,并采用新媒体宣传、销售,走农业产业化、专业化道路。黄山东庄村的未来就像盛开的百合花一样,经济多元而又美丽多韵。

(荣成市融媒体中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