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2185|回复: 0

[人物] 内心有光 无言也暖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2-1-10 09:10:00 |阅读模式
  □ 张君娜
  姨父又开着他的手扶拖拉机给我送菜来了。
  满满的一车斗:青萝卜、大白菜、西兰花、南瓜、菠菜、小油菜……占了半个院子,乍一看,就像卖菜的摊子。我对姨父说:“再不要送了,辛辛苦苦侍弄这些东西不容易。”姨父笑笑说:“自家地里产的,今年雨水好,没费多大力气。你使劲吃,吃完了还有。”说的时候,姨父的鼻尖上还沁着密密的汗珠,呼吸也有些粗重,但姨父的嘴角是扬着的,看得出来,他发自内心的快乐。然后,姨父不再说话,看着我“嘿嘿”地笑,我也看着他笑。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听到的姨父说的最长的一段话。姨父一向寡言,生性如此,用我们本地方言讲,嘴巴拙得像棉裤腰一样,但我能默契地感受到他的内心。
  姨父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土地对他忠诚,他也对土地忠诚。他对土地的忠诚都藏在他酱红色的布满褶皱的皮肤里,都藏在他皲裂成一道道壕沟的大手上,也藏在他日渐萎缩的腰身里。曾见过姨父二十多岁时的照片,照片上的姨父浓眉毛大眼睛,虽然看起来个头不高,但腰板笔直,很是精神,与现在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即便是这样,跟土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姨父对土地还是恋个没够儿。年纪大了,种不了庄稼,他就开始把心思花在他的小菜园里。
  每年开春,姨父老早就将菜地耕翻摊平,只等着到了节气,该下种下种,该施肥施肥,该浇水浇水。种子是姨父提前就准备好了的。在他盛装种子的“百宝箱”里,姨父在每一包种子上都标注了菜名、下种时间或者育苗时间,他的“百宝箱”似乎永远没有空着的时候。
  一下完种子,姨父就会天天往他的菜园里跑,小心翼翼地蹲在菜垄间的小沟里拨弄,生怕脚一歪踩得哪颗种子发不了芽。当种子破土而出冒出一点点嫩嫩的新绿的时候,姨父在家更是待不住了,天天在菜地里鼓捣。一会儿看看有没有土疙瘩压着小苗,一会儿捡几颗小石子丢到地边,再不就是拔草、松土、浇水、捉虫、搭架子,总能找点事情来做。
  当生机蓬勃的翠绿盖满了园子,就是姨父最得意的时候,他仿佛忘记了腰身的痛楚,开始往这家跑、那家串,把那些壮壮实实的、水灵灵脆生生的时令蔬菜连同他的热情一块儿送出去。拔过菜腾出来的地方,姨父会继续播上种子或者栽上小苗,生怕菜地闲着,也怕自己闲着。一年四季的各色蔬菜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来到我们这些小辈们的餐桌上。
  姨父平时好喝点酒,可是我给他搬箱酒,他却不肯要。他总是说这都是花钱买来的。可能在他朴素的意识里认为土里刨出来的东西没花钱,分享给别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从来不认为他掏了力气、洒了汗珠子换来的东西还需要回报。有时候我会趁着他不在家,去送些东西给姨妈,但每次送完后,姨妈总是打电话来说,姨父又训斥她了,嫌她收了我的东西,都是花钱买来的,令他心里不安。可难道他侍弄那些蔬菜就不辛苦吗?
  记得姥姥在世的时候曾对我说:“俺不愿意去你姨妈家,你姨父除了说一声‘妈来啦’,别的不会再说一句。除了吃饭的时候张嘴,别的时候看不到他张嘴。”我想姥姥是错怪姨父了。姨父平时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但他从来没有疏于对家人们的关爱。他给我们的蔬菜就是对我们表达爱的方式,拴着胃,连着心。
  姨父于我就是个内心有光的人,他给我带来了割舍不掉的父爱一般的温暖。
  其实,平常的日子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真的不需要一些表面上的东西,实实在在就好,就像姨父给我带来的这种真诚的温暖,平平淡淡却亲切、舒适。
(荣成市融媒体中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