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342|回复: 0

弹片嵌入脑部20多天 带伤生活70余载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1-11-17 10:28:05 |阅读模式
1.jpg
精神矍铄的于学谦。

  □ 记者 于清  通讯员 李桂秋
  不久前,家住城西街道的老人于学谦迎来93岁生日。家人们围坐在一起,唱起欢乐的生日歌为老人庆祝。烛火在蛋糕上轻轻摇曳,映红了全家人的笑脸。
  如果不是老人摘下帽子,露出后脑上的伤疤,人们不会想到,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原来曾是一名在解放战争中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的战斗英雄。
  记者见到老人时,老人说话声音洪亮,思维清晰,当年的军人风姿依然可见。除有些耳背外,老人生活基本能够自理。“姥爷以前几乎没提过当兵的这段往事,我是那天看到他头上的疤痕才知道这段过去。”外孙孙玉仁告诉记者。
  在老人脑后,一处碗底大小的伤疤赫然在目,仿佛见证着那段不屈不挠的革命历史与浴血奋战的青春年华。再忆峥嵘岁月,多年不曾触碰的回忆汩汩而出。
  1928年,于学谦出生于崂山街道河南村,解放战争打响后不久,已光荣入党的于学谦与邻村几名青年报名参了军,成为华东野战军的一员。
  当时的部队条件艰苦,武器陈旧落后,但于学谦和战士们敢打敢拼,英勇杀敌。纷飞的战火中,于学谦绷紧神经,内心只有一个信念,战斗一旦打响就只能攻上去、打到底。他作战英勇,胆识过人,加上从小念过几年书,头脑灵活,过了不久,就被提拔为副排长。
  一路征战,于学谦跟随部队到达我省西南部地区,参加了孟良崮战役。这场战役中,我军全歼了国民党军整编第七十四师,一举扭转了华东战局。也正是在这场战役中,于学谦“挂了彩”。
  其中一次战斗中,有战友不慎踩到地雷,“声音响得很”,爆炸气流将于学谦瞬间顶出很远,散落在地面的一块炮弹皮就这样插入于学谦后脑几厘米深。霎时,于学谦感觉一阵麻木,鲜血直流。战斗结束后,战友们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于学谦,迅速将其救回营地。然而,面对这块手掌大小的炮弹皮却谁也不敢动手。
  当时,有一支部队要去荣成,于学谦躺在担架上随军回到了家乡。20多日的行军途中,于学谦大部分时间是昏迷的,或许是老天的眷顾,或许靠着顽强的生存意志,于学谦最终顺利抵达荣成,在医院做了手术,取出弹片,保住了性命。从此之后,头上便留下了那块碗底大的疤痕。
  1948年,在硝烟中经历数次生死考验的于学谦就此复员。战场上的血与泪、生与死,让他刻骨铭心,不再轻易提起。这次受伤给于学谦的身体带来很多后遗症,头部不时疼痛,听觉也一日不如一日。
  老人说,百难当中都没死,再不能轻易死。退役后,于学谦到青山后吕家村工作多年,在村里,他任劳任怨,把在部队练就的不怕吃苦、勇于拼搏的革命精神带到基层一线,带领群众艰苦奋斗,进行着新农村建设,也奉献着自己的大好年华。
  几十年来,于学谦经历了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享受了和平年代的幸福生活,很多友邻甚至小一辈的家人都不知道老人身上残存的战争痕迹。但在老人心中,始终无法抹去对当年一起参军的战友的挂念。“我教战友写字、战友教我枪炮的用法,一口锅里吃饭,一个战壕里杀敌,感情深哪!”多年辗转打探战友的联系方式,却听到电话那头说“人早就不在了,你再别想他了”,这让老人心中倍感酸楚。由于年事已高,老人现在能记起的事情不多,但从话语间仍能感受到老人对军营生活与战友的深情。
  讲述中,老人始终保持端坐,说话中气十足,不时显露出一位老兵的气概与风采。只是,提及那段烽火岁月让老人几度哽咽。采访结束后,老人拿起记者的记录本细细端详,眼泪从略显浑浊的双眼中涌出。“一打仗那罪还有个遭吗?还是今天的生活好,年轻人不要忘记过去,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忆往昔岁月峥嵘,叹和平来之不易。战争带给人们的创伤或许难以修复,但看着国家一天天富强起来,大家都过上了好日子,老人感到十分欣慰。

(荣成市融媒体中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