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港网站欢迎您访问!
查看: 13085|回复: 0

[散文随笔] 像夏日一般深情

[复制链接]
暂无
暂无  发表于 2021-8-23 08:53:45 |阅读模式
  □ 文/梁翠丽
  夏日,是心里长出的一阕诗,没有序与跋,直接、简单、明快,说一不二地把美好一股脑地推到你面前,任你是温柔或粗糙,一副全然不搭理你的模样,热情得让人招架不住,又静静地在心里生了根。
  我喜欢夏日,这喜欢是度过许多淳朴时光后的觉知。我向来偏爱秋,秋的凉薄、秋的写意、秋的冷静,自有一股风日洒然的脱俗,它几乎作为一种意象,牢牢地占据了我的时光。
  可,还是喜欢夏了,入心入肺的那种。它的耐琢磨到底破了我心中的执念,让我重新观照自心。是它让我懂得,深情到骨子里的东西,往往以最直白的形式驻世,不以真诚面对,亦很难了然她刻骨铭心的深情。
  夏的好有些没个性。小城长在海边,夏日的风,柔软又潮湿,带来一股股热浪,吹到人家厌烦,还是吹,直到那些冷漠到骨髓里的人心里都滋生了暖意,还生怕不能长根,再拓出一片艳阳天,任由方物生长,疯狂地生长,不留余地。
  被人嫌弃着热,被人嫌弃着长夏难耐,还是不由自主地接受它赐予的能量,让每个路行人储藏了足够多的温暖,俟遇寒冬,亦可怀抱希望,逆风而行。
  夏日的绿,不似春日那般脆弱而单调。那种不要命似的绿,透着难以言说的厚重,硬生生地铺满了世界。已然走过了生命的春天,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它们撒了欢儿,铆足了劲,争着抢着爱着这个属于他们的盛年时期。
  浓荫如伞,那些绿不再寂寞。伞下摇着蒲扇的老人,嬉戏玩耍的孩童,三两只游走的鸡,倦息的犬成了他们的挚友。生命的仪轨,就这样圆满地得到了诠释。满世界啊,在这个季节里,都是他们君子般的身影。我给这样的绿,取名为“君子绿”,看他们健壮的身姿,蓬勃的力量,凝练的质感,豁达的包容,非“君子”无以命名。
  亦有花开。夏日的花儿,明媚、紧凑、茂密,更像茶中普洱,内涵全在骨子里,有种“慢慢走,欣赏啊”的诗意,需要一杯一杯用心品尝,方得其中滋味。
  莲,是这个季节的宠儿。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尘。莲在池塘里静静地开,低眉顺眼,一副清净风骨,靠近她们,再倨傲的心,亦会怦然落地,随着那莲韵一起低眉。莲香,亦清淡而无野心,倘若静观一池莲花,可以闻到贴心贴肺的真诚,在水面朦胧起舞,干净、饱满,一瞬间心里也是淡淡清香。
  美人蕉,一个艳绝群芳的名字,在这个季节里好像燃烧起来一般,拼了命地红,拼了命地艳,整个的夏日,因为有她,酷暑亦被忽略掉。怎么会有这样肆意绽放的色彩呢?查了出身才知,这花颇有些来历,说是由佛祖脚趾所流出的血变成的。难怪她艳得如此不留后路,乃是让人感受到它强烈的生存意志。
  夏日的好,还在于她充分地接了地气。俗气、喧闹、沸腾,可依然令人心生欢喜。欢喜心,本就是入世的。
  夏日的夜晚,尤为热闹。热了一天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三三两两,摇着蒲扇,嗑着瓜子,聊着家常;有些喜欢热闹的,干脆光了膀子,扯开嗓子,或唱或跳,力图散尽一个冬春郁结于心的尘埃;灯光底下,打扑克的、下象棋的应有尽有;当然,在海边,最平常的莫过于三五知已,喝扎啤、吃海鲜,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江湖豪迈俨然。可别管,这就是生活,它们已经平稳而扎实地烙印在这个季节,是这个季节里最生动的存在。贾平凹先生说,大情怀是朴素的,大智慧是日常的。这蓄满了动态的风俗画面,不正是季节给予人的生机么?
  不唯独热闹,夏日的夜,亦覆满诗情,有不一样的宁静。有月亮的日子,在海边,可以静赏月光如华,静模月辉匝地;无月的日子,星星和萤火虫可以凝造澄明如练的心境;赶上不知倦的知了,还可以聆听一曲纯生态的古曲;晚归的情侣偶尔会燃放孔明灯,巧笑嫣然,海滩仿佛也被明媚点亮。
  夏日的好,真是不能一一道尽了。她就在那儿,不早也不晚,直白、了然,毫无遮拦,覆盖了芸芸众生。她的盛情与深情,早已成为生命的加持,在每个人心中,开出七彩莲花。
  和这个热闹的夏日一般纯粹而嘹亮地活着吧,要相信,在花下驻足的,总会遇到驻足花下的。
(荣成市融媒体中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