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97|回复: 0

[散文随笔] 我家的蟹爪兰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1-4-7 09:05:16 |阅读模式
1.jpg

  □ 常艳青
  “咱家的蟹爪兰终于开花了!”我惊喜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释然和尘埃落定的妥帖。
  我已经记不清我家的蟹爪兰芳龄几何了。除了某一年它心情舒畅地开出两朵娇小的花儿,以示它的确是具有开花的本领后,就再也不肯展露半分笑颜了。
  水也浇了,太阳也晒了,可它就是拿出一副“任你百般折腾,我自岿然不动”的神态,我拿它无可奈何,只能听之任之。偶尔的,我也会因为它去请教花农:为什么我的蟹爪兰越来越清瘦,为什么我的蟹爪兰枝节间会垂生出一些长短不一的触须?
  “苹果花”是曾经年幼的我对蟹爪兰的称呼,因蟹爪兰酷似削掉的苹果皮而得此名。这接地气的、形象的称呼曾在同学间口口相传,大人们也为我富有想象力的语言拍手叫绝。那时的“苹果花”也是记忆里最初的花儿。
  爷爷喜欢侍弄花草,一生以花为友,是方圆几里有名的养花能手,小院里的每一盆花草都在爷爷的手里茁壮成长,常常有附近村里的花友来爷爷家交流养花心得。当蟹爪兰的花苞挂满枝头的时候,它就被请进了正房的桌子上。花儿次第开放起来,粉艳艳的一盆,层次鲜明。红花配绿叶,真是要多俊有多俊。于是,养一盆这样俊的花儿,便成了我那时候的愿望。
  成年之后,我也开始养花,可并没有继承爷爷会养花的基因。几年下来,我成功练成了“高手”——摧花辣手。几盆相对名贵一些的花儿都在我的手里香消玉殒。心疼之下,便改栽种一些比较容易成活的,诸如吊兰、常春藤之类的绿植。
  当某人抱怨家里没有一盆花儿会开花的时候,环顾四周看到邻居们姹紫嫣红的阳台,感觉自家确实是寡淡了些。于是,多年前的愿望一朝得偿,将蟹爪兰请进家中。
  这盆蟹爪兰分两个品种,一边是老式品种,矩形花瓣看上去有些清瘦,再加上节间飘荡的须子,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老品种开粉色花朵,花瓣层层叠叠、娇嫩艳丽;另一边是酷爱养花的同事送我的一个新品种,相较老品种,新品种蟹爪兰的叶片几何形状更加突出,叶片长而肥硕。如今,洁白如玉的花儿像个展翅飞翔的白鹤,亭亭于白色的花盆外缘,素净、高雅。
  早些时候,看到有人把蟹爪兰嫁接到仙人掌上,说这样的蟹爪兰花茎长得高,花儿生长快,我便跃跃欲试。在仙人掌顶部纵切了一个裂口,将一小节下部削好的蟹爪兰插入,捆绑固定,放到阳光下。或许是我太过于专注它了,一天看三遍,硬是把它越看越小,直至萎靡,想尽办法也无济于事,我的第一次嫁接宣告失败。
  草草地将余下的蟹爪兰随便栽到一个白色的塑料盆里,算是没有暴殄天物,没有辜负给我花儿的那些朋友们。
  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会被回应,并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得到回报,当我不再为了花开而等待,转而以平常心去照看它的时候,它已经在悄悄酝酿一份惊喜给我了。先放一枝探雪路,继领千朵散芳云。
  你投之以桃,它报之以李,花随人愿。如今,那一个个似玲珑宝塔,娇艳欲滴、洁白如玉的花朵竞相开放,红白相间的一朵朵,悬于盆沿,分外美丽。冬日的阳光隔着玻璃抚在叶片上、花儿上,让人的心柔柔的、暖暖的,整个屋子里一片灿烂。
  “兰如君子名天下,洁身自傲气挺拔”,我相信花儿是有灵性的,它在我那些灰暗的日子里,投下一片绚烂。
(荣成市融媒体中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