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34|回复: 0

龙山前村:古韵悠长 “星火”映照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1-1-29 09:07:19 |阅读模式
p2_b.jpg
龙山革命纪念馆。
p3_b.jpg
龙山林场。
p4_b.jpg
狮子山远眺。
p5_b.jpg
南天门。
p6_b.jpg
九龙池上的天然水坑。

  □ 文/李长华 梁善勇 彭雪梅 初林林  图/梁善勇
  龙山,位于东山街道境内,山虽不高,却在当地赫赫有名。山下曾有座龙山寺;山上有水不涸,名谓“龙池畅观”,为民国荣成八景之一。20世纪30年代初,就在龙山古寺遗址上,荣成县第一个党组织——“荣成县临时革命委员会”成立。龙山前村就坐落于这个有着古韵浸润和革命星火映照的地方。

  风水人气俱佳处
  《荣成市地名志》载,明朝嘉靖年间(1522年至1566年),毕氏六祖应先由今东山街道办事处石头河村徙此定居成村,因地处龙山南麓,故命名龙山前村。明崇祯年间(1628年至1644年),孟氏祖公合徙至龙山前村东建村,以姓氏命名孟家村。1941年两村合并称龙山前村。
  毕氏在荣成境内是一个古老的姓氏。光绪版《文登县志》记载,汉初毕氏祖自陕避乱,迁于邑东南之斥山,后世遂家焉。石头河村的毕氏,有资料记载为河南宁海县籍,明洪武年间(1368年至1398年)迁入,现居东山街道的东山、柳树、石头河、河北、八河毕家、后港头、龙山前、楼下等村和斥山街道的西苏家、崂山街道的毕家屯等村。毕氏祖由明洪武年间迁入,分析应该是卫所的军人退役后在此定居,繁衍生息。孟姓先祖,由于资料有限,情况不详。
  一个村落的选址一般或逐水或靠山或临海。龙山前村坐落于龙山脚下,山北就是大海。毕氏、孟氏先祖之所以迁徙到此定居,想必还是因为龙山的名字响亮,且景色宜人,风水上佳。彼时龙山峰峦起伏、草木茂盛、怪石嵯峨,确是一风水极佳的宜居之地。更重要的是,村子东边紧邻金元时期兴建的龙岩禅寺,当时名震荣成中南部,香火十分旺盛。因此,毕、孟两家更看重的是这里的风水和人气。现在的龙山前村位于东山街道西北,北依龙山,南邻土山村,西北濒龙山湖(八河水库)。全村聚落呈长方形,地势北高南低,约400余户,1300余人,有王、毕、孟、于、曲等姓。

  龙山遗迹远名扬
  龙山是一道山脉,古人认为是一条“龙”:龙身是青山、垛山和八河村的老藏山,东北方向的崮山是龙尾,山势沿海边绵延数十公里。相传元代八河毕家有两兄弟在朝为官,曾有御赐牌匾称其村处为龙王山。但是,根据上述毕氏记载,八河毕家明代才建村,历史还上溯不到元代。所以,如果有龙王山之说,那毕氏的历史应该推至斥山一带毕氏。究竟如何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南天门景色佳。龙山不高,主峰海拔84米,左右两侧为东、西小山。龙山多岩石,石貌奇特。其中南天门、狮子山、九龙池、鹁鸽荡最能体现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南天门在龙山主峰顶,主峰其实就是一整块如龙脊的卧石,顶上竖立两扇巨石,头部相抵,形成微开的门洞,穿门而过,豁然开朗,宛如凌空于云端,苍海桑田历历在目,有种俯视人间、看尽红尘的出尘之感。北面海边芦苇荡里的白鹭经常在此栖息,给南天门平添了几分仙气。清朝嘉庆年间,祖籍蔡官屯村官居监察御史的林钟岱,曾登上龙山绝顶赋诗一首,赞叹天门景色之妙:“呼吸通霄汉,凭陵夸斗牛。盘空风色冷,长啸海天秋。路转层厓陡,林寒白日幽。”更有趣的是南天门的东门中有一隙,其间夹有一上平下锥的大石,盘坐石面如坐炕上,风雨不侵,仰头时石头形成的天然穹顶可观日月星辰,村民趣称为“老婆炕”。来山上砍柴的村民们经常在老婆炕这里躲避风雨。
  狮子山显威武。龙山前村正北、龙山最西端有一座不高的峰,因为形状酷似蹲踞西望的狮子,威武霸气,被当地人称为狮子山。山上多有光滑平展的青石板,村民们因地制宜,秋天把地瓜干、杂粮、柿子等拿到石板上晾晒。大雁也喜欢这儿,常把巢穴筑在狮子山顶的灌木丛里,村里孩子经常攀爬其上掏鸟蛋吃。从八河港对岸的王连街道东慕家村看过来,狮子山却很像一只张大的猪嘴正对着该村。传说慕家村养不住猪,猪一旦肥到快出栏时就会莫名其妙地死掉,村民们查来查去认定是这“猪嘴石”惹的祸,于是派人把狮子山的大石板给砸掉了,说来也怪,破坏了猪嘴石后,慕家村养猪养得非常好。如今狮子山山体已被开采得支离破碎,难见当年狮子的雄姿了。
  鹁鸽荡野鸽翔。狮子山东北就是村民们津津乐道的鹁鸽荡了。当地人把鸽子叫鹁鸽,“荡”多指湖湾浅水处。鹁鸽荡却指的是一处山洞,呈东南至西北走向倾斜,该洞由几块20几米高的大石叠搭而成。从北山脚小洞口入,洞里宽敞明亮,斜向上行约七八十米,最终从山顶的大洞口出。洞壁是野鸽子的巢穴,成群的野鸽子在此繁衍生息。若有人一旦从山脚洞口惊动了它们,便有遮天蔽日的鸽群从山顶口飞出,远看如一片疾驰的云,非常壮观。鹁鸽荡为什么不叫鹁鸽洞呢?村里老人说以前洞里石头上遗有很多贝类化石,北海的海水一直通到龙山脚下,形成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慢慢地沧海倒退,现在的龙山后村一带便属于退滩地。可惜的是,20世纪80年代不断地炸山开挖,最终鹁鸽荡荡然无存了。
  九龙池祈雨灵。从鹁鸽荡顶向东,过一条狭长石隙,便来到九龙池。民国时期诗人袁绍昂曾慕名前来游览,写下诗作《龙池畅观》,“龙山散步到龙池,繄昔祖龙应见之。泉涌云嘘时变幻,水清石瘦显神奇……”九龙池位于龙山主峰北,是一块浑然一体的岩石,高约十几丈,四壁陡峭,石顶却平阔如场,分布着几个大小不一的水洼,里面蓄满了清水。据说,再怎么干旱的天,洼里的水都不会干涸,**的水洼能挑出六担水。石头上不通泉眼,也不可能天天有降水,洼里的水是如何来的呢?谁也说不清,这正是龙山神奇所在。每当久旱不雨时,村里的老婆婆便带着精心蒸制的大饽饽来到九龙池祈雨,往往非常灵验,这使得人们更加敬畏九龙池。这些原始朴素的崇拜同时保全了九龙池,上世纪70年代,村里想炸九龙池采石,石匠们坚决不同意,说宁可炸有名的山不可毁有名的石。现在攀上龙池,还可看到三个蓄满清水的石坑。
  传有“龙窝”通北海。道光《荣成县志》中描述龙山“峭壁如削,中有龙窝”,此“龙窝”当地人称“龙洞”,在龙山主峰南脚下,洞口约1.5米高、0.5米宽,进深约10米,里面呈“T”字形,洞顶为拱券形,十分光滑。洞里有一个方形的“石桌”,再里面便是一个较大的“石床”。传说,“石床”后又有一个小洞,深不可测,直通北海(桑沟湾的八河港),洞里常年卧伏着巨龙,因此这座山就叫“龙山”。

  历史上的龙山寺
  关于龙洞的民间传说很多,其中有一版本是曾有一信佛之人在龙洞前捡到一本尚湿漉漉的佛经,人们坚信是龙洞里的龙送给有佛缘的人的,于是附近的善男信女们常在洞口烧香祈福。金大定二年(1162年),住龙山西南五里的毕恕在此建庵修行,法号善心禅师。现存的古碑中记载了善心禅师的生平。此碑是由当时的公议大夫秘书少监郭天锡亲笔书写。村里的孟兆启老人说,禅院里的佛像出自金朝最有名的工匠之手,造型精美、栩栩如生,堪称江北第一佛。禅院每200年进行一次重修,至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最后一次民间募资重修,立碑记录了当时100多个村庄出资人的姓名。到了近现代,当地人称此禅院为龙山寺。
  关于龙山寺的规模,张峡在《旅游胜地——石岛湾》一书描述了龙山寺的建筑规模。寺庙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三进院落,两边是厢房。迎面是山门,为面阔三间的牌坊式建筑,门额上书“龙山寺”三个大字。进山门就是天王殿,中间是一尊满面笑容、赤脚打坐、右手持念珠、左手握宝布袋的弥勒佛像,两侧供奉着四大天王像。天王殿往后便是大佛殿,为龙山寺的主体建筑,飞檐挑角,斗拱华盖。大殿内供奉着主尊佛释迦牟尼像。大佛殿两侧依次是地藏菩萨殿、观音菩萨殿、方丈室、藏经室、斋堂等。方丈室是寺中主持僧起居理事的房舍;藏经室是寺僧藏经、讲经的场所;斋堂即寺僧用食屋舍。寺院山门前植有四棵五人合抱粗的银杏树,高坡上建有一个大戏楼。高台基、阔台面,后台设有更衣室,护栏楹柱及房顶均有雕刻和彩绘,屋顶琉璃瓦铺饰,孟兆启老人说比蓬莱阁还要美。每年的正月十三至十七是龙山寺庙会期,正会期为正月十六。每年庙会都是盛大的节日,北至文登、崖头,西南至斥山、靖海,有上万人纷纷来到龙山赶庙会。大姑娘小媳妇打扮一新,赶骡子、赶驴的驮着各色货物,龙山前村人也忙活起来,家里打扫干净,一年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拿出来准备招待远来赶庙会的亲戚。龙山前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村里的麦田被成片踩踏,龙山顶上也没落脚的地方。除了买卖、交易、看大戏,龙山前村的耍驴、八河村的踩高跷表演红极一时。龙山前村耍驴队队员是村里的几个精壮汉子,个个颇有点武术功底,闪转腾挪干脆利索,每次庙会前都经过精心排练,情节生动、表演夸张,模仿小毛驴惟妙惟肖,趣味横生,看得人如痴如醉,笑声不绝于耳。
  僧侣们在龙山庙西侧开有一口井,井开在龙山向南延伸的一个石脉上,正好有一道水线贯通于此,据说井水非常神奇,不仅冬暖夏凉、甘甜清冽,还能治病禳灾。周围村民有个头疼脑热、怪病奇症的在庙里烧香拜一拜,讨一碗井水饮下即可祛病。
  1941年,为防止侵华日军凭寺建立据点,中共地下党组织带领村民将龙山庙拆毁。庙门前的大戏楼在破四旧时也被拆除了。解放后,龙山寺的庙产收归国有,建有龙山林场。

  革命星火可燎原
  岁月流淌,历史渐远而沉寂。时序到了20世纪30年代。这里如春萌之芽,悄悄在孕育破土,不久便是春风吹绿的原野。1931年7月,共产党员孙己太、李德生和张鲁生等在龙山庙召开秘密会议,成立了“荣成县临时革命委员会”,在荣成点燃了第一颗革命火种。同年9月,荣成第一个党支部——中共荣成特别支部在石岛成立,孙己太任书记,积极在周边村庄发展党组织,宣传扩大党的影响,为以后荣成革命事业的迅猛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受孙己太等地方党组织负责人的宣传和影响,龙山前村成为荣成南部最早参加革命的村子之一。日军攻陷荣成,在石岛建立据点时,距离石岛15里的龙山前村因为群众基础好、地理位置隐蔽,抗日武装荣成县独立营经常在此活动。村里94岁老人王焕房回忆道:独立营一般是来一个连队,他们在村里宣传打鬼子,进行战斗训练。村里人自觉地把自家的闲置房子收拾出来给他们住。有一位毕姓船工因为长期受旧官府的欺压而极度反感任何党派的人,所以,起初对驻村独立营官兵十分排斥。有一次,他家的房子着火了,当时他正在北海摆渡,往回赶时已经晚了。没想到回家一看,独立营战士们早已把火扑灭,并帮助他重新修缮好房子。自此以后,这位船工彻底转变了认识,非常信服共产党,逢人便夸独立营好,并积极参与打鬼子的行动。当时,由于时常遭受日伪军的扫荡和飞机的狂轰乱炸,龙山前村的百姓生活日常艰难。日寇的残暴行径,激起龙山前村热血青年的强烈愤慨,他们纷纷参加八路军,走上抗日的最前线。解放战争时期,一大批青年又踊跃参加人民解放军,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据统计,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龙山前村先后有30多人参军,仅烈士就有12名。1947年,龙山前村有20名支前民工跟随部队转战各地,冒着枪林弹雨为前线运送物资弹药、抢运伤员。在孟良崮战役中他们荣立支前集体三等功。
  2016年,为铭记历史,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激励后来者继承革命意志,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不懈努力,荣成市委、市政府在龙山庙旧址建成龙山革命纪念馆,成为一处特色鲜明的爱国主义红色教育基地。

  古村焕发新生机
  新中国成立后,龙山前村迎来一片艳阳天。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村里各项事业和百姓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随着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推进,龙山前村的发展更是步入快车道。村里实行网格化管理,全村分五个网格区,每区的网格员负责每天的环境卫生、垃圾分类,网格员熟悉了解本区居民的情况,能及时帮助解决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农村环境彻底改变,到处是绿树成荫、繁花似锦,村民的生活方式更加文明健康。年轻人纷纷走出村子进城工作和生活;依托石岛城区的地缘优势,村里建起9个蔬菜大棚,为石岛及周围居民提供新鲜蔬菜,村民的收入逐年增加。村里许多在外工作成为致富能手的,不忘桑梓养育之情,纷纷捐资帮助村里修路、挖井、建自来水等。家家悦集团董事长王培桓就是龙山前村人,近几年曾先后多次为村里捐资。
  走进村子,一排排明亮的红瓦白墙房子排列整齐,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有一个花篱,里面种着各色月季花、菊花,长着翠生生的蔬菜。几位老人正坐在法桐树下悠闲地拉着家常。问起龙山,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儿时在山上砍柴抓鸟钻山洞、赶庙会的热闹、听大戏的快乐、战争年代八路军对村里人的保护、现在生活的富足幸福……或许《桃花源记》里的“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田园生活就是现在他们的写照吧。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