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73|回复: 0

[散文随笔] 雪落篱庭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5 天前 |阅读模式
  □ 路来森
  在儿时的记忆里,每年的第一场雪,似乎总是从自家的庭院落起的。
  天近黄昏,彤云密布,低低地压了下来,没有风,空气,仿佛静止了。院子里很静,只有几只麻雀,在庭院中唧唧唧地叫着,蹀躞觅食。
  这个时候,父亲常常会站在庭院中,向天空望一阵,然后,自言自语道:“哎,天要下雪了。”于是,就顺手捡起靠在院墙边的一把扫帚,打扫起庭院来。乡下人讲究,你也可以说他们“迷信”,可不管怎样,他们懂得雪的纯洁,乃至于圣洁,所以,他们一定要让雪落在一个干净的庭院中。
  随着父亲扫帚的扫动,“哧啦哧啦”的声响在庭院中弥漫开来。那声音在低沉的空气氛围下,显得有些嘶哑,仿佛在极力表达一种诉说。杂草、碎枝扫开了,被惊动的麻雀霍然飞起,然后又迅疾降落在扫过的地面上,依依不舍。或许,这些麻雀,早已有一种预感,它们能预知一场雪的到来,更知道雪后觅食的艰难。所以,一定要抢在下雪前多吃一些东西。
  确实,一些鸟儿是懂得一场雪的,所以,一些鸟儿就总会与一场雪,存在一种莫名的关系。
  很多时候,父亲扫着扫着,雪就落下来了。最初的雪花,总是很大,很疏,一片,两片,三四片……疏疏朗朗地落着,不似在落雪,倒更像是一场雪之精灵的舞蹈——每一片雪花,都是一位独立的舞者,它们以其曼妙的舞姿,给人世间传达一种圣洁的情谊。雪花落下的姿态,都那么轻盈、曼妙,都那么多情,轻轻的,轻轻的,怕惊动了这人世间的那份宁静;款款的,款款的,以最美的姿态,展示雪之洁美。孩子们看到了,就会怀着一份惊喜,情不自禁地跑进庭院中,摊开小小的手掌,去承接那高天飘落的精灵。大片的雪花,接在手掌之中,微凉,微凉,轻微的让人心痛,不忍心去吹,只是专心地注视着,注视着……看着它在手心慢慢化去……然后,变作一阵沁凉。让你,从此记住了那年的雪。
  很多个年份,第一场雪,是在夜里偷偷地降落的。它抛开了头天黄昏人们热切的期待,而化作第二天清晨一份崭新的惊喜。
  那个清早,房门一开,让人震撼,让人欢喜。庭院全然一白:地面白了,篱笆白了,树枝白了,连接天地的空间,都白了——满眼茫茫,弥目皑皑。
  地面上的雪,白白的,厚厚的,软软的,你禁不住就径直走进雪地中,极力想留下一行清新的脚印,让你的脚印给这场新雪印下一枚枚印章,作为对这场雪的记忆。围墙篱笆上,积雪盈盈,微风一吹,瑟瑟地抖动着,几只麻雀,蓦然落在篱笆上,一阵跳跃,于是,雪霰溅飞,晴光四射,迷离迷人。树枝上的雪,把树枝压得颤巍巍的,风一大,枝条摆动,那雪便就一团一团,一块一块,重重地砸向地面,灿然如花开;如果,那个早晨天气骤然大冷,那雪就会被冻结在树枝上,于是就形成“雪挂”景象,玉树琼枝,那雪从此成为一种惊艳,一种震撼。
  个别年份,第一场雪也许会落得很大。庭院积雪厚重,难以及时清除,于是,便只好将其堆积在树木下,或者篱园边,让积雪慢慢化去,成为树木的一种滋润,成为篱笆泥土的一种滋润。
  不过,看那积雪缓缓化去的过程,也让人觉得美——那是一个消融的过程,那里面,有阳光,有温度,有默默的流淌,或许,还存留下一份人的依依的念想——哎,那到底是雪啊。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