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272|回复: 0

[散文随笔] 石岛渔家海味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1-1-6 10:15:21 |阅读模式
石岛渔家海味
作者:王锡健

一场大雪袭来,逛逛鱼市,更有一番情趣。恰巧遇到过去渔村的老伙计,便聊起了熬鱼的往事。

搞大集体时期,处在海边的村,都设有大大小小的渔队。大渔队里设小渔队,每个渔队都有一定数量的捕鱼舢板,渔民们管叫舢板是“小脚子”,意思说,舢板的形状像脚板一样。

渔民们早出晚归,在捕鱼技术相对落后的年代,只能在近海捕鱼。当时,渔民有点“特供”,每个渔民每月可以享受10斤小麦面粉的待遇,可以吃到比较好的伙食。早晨带上干粮,干粮或是火烧子、玉米饼子啥的。最常见的干粮是火烧子,即俗称的“杠子头”饼,杆子头饼坚硬,耐饥饿。正如渔民说:吃杆子头饼“耐饥”。出海时,渔民肩上扛着摇橹,摇橹一头是干粮袋,一头是瓶装水。

舢板上设有简易的锅灶和一堆烧柴,简易的锅灶是用半截铁桶制作的,可以随便移动,登船后,把干粮放在锅里,盖上锅盖。第一网渔打上来,把活蹦乱跳的鱼倒进棉条筐里,正好中午时分,从鱼筐里捡到几条新鲜大杂鱼,如果捕到名贵鱼虾要妥善保管,为避免名贵鱼私下烀吃,渔队经理总会在每条渔船上安排心腹人监督。

熬鱼也不去麟,也不去鱼翅和尾巴,就那么把鱼放在船帮上,用海水清洗,船上洗鱼不像陆地翻来翻去清洗,只是洗刷那么几下,按渔民的说法,海水最干净还能杀毒,将鱼内脏扒出,扔到海里喂鱼,将洗干净的长短不齐鱼放船边,用刀剁吧剁吧几下。此时,锅里的花生油热冒烟了,加上豆瓣大酱、白醋、生姜、葱花就可以了,鱼放到滚烫的锅里,简单翻动几下,让鱼吃进大酱,舀上几瓢海水,海水略微漫过鱼就可以了。然后架起木柴烧火。船上的木柴大都是硬杂木劈成2尺长的柴禾。这是因为海里风大浪高,稍有海浪打进船舱里,柴湿了就不能做饭,渔民就得饿肚子。大风天气做饭烧松木柴,松木含有松油,一旦燃烧起来,大风不容易吹灭的,即便海水喷进船舱是浇不灭的。因煎鱼时间较长,也没有风鼓吃火,全部靠慢火自燃熬鱼,俗话说:“千咕噜豆腐,万咕噜鱼。”意思说,豆腐用慢火熬,口味才好:熬到表面出现蜂窝海绵状为佳,鱼熬到脱骨为好。

熬鱼的柴禾在“噼里啪啦”炸响,锅里传出“咕噜咕噜”声,锅盖西周冒气。此时,赤着脚板的渔民坐在船帮上抽烟拉呱。船长不时地把衣襟掀起,试看风向。空气中弥漫的渔香味越来越浓,约莫鱼熬得差不多时。锨锅盖查看,吹走水蒸气,看锅里的水有多少。然后把各自带的干粮放锅里熥一下。干粮花样繁多,有的是火烧子,有的是掺豆面的玉米饼子和馒头,也有软软的麸皮馒头。干粮放锅早了,容易把干粮熥稀了,吃时沾手。憋锅10分钟,掀开锅盖,谁的干粮谁拿去。此时,锅底的鱼烧干锅了,鱼肉张开,说明鱼熬到时候。把鱼铲到大盆里,船员拿起筷子,坐在船边上,脸对脸吃饭。筷子捡起刺,鱼肉立刻脱落下来,一根根完整的鱼刺出来了,由于船上熬鱼原汁原味,味道独特,往往只顾吃鱼,忘了吃手里的干粮。吃到最后,把剩下的鱼刺也咂了。咂鱼刺是一种绝活儿,谁也不抵渔民们会砸鱼刺,人说鱼味在鱼刺里,一点不假。砸鱼刺是特殊享受,谁也没有渔民咂鱼刺内行。只见鱼刺从右嘴角进去,中途经牙齿碾压,舌头挑剔,将刺上的鱼肉刮干净了,脱干净的鱼刺又从左嘴角完整出来。最后,盆里只剩下鱼头,用力将鱼脑吸出来,香喷喷的鱼脑是难得的美味。

船上一次熬鱼吃不完,锅里剩下的鱼肉鱼刺仍保存着,待第二顿吃饭时,将鱼刺鱼翅鱼尾继续烀,达到鱼刺变酥为止,搛到口里,鱼刺内含有骨髓,越嚼越香,越吃越想吃。

渔民在海里吃饭很有讲究的:筷子不能挡在碗盆上,碗盆不能倒扣着。有些语言也要忌讳,例,不能说:“把饼子翻过来。”要说“划过来。”渔船把船靠岸,叫做“收山”。渔民素有吃饭不挑剔的习惯,船上有啥吃啥,有时船与船之间互相交流食物品尝。船只打同样的鱼,但熬鱼口味却不一样。“收山”的渔民在船上吃饭,岸上有熟悉渔民看见了,岸上人不必邀请,会主动踩脚板登船,上了船,二话没说,拿起筷子,坐下就吃。你要不坐下吃,船员以为你看不起呢。渔民在海里喜欢吃蔬菜,他们很珍惜带的蔬菜,别的可以丢失,蔬菜绝对不能丢失。不过,回到岸上,渔民又喜欢吃鱼了,一时不吃想得慌。

现在,虽然捕捞实现了现代化,船由小到大,由近海捕捞转为远洋捕捞,渔民的吃饭习俗却始终没改,渔家海味源远流长。(港城石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