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50|回复: 0

崖头村:昔日通衢 续写繁华(下)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0-12-23 09:26:22 |阅读模式
p2_b.jpg
崖头村新居一览。
p3_b.jpg
崖头村远眺。

  □ 文/梁善勇  刘增光  彭雪梅  姜林君  图/王君
  耕读传家  名人辈出
  荣成自古有“桥头梁,埠柳王,崖头张”之说,意思是这些姓氏家族都是当地的大族。
  崖头村以张姓为主。该村《张氏宗谱》记载有清乾隆九年(1744年)续修家谱的序,大体对张氏的源流进行了梳理。序中记载:“闻诸先世有云,我张氏系出滇南,以农事占籍东海,而其始于何代,徙于何年,概未得其轶事说也。”《张氏宗谱》民国二十年(1931年)序记载:“我八甲张氏占籍东海,历有年所,支派繁衍,人丁众盛。据先世遗说,原籍云南,因移民事,徙来兹土。依世次以考,约当在宋末元初时也。当时,同茔葬者十家,为皂埠、六山、八甲、港西、张家山、二甲、港山后、夏庄、汉章泊诸宗。八甲张氏传闻来自四川叙永厅永宁县八甲村,故至今称为八甲。永宁南界云南,与横山相近。”张氏究竟是不是来自滇南,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是传说而已,而且现在有专家考证,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胶东的移民来自云南的说法不确切,特别是文荣威地区,大多是屯军的后裔。甲,有保甲之意,以编籍民户,彼此诘察,以防容隐奸宄。宋元丰年间(1078年至1085年),以诸路义勇改为保甲。由此看,“八甲”显然含有古代军事意蕴,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崖头村张氏家族的先世也脱离不了军籍的端倪。
  从《张氏宗谱》记载看,张氏后代在崖头村周围迁徙繁衍,逐渐成为当地的大族。
  崖头村由于地处交通闹市,南来北往的人为这里带来了不同的人生体验,居住于此的张姓人,在秉持耕读传家的传统之外,从中也进一步开拓了眼界、丰富了见识,所以,也激发了张氏后人奋发有为、改变人生的愿望与斗志。稍富裕的人家开始重视子孙的课读,以追求功名,光宗耀祖。
  崖头村张氏十一世之后开始显达。景祚、景福、景禄、景禧、景祺为亲兄弟。其中景禄后住新庄,景禧后住双石孙家。景祚、景福、景祺的后裔,人才辈出,代有声名。
  张景祚,字介恒,历任云南府通判、禄丰县(今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的下辖县,县境位于云南省中部)知县,5个儿子均有功名,后代更是科甲联捷,为官政声循良。其第四代孙张贤符,字筠亭,清光绪丙子(1876年)举人,庚辰(1880年)进士,为崖头村张姓**的进士及第。民国《荣成县志稿》记载:“张贤符,字筠亭,清光绪二年举人,六年成进士。以知县分四川,历充乡试同考官,任南部屏山、乐山、荣昌知县,汉州知州。”当时,其属地土匪横行,百姓深受其害。张贤符创办镇武军,躬率士卒,剿平匪患,百姓对其感恩戴德。张贤符告老还乡后,见村西文昌阁颓圮,还曾捐资修缮。
  张俊采,为宣统拔贡,候选州判。他非常关注家乡的教育,并积极兴办学校。1906年,张俊采与荣成有识之士郭丕甲、刘培源、陈搢臣、刘建中于青山创办公立(乡立)宾兴高等小学堂。1913年,改称县立第二高等小学,有学生近百名。1930年改称县立第二小学。1934年改称县立青山小学,为当时办学规模**、质量**的学校。
  张景福的第四代孙张赟符、张赏符兄弟俩是辛亥革命的烈士。民国《荣成县志·行谊》中,记有于敦复《张赟符、张赏符烈士事略》:“张赟符,字竹滕。清廪生,工绘事。凡写花卉、人物、毛羽、草虫等,莫不意态生动,形状逼真,尤精乐律。满清末造,与弟赏符努力革命,辛亥同死于难。”
  崖头村张氏世代以耕读为务,清代以来多有练书习画的传统。张俊采,真草隶篆四体皆佳,尤以篆书驰名于乡里,影响远及京师、浙江一带。当代学者张政烺点评:“现代书法家篆书,还没有超过俊采公的。”张虞采,工书法,摩金、石、瓦当之作,能以假乱真,称摩书珍品,作品今存5幅。张儒采,行书凌厉圆熟,研习二王魏晋大家有成,传世之作仅存1幅;张履贤,善画竹、兰,研习郑道昭所书《郑文公碑》,书法结体宽博、笔势雄强,现存一付钟鼎文对联,属佳品;张政烺,善篆刻和篆书,曾被《中国书法》杂志称为“既是古文字学家又是书法家”。
  张政烺,1912年4月15日生于崖头村。193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在当代国际史学界可谓声名远播,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献学家、古文字学家,在古文字学、古文献学等领域有很高的造诣。史学界评价张政烺,不仅学识渊博,学风严谨,而且虚怀若谷,光明磊落,正气凛然,乐于助人,提携后学,无门户之见、亲疏之别。著名历史学家杨向奎先生曾对听他讲课的研究生说:“在中国,听过张政烺先生的古文献课,别人的文献课就不必听了。”1990年,张政烺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5年1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据统计,新中国成立至今,崖头村在全国各行各业涌现出一大批优秀人才。其中正处级和工程师以上干部和技术人员达到80余人,另有3人获得过国家级荣誉称号。
  商埠重镇  历经沧桑
  崖头村由于周围村庄密集,至清末已成为境内主要物资集散地之一的集镇,其时只有一条南北街,商店、行栈、饭店多设于此街。东西街3条,最北为大启街,最南为小南街,中间一条因多出售海货,称为海腥街。民国时期逐渐有零星的私营手工业工厂、药铺和饮食服务商铺。
  清朝末期至民国初期,崖头村的乾泰、万聚盛在当地算是较大有字号的饭馆,主要经营水饺、面条、熟肉等,还能包办酒席兼办“班馆”,以接待官府士绅、富户商贾。馆内设有简陋住宿铺位,接待过往旅客的投宿。日军侵占荣成后,两家饭店衰落。
  1920年,掌柜张继洲在崖头村开设仁增德商号,经营日用杂货,店员8人。1936年改号仁增盛,继续由张继洲负责经营。1943年改号为同顺祥,有掌柜刘崇山及7名店员,改行经营杂货及渔业,至1956年公私合营止。
  崖头集是荣成境内的大集之一,到1981年市场更加繁荣。最初的集市贸易活动取完全自由的方式。集市贸易价格随行情而浮降,物缺而浮,物余而降。贸易双方议买议卖,协商定价,两厢情愿,便成交易。
  据《荣成市志》记载,民国前,荣成农业生产落后,水平低下,自然灾害频繁,所产粮食不敷境内居民食需。一般年景亦需由东北购进玉米、高粱,以船运抵县境,时称船粮,从而刺激了私人粮油业的兴起。荣成商业资本单薄,兼营粮油业的私人粮油商号多集中在石岛、俚岛和崖头。
  设在崖头村的一些商号,通过囤积居奇等途径,大赚不义之财,并迅速成为当地的豪户。清光绪二年(1876年)六月,蝗旱并作,灾情十分严重,断炊者达30%以上。崖头村隆泰商号趁机将多年积存的玉米、高粱、豆饼等,以套粮形式(每套玉米一升约13.5公斤、高粱一升约14公斤、豆饼一片约11.5公斤)按50公斤销售。有现款者按50公斤市价付款,无款者按50公斤预借,但必须以土地、房屋作抵押,言明秋后每套按50公斤归还,无力归还者抵偿其房屋、土地。仅此次就押去农民土地2000亩,房屋200间,由一个资本不足8000元(银元)的商号,暴发成为崖头首富。
  崖头村“忠恕堂”号有地1567亩,全部出租,每年收实物地租5.5万公斤,另设商号一处。由于他的粮食与资金实力雄厚,故欺行霸市,操纵物价。1936年,境内粮食丰收,市场充斥,忠恕堂联合其他地主及商号停止收购,待玉米由每公斤0.12元降至0.04元时才开盘收购,压价三分之二。1938年,粮食欠收,忠恕堂却迟迟不开仓售粮,直到玉米每公斤涨到0.74元时才开仓抛售。仅此一项,忠恕堂就净赚银元6700元。
  残酷的剥削与欺诈,引发了贫苦农民多次反抗,人们采取“吃大户”“禁运”“开仓”等行动,打击了地主阶级及私商的气焰,但也遭到无情的镇压。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春,灾荒严重,崖头村西南的沽泊阎家村贫苦农民阎培基等率众向地主阎朴村借粮渡荒,阎朴村以阎培基等聚众抢劫为由密报官府,荣成县正堂不问是非,竟将阎培基等9人处死。
  抗日战争时期,崖头村也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经常遭到日伪军的劫掠,各项发展停滞不前。1940年2月,日伪军在此构筑据点,驻日伪军30名,队长渡边,小队长石岗。筑3个岗楼,装备有小炮1门、机枪2挺、长短枪28支。1940年3月20日,指挥官吉田带领日伪军百余名,从崖头据点出动“扫荡”。当日军窜至山河孙家村时,埋伏在伟德山前的第二区队发动了突然袭击,击毙了骑在马上的日军指挥官吉田,剩下的日军胆战心惊,落荒而逃。首战告捷,**地鼓舞了荣成军民抗战的信心。是年9月,因军民围困,崖头据点内日伪军逃往俚岛。
  在崖头村还上演了一次大快人心的“打飞机”战斗。1943年4月22日,2架敌机在崖头村上空低飞轰炸,我军采用步枪、机枪射击,敌机被打落铁片一块,当即仓皇逃跑。23日上午10时,一架敌机又盘旋轰炸,当敌机低飞时,我射击组瞄准射击,敌机中弹爆炸,驾驶员等3人摔死。从文件和破碎机身查出,被打下的飞机是日本第三派遣支舰队青岛空军部队第337号。这次战斗狠狠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鼓舞了荣成人民英勇抗击敌寇、取得最后胜利的信心和斗志。
  乘风破浪  奔向未来
  1948年,荣成县政府由成山卫迁驻崖头村。自此崖头村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社会各项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48年5月,县政府在崖头村西南建起了砖木结构的两层办公楼。20世纪80年代后,部分政府下属机关相继在崖头村周围建造办公楼。撤县设市前,荣成市建成区只有4平方公里、人口3.8万人,市政基础设施严重落后,脏乱差现象突出。据崖头村老人回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城区只有一条南山路。路东建有两层的百货大楼和一个艺品厂。南山路南侧那一带建起了毛巾厂和化肥厂。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宁老师回忆说,自己8岁的时候跟着当兵的爸爸从南方转业回来,在老汽车站下车,车站就在现在的交通大厦北边的一个院里,然后坐车回崂山老家,路都是沙子铺的,且也只有一条主路。
  1988年12月建市后,荣成市把城市的发展方向定位于建设滨海生态花园城市,不断加大投入力度,多渠道投融资实施重点工程建设,完善基础设施,改善人居环境,营造绿色家园。随着荣成城市建设的不断发展,崖头村以南、以东的区域发展进入快车道。1994年,荣成市政府调整城市规划控制范围,其中崖头城市规划控制区包括67个行政村,总面积为100平方公里。
  崖头村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演绎着蝶变的过程。作为荣成市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中心,崖头村及时抓住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条件,如同鲲鹏展翅,扶摇直上。在社会各项事业发展上开足马力、齐头并进,城镇化格局和规模渐成喷涌态势。
  崖头集团是原崖头村投资设立的集团管理公司,全称为荣成市崖头联合企业总公司。该公司始建于1984年,下设荣成市崖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龙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隆贸易有限公司、华兴物业有限公司、广源综合批发有限公司、崖头水产品批发市场,以及荣成市绿洲苗木种植合作社等企业单位。2001年崖头村撤村改居,下辖4个社区,分别为荣兴、荣盛、荣安、荣宁社区居民委员会。2015年,4个社区居民委员会同时启动棚户区改造工程,共拆迁居民3748户,拆迁厂房37家,拆迁面积34.35万平方米,建设安置楼房61栋,安置面积6万平方米,居民全部得到安置。2020年,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荣兴、荣盛、荣安、荣宁4个社区取消,统一成立崖头社区。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而今的崖头社区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社区百姓安居乐业。崖头村旧有的建设布局和建筑模样将永远成为人们的记忆。崖头社区如同一艘劈波斩浪的巨轮,正向着理想的彼岸不断开启历史的新征程。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