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649|回复: 0

[散文随笔] 读茶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0-12-18 11:29:18 |阅读模式
  □ 龙昱杉
  早上收拾桌子,偶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抄在纸上的一句话——“寥寥人境外,闲坐听春禽”。心想这是何等美妙的生活和惬意的心境,放在世外哪个山庄或者田园旧舍的门外做个对联岂不是很好!一定是它当时打动了我,我才会随手把它抄下来。接着又自己脑补画面:闲坐的人手里一定是有杯茶的,旁边有烧得通红、腾着热气、“咕咕”作响的炉子,茶汤的颜色橙黄油亮,每呷一口,主人脸上都露出欢喜而知足的神情,将身体略向后仰去,气定神闲地望向窗外的远方……
  这大概也是我心里与茶交往的**方式了,就此心情,完成友人邀约的文章《读茶》是不是也正好呢?
  我在把茶顶在头顶、供在心里,几年之后,开始把它拉下我的神坛,同时也想把它拉下所有曾跟我一样的爱茶人的神坛。爱一件事物,**的方式不是供养,而是了解和陪伴。所以在关于茶文化的课堂上,开课第一句话我总是说“学茶没什么了不起,茶就是解渴的,没有水它也发挥不出自己。所有关于茶的神圣的作用都是从解渴开始的,若不能解渴,茶就废了”。
  每年走一次茶山是我了解各种茶叶的途径。这也成了我与茶交往的生活习惯。春天或者秋天,在茶树生活的地方生活几天,了解当地的自然与山场,熟悉当地人的生活和他们对待茶叶的方式。中国太大,有茶叶种植的省份有二十多个,每一个省份内南北西东之间所出产的每一种茶也因为自然条件的不同而千差万别,想一一了解几乎没有可能。但我爱上了通过走茶山而看村看人,看九州大地上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性情的人的生活。就是通过了解茶而意外读到风情、读到人,这样的经历当中看到很多,感触自然也多了,在这过程中也不断对照、自省与发现自己。
  如此走过几年,与茶的关系就更亲密了。
  茶可高可低,可以阳春白雪“琴棋书画诗酒茶”,也可以下里巴人“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以大碗喝,也可以小杯品。无论有无固定的品饮环境、茶具是否完备、拉不拉得开架势,真正的爱茶人、懂茶人终究还是品得出丰残年份、火足火欠、早一步还是迟一天。也无论喜乐忧思,总没有一碗茶压不下去的坎儿。熏得黑乎乎的铁壶,架在木柴搭起的火堆上,能烧水也能煮茶。刚刚炒过茶的老化的手背、通红的手心抓起把茶投入壶里,待水又沸,倒出来就是煮好的茶汤。此时,大口大口地喝起来,再把全部牙齿露出,给你个灿烂彻底的笑。照着他的样子在通红的火堆旁把茶大口喝下去,实在很解渴很爽。心里于是又想到同样的茶,在城里,是要盛在漂亮的茶叶罐里,由穿着专门茶服的女子,用纤纤素手一手持罐、一手掀盖,将盖置于桌上,然后左手拿起茶则,右手将罐中茶叶倒适量于其中,然后将茶叶罐盖上盖,将茶则中的茶叶面向大家展示并介绍手中干茶,再将干茶置于事先热好的壶中,辗转注入小小的精致的品杯中,由杯托托起送入喝茶人手中……茶于是从下里巴人变成阳春白雪,喝出的感觉叫文化。
  茶还是那个茶,是从古到今的人赋予它太多的东西。不敢说我们究竟有没有好好地传承,相对于现代人动辄提出的创新,有一些事物能把老祖宗的传统好好地继承,这应该就是**的创新。
  还有一些爱茶人走到哪里都随身带有自身标识或特别含义的品杯,以示自己对茶特别的忠爱与理解。也有的人喜欢上一种茶,从此“万茶丛中过,片叶不入眼”,只爱手中这一味。有人爱清香,有人说泛浓香才是好茶;有人说春茶鲜、有人爱秋茶香;新茶清涩、老茶香凝,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对茶的理解,像生活的万花筒。茶叶太多、茶品繁杂,从古至今茶有上万种,认全是不可能了,但好坏终是有的,只要心静了,万物无声时,舌头会告诉你答案。
  茶水承载了太多,以致成走心的汤。也因为味道多变,更适合一个人静静地揣摩。与心交付的东西,形式越简单越好,就应了那句话:茶什么都能包容,除了表演。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