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99|回复: 0

[散文随笔] 秋野拾遗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0-10-16 09:00:26 |阅读模式
  □ 张向平
  在我的家乡,秋日的田野是最空阔恬适的。
  远远观望,田地沟夼,湿涧荒坡,一派旷达之气。喜鹊站在老树的最高枝,凭借辽远纯净的天幕做背景,呼朋引伴,振翅欢歌,仿佛此时它们就是一群上天派来的使者,专职检视秋收后田野的境况。家雀是惯常见的,成群扎堆地隐藏在坡堰下的灌木丛中,并在你经过的瞬间“突突突”,树叶般惊起,之后烟一样掠过。飞得不高,却足以令人心生慰藉,尤其是那与秋草颜色几无二致的基调,总令你在每一次回头的瞬间眼润心热。一场秋雨刚过,田野中弥漫着一股子水洗过般的干草味道,夹杂着玉米秸、花生蔓、地瓜秧混合而成的庄稼气息,呼吸之间,颇觉惬意。屏气凝神,甚至还能闻到一丝丝枣香、一缕缕果香和些许熟悉的菜蔬味道,让人不自主地沉醉其中。
  玉米秸基本都被放倒在大田里,一派卸下重任、与世无争的恬淡安详,偶尔碰到一地尚未砍倒的,宛若在秋野上突然看到一群上了年岁的老人,或坐或倚、或躺或靠,安逸地晒着太阳聊着天。有风吹来,那聊天的声响便大了,“呼啦啦、呼啦啦”,你争我抢,竞相开言。聊至兴起,彼此老顽童般你打我一下,我回你一拳,无影手、一指禅的功夫全都用上了。玉米秸老了,老了的玉米秸已失去了往日里的翠绿挺拔,却多了一份宁静祥和。目光四下搜寻,还能看见遗漏在上面的瘦玉米,用力一扭一拽,干簌簌的玉米棒子便被拽了下来,三下两下剥开外面灰暗的包叶,里面金黄的玉米粒顷刻显露无余,亮灿灿的。
  我喜欢这样的遇见,就像喜欢一场秋雨之后那些埋在泥土里的小地瓜,细若纤指,半露半遮。用手一抠,埋在泥土里的部分顷刻“突噜噜”窜出来,裹挟着泥沙,新鲜如常。此时拐着篓子沿着瓜垄一路走一路捡,捎带着拽下零散吊挂在地瓜瓜梗上的小地瓜,一会儿篓子便满了。可别小瞧那些不起眼的小地瓜,回家大锅一烀,鸡啊狗啊都能饱餐一顿,如此也完成了一个小地瓜该有的使命。最令人兴奋的当属躲藏在瓜蔓中的大地瓜,不经意间脚下一趔趄,藏在下面的大地瓜便“溜”了出来,似是迷藏捉久了,不好意思自己跑了出来。空阔的田野里,一个大地瓜攥在手里,就像攥着这世间一枚硕大的宝贝。
  花生蔓一摞一摞的,因了秋雨的滋润,愈发显得色调灰暗,状态岑寂。漫不经心地扒开花生叶聚集的草堆,会看到无数被压在下面的小花生,湿漉漉的。蹲下来扒着吃,一个人的田野,也能吃得唇齿生香,心满意足。那模样更像是回到了旧时的村庄,几个孩子在暮色四合的田野中,聚众扎堆,用棍子拨拢一堆花生,上面再盖上干草,点着,待呼呼的烟火过后,地上呈现的便是一堆半生不熟的黑花生。此时顾不得滚烫的温度,争着抢着去扒拉热灰中的花生,连泥带壳地往嘴里送,直吃得满嘴黑黢黢的方肯罢休。那是儿时的记忆,带着无与伦比的自然意趣。
  网上看到朋友发来的两张图片,一张是一堆烧得黑乎乎的花生,一张是两根筷子插着两个半生半熟的玉米棒子。良久的端望中,心便潮湿一片。爷爷在世的时候,到了晚年,从不吃玉米棒子,问其原因,爷爷说,吃伤了。后来在父亲的复述中,才得知,在一个秋日的傍晚,爷爷饿得很,就在田野里烧玉米棒子吃,一直吃,一直吃……不知道那一晚,在黑暗的田野上爷爷一个人究竟吃了多少烧黑的玉米棒子,饿瘪了的胃骤然间被填得鼓胀,是不是终其一生都未能消化……
  秋野拾遗,拾的不仅仅是一种意趣,很多时候也是拾的一种乡愁吧!祖辈的、父辈的,乃至于我这一辈都有。那些被遗弃的瘦玉米、秕花生、小地瓜,我遇到了,便都把它们带回家,如山野伯乐一般。
  秋日很短,一转眼便雪花飘飞,我却并不在意,仍持续地走,在每一个秋阳朗朗的日子里。堤堰边形影孤单的小南瓜,菜地里成堆被遗弃的水萝卜、皱白菜,小径旁掉光了叶子的野棘枣、山豆梨,楂林中被霜击打过滚落到草堆里的野山楂以及霜落之后仍挂在树上的小苹果,都被我赤心以待。相信无数次雨雪风霜的击打,数不清孤独寂寞的啃噬,加之无休无止黑夜的煎熬,那些被遗弃的生命定拥有着寻常之物所不具备的殊常品质,一如人生!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秋野拾遗,拾的也是自己整个的人生啊!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