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75|回复: 0

[人物] 尘封的口琴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0-10-9 09:20:20 |阅读模式
  □ 鲍永志
  书架上,有我尘封的两支口琴。偶尔会拿起来擦拭一下,却早已没有了吹奏的欲望。吹与谁听?心情不再、知音难求……
  不禁想起了我的小舅,在音乐方面,他是我的启蒙老师。现在想想对小舅最初的记忆,正是和音乐有关。那时候,他正与舅妈热恋,每逢晚饭后,总是和舅妈回到他的房间里,不多时就响起了悠悠的口琴声,多是那首《外婆的澎湖湾》。听着优美的旋律,我想去看个究竟,却被妈妈严厉地制止。于是,那屋、那琴声、那夜晚,强烈地吸引了我,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那时的小舅、那时的舅妈都很年轻,幸福和快乐也都笼罩着他们。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离婚了,小舅把那把心爱的船型口琴送给了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吹口琴了。如今的小舅,已是近五十岁的人了,却并没有过上舒适的生活,天天忙碌着生计,那磨起了老茧的双手,那泛起了水泡的嘴唇,是再也不能吹奏出动听的旋律了吧?
  有一次,与妈妈闲聊,她说其实你小舅会吹口琴是跟你姥爷学的,你姥爷年轻的时候就常吹口琴。我很惊讶,因为我的记忆里,完全没有姥爷吹口琴的画面。于是,我求证于姥姥,姥姥眼里泛着泪花,在柜子里找出那把桃木琴格的“上海牌”口琴。姥姥说,要是喜欢,你就好好留着吧……那时,姥爷已过世多年,睹物思人,尽是物是人非的感伤,沉甸甸的,不光是我的思念,还有我的心情。
  初学口琴,正被孤独、迷茫包围着,对人生的思考,对理想的追求,对信念的考证,都化做唇间的曲子。在我看来,口琴是心情的归宿,喜悦时的欢快,悲伤时的低沉,落寞时的孤独,都在吞吐之间。正是唇的包容、舌的舞动、气的流畅,才成就了抑或是欢快,抑或是低沉,抑或是孤独的旋律,用来洗涤、震荡你的心灵。
  还记得读师范时的迎新晚会上,我和同学用口琴联奏一曲《梁祝》,在偌大的礼堂里,口琴声似乎有些单薄,但同学们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读书的时候,因为有琴声相伴,天空似乎总是湛蓝,仿佛有风吹过,呢呢喃喃。
  不再经常吹起口琴,是踏上工作岗位经历过很多事情以后,怕别人笑自己的不成熟,笑自己的年少张扬。而今,只是在与年幼的儿子玩耍时才吹响口琴,并且不会再去吹奏什么《梁祝》或者《外婆的澎湖湾》了,更多的则是儿子喜欢的歌曲,目的只有一个——博儿子一笑罢了。
  尘封的口琴,其实是尘封了一种心情,这种心情,我的姥爷有过,我的小舅有过,我也有过,我的儿子,或许也会有吧……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