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60|回复: 0

[散文随笔] 光阴酿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0-6-17 09:16:38 |阅读模式
  □ 张向平
  一直都想写一篇题为《光阴酿》的文章,也一直都走在这座山谷里,因它为我带来如泉的灵感。
  事实上,灵感早已存在,只是被厚重的雾气凝固在那里,密不透风。动笔之时,不知该从哪一个缝隙突破进去,又担心一旦破雾而入,凝聚的灵感会不会“砰砰砰”似爆炸了一般的,击得我不知所措,如醉酒一般。
  初夏,山里雾气总是很重,且饱含了充足的水分,附着在山巅之上;或者,顺着山脊一个劲地往下滑,一直滑到谷底,粘附在谷流周围的树木花草上,再顺着草木无处不在的气孔点点渗入其中,与之相融。
  山谷里,如瀑般四处蔓延的山蔷薇花,似牛奶颜色的胡颓子花,像大家闺秀一样的槐树、楸树花,还有庄严又不失妩媚的河霸柳、苦楝树,全部花香草气掺杂在一起,借助河谷氤氲的湿气和浓浓雾气的笼罩,更显厚重,如酒窖藏。
  独自愣神的间隙,还会被一股不知来处的陌生异香突然袭击,辗转挪腾间,香味又突然消失;退回,再嗅,寸挪寸移,“忽儿——”那缕暗香再度幽然迂回,似有撩拨之意。姿态固定,鼻翼完全贴近树丛中深嗅,终惊喜地发现,那香味原隐藏于白杜树极微小的花骨朵上,心瞬时柔软而旖旎,有一种寻觅千年终是相遇的感动。索性蹲在水边的青石之上,依据斜蔓河畔的花枝遮掩,在溪水婉转的流音中,如一个贪杯的仙女般偷吸狂饮起来。饮之兴起,草丛里折几棵酸苔杆、堤堰边寻几粒山草莓,放嘴里咂摸咂摸,周身的细胞便瞬间灵动鲜活起来。
  这是一个人的醉酒。在6月的山谷里,喝的是光阴酿造的那杯美酒。
  喝久了,便有些醉意,晕晕乎乎地起身,眼神迷离,又长吁了一口气,再望望空旷渺远的尘世,眼睛便似被风迷住了一般,用手揉了一遍又一遍……光阴如酒哦!
  只是光阴这杯酒酿,那得需要时间和一个大缸才能完成。那缸起码得有一个山谷那么大,谷地周围还不能缺了高矮错综的石硼、河霸柳、楸槐之类的山石古木做缸壁;古木之下更不能少了各色开花灌木的充塞点缀,才更显严实;其它缝缝隙隙的粘合则只需要一场大雾来完成。雾气上来的时候,会灵活贯穿于谷内的任一个角落,不留丝毫缝隙,就仿佛一款强力粘合剂,把山谷封存得严严实实。缸内花草之香浸润了水汽,又粘附上雾气,彼此挨挨挤挤、肉眼难辨,却又暗中较劲、发酵,膨胀……只待在某一个风轻日朗的日子里,风与阳光齐力携手,“唰——”巨大的缸盖被解开,“呼啦啦”的酒香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动人心魄。
  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醉,山川草木是我的看客,就连云都离谷底很低很低,偷窥我一个人在喉咙里发出自己也难懂的醉语呢喃;或者内心翻江倒海,运行到表层只剩下眼里的那团雾气和眼角擦也擦不掉的湿痕。
  曾经,我不是这样的,我不喝酒,眼角也难得有些湿气。
  有一天,突然就很想喝酒,像现在这样,于是选择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日子,打开一瓶啤酒,一仰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一旁的老公目瞪口呆,从最初的惊讶、惊叹到最后的惊吓,直到看见我不停地摆手示意,才忙不迭地把盆拿来。我“呼啦啦”吐得满盆都是,继而浑身哆嗦,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开始干嚎。那是我第一次醉酒,醉酒之后形神尽失,忘了来路……后来,我便不再喝酒,而且家里的酒也都被老公藏了起来,只担心一个不小心,我又会故伎重演,把一瓶烈酒当做白开水一口气咕咚下去。再后来,看电视剧《甄嬛传》里的沈眉庄落寞地坐在深宫之内,自斟自饮,嘴里一直喃喃自语:“我也醉一回不行吗?老清醒做什么?”心下便恻恻。
  村庄的6月,我又迷上了西桥,大多时候,我都爱站在桥上看。桥是一个分界线,西通道道深谷,东接一镜平湖。目及之处,千树泛绿,万香蒸腾,光阴的酿造如火如荼。长久的端视中,便有了李白“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的凝重深邃感。侧耳聆听,仿佛还能听到明末清初爱国诗人董樵隐居王家山时在《秋日同宋玉乡曲武英饮花石峰》中所发出的声声感慨。“海色当秋碧,潮声入午平。一尊黄叶落,万里暮云生。衰老思前事,豪华变世情。溪山独不改,仍是旧逢迎。”多少的前尘往事都在光阴的流逝中化为一声长叹。就像巴金在《春天里的秋天》序里所说:“这一个春天,在迷人的南国的古城里,我送走了我的一段光阴。”而我的光阴却一直都凝固在那里,心底的那份雾气笼罩,不离不散,前接先贤,后续来者,形成了一个气场庞大且密不透气的酒罐。
  如今,站在中年的门槛上,轻启酒罐,我终是闻到了一股馨香的酒气——澄澈透明,醇厚而温暖。(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