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08|回复: 0

[散文随笔] 都将白露染芙蓉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9-27 09:04:06 |阅读模式
  □ 王艳秋
  “袅袅水芝红,脉脉蒹葭浦。淅淅西风淡淡烟,几点疏疏雨。”此时此刻,身临其境的不仅有南宋词人葛立方,还有800年后坐看清秋的我。
  错过“小荷才露尖尖角”之初,错过“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壮观,甚至错过“莲子已成荷叶老”的迟暮,懵懵然地时光飞逝,一个璀璨的夏天就这样悄然隐去,只把爱荷成嗜的我搁在了白露的门口。
  不忍走进白居易的《衰荷》,白露时节的荷花怎会不凋不残呢?分明记得处暑那几日在异乡与荷偶遇,青青莲蓬顶着丝丝黄蕊,翠盖之上遗落着最后一瓣红船。那一瞬,心底哀叹,这一季终是错过与荷的相约……
  究竟忙些什么记不得了。日子兀自流转,人也渐渐素淡成一朵紧闭花房的菊,安静等待晚秋的开启。却倏地,从天而降一方荷塘,栽植在8月的记忆里,从此“留得年年纸上香”。
  是天意所赐,抑或是伊人也效李白《折荷有赠》,“爱此红蕖鲜”?李白说:“佳人彩云里,欲赠隔远天。”所以只能“相思无因见,怅望凉风前”。伊人与我相距百里,想见也便见了,自是不用忧思惆怅。不见也如见了,让我惊对一方荷塘欣喜若狂,感念她对我的青睐垂爱,自此清供墙上,朝朝暮暮,尽日繁香里。
  极想与人分享这清秋里的芳景,却被琐事缠身多日不得。捱过白露后几天,有闲来写一幅《荷趣》,恰屋外西风疏雨,越发有置身荷塘岸畔之感,似乎夏的错过是一个伏笔,水墨丹青下的红衣翠袖更有荷的风骨瑞气。凝神沉浸于此,灵感豁然鲜活,恍若轻风拂过,画中芙蓉嫣然摇动……
  其实,茅舍百步开外的数顷荷塘仍在,我却不愿前往,毕竟现在已是“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时节了。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