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24|回复: 0

[人物] 我的古诗词老师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9-23 08:46:59 |阅读模式
  □ 秦之先
  盛泉孝爱老年大学石岛分校设立了古诗词鉴赏班,老伴是第一批学生。每逢上完课回到家里,她就不停地念叨诗词鉴赏班如何好,老师如何好,我有些不以为然。我认为,所谓的老年大学,无非是一群老头老太太闲凑在一起,说是上学,不如说是解闷,但禁不住老伴的“攻心”和“洗脑”,我想自己周末闲着没事,凑个热闹吧。
  2018年春季开学,我走进了古诗词鉴赏班。学校定的上课时间是早上8时30分,课前学生早就全部到齐。同学中有70多岁的老者,也有40岁左右的上班族;有来自北京、现居石岛的知识分子,也有辛勤劳作的打工者。看到这样一个求学群体,我自觉汗颜,他们渴望在古诗词中汲取营养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
  临近上课,毕可山老师走进教室。入学前听老伴介绍过,毕老师是老牌高材生,任语文教师20余年,中学高级教师、省级优秀教师。自2009年就开始从事诗词教学工作。2017年,分校设立古诗词鉴赏班后,毕老师又不辞辛苦来到分校任教。毕老师看到我后惊奇地问:“怎么,咱们班又多了个新学生?”老伴忙接茬介绍说:“是我老伴,让我‘拖’来的。”我说:“老师不嫌弃,再收一个插班生吧。”毕老师爽朗地大笑:“欢迎欢迎,多多益善,老师教学生没有嫌多的。”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老年大学,接触古诗词鉴赏班,接触毕老师。第一次给了我太多的惊喜,惊喜的是老师的随和与爽快,惊喜的是还有这些不同年龄、职业,不同文化层次,不同地域的古诗词爱好者聚集一堂,共同聆听老师演讲般精彩的授课,带领我们穿越时空,走进古人的内心世界。
  毕老师讲课底气十足,板书工整,他将古诗词和历史结合在一起,像讲故事一样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从他讲课的神态看,他完全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讲台,面对的是青葱少年。毕老师从三皇五帝讲到战国七雄,从秦皇汉武讲到唐宗宋祖,用中国历史的延续,来讲述不同历史时期文化的兴衰。从历史上朝代的更迭,来讲述历代政权对文化的影响。从《诗经》中我们领会到“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对后代诗歌发展的深远影响;从《楚辞》中我们理解诗人高洁的情操与黑暗混沌的现实生活的矛盾,体会诗人人格与个性的缩影。我们还领味到山水诗的风格苍劲、气势雄浑,田园诗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如此种种,使我们仿佛置身于古代文明的浩瀚大海之中。
  毕老师在授课时,喜欢以诗讲诗,讲一首古诗词的时候,又会根据古诗词的意境创作一首诗,让我们更容易理解古诗词的含义。在讲述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时,他就创作了三首诗,帮助我们理解。(其一:张敞画眉处,柔情妆镜台。游子扁舟去,严妆为谁来。其二:悠悠扁舟子,恹恹楼上人。一般相思苦,两地离愁心。其三:春去花谢留不住,夜尽月沉梦难回。明月楼上绣鸳鸯,妆镜台旁学画眉。江头江尾思不断,潮起潮落人难归。可怜青浦望夫树,朝暮摇落相思泪。)足见老师为了这堂课下了多少功夫和心血。
  毕老师在为我们讲课时,随着古诗词的意境时而慷慨激昂,时而又柔情似水。在鉴赏曹操的诗作时,竟引吭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引来同学们一阵掌声。在讲述《孔雀东南飞》刘兰芝的命运时,也曾偷偷地擦拭眼角的泪,引来许多女同学的唏嘘,老伴更是泪流满面,我也红了眼眶。
  一次我路过讲台,看到了毕老师写得密密麻麻的讲义,霎时,我的心灵受到震撼。脑海中顿时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夜深,灯下、桌前,一位老者放弃了休息时间,伏案编写讲义,虽然编写的这些东西他早已烂熟于胸,但一位老师的责任,让他不忍心去敷衍那些来自各地,不同年龄、不同文化层次的学生。他与其是在编写讲义,倒不如说是在再创作,他用自己充满激情和智慧的授课,让学生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古诗词的熏陶和浸染。毕老师常说:“按理说像我这个岁数的人,喝茶、聊天、打麻将比较正常,但我还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肚子里的这点墨水,不都倒出来总是心有不甘,有很多同事笑话我吃粉笔面儿没吃够,我觉得人在社会上有点用处挺好,自己也过得充实。你们虽然是老年大学的学生,但毕竟你们比我年轻,和你们在一起,我也觉得好像风华正茂。你们热爱古诗词,又能听我讲古诗词,我很满足。”
  是的,这是一位古诗词老师,但我觉得他是一位父亲,一位倾注父爱教你怎样做人的父亲;他更是一位智者,一位把历史融于古诗词、把古诗词融于历史并无私地传授给他人的智者。
  现在,每周六上午两个小时的诗词课竟成为我生活中的期盼,我急切地想走近并读懂这位与古人对话的老人。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