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80|回复: 0

[人物] 书香润心益一生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7 天前 |阅读模式
  □ 李晓静
  小时候,我总和父亲对着干,他说东我往西,他指南我向北,什么都和他扭着来。父亲那时在青岛工作,一年中难得回家几次。大约我10岁的时候,父亲才从青岛回来,一家人总算是可以朝夕相处了。
  父亲一生**的爱好是钓鱼和读书。父亲有个相处很好的钓友,俩人常常结伴划着小船出海,一钓就是一整天,有时还会夜钓。俩人钓鱼的技术都没得说,也熟悉家门口的那片海域,每次出海归来总是收获颇丰。现在,父亲已经年迈,划船出海去钓鱼已是不能了,唯有读书一直充盈着他的闲暇时光。我长大后和父亲的关系变得融洽也是书的功劳。
  父亲对各种书报都感兴趣,军事体育类的看,杂志小说看,连我们上学时的专业书也看。他的记忆力很好,看过的书都能讲个一二三。父亲爱读书,也会读书。这个“会”怎么说呢?比如看小说类的书,父亲读完后留在脑子里的不光是书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他更注重的是作者的语言。故事中的环境描写,主人公的心理描写,那是用不同风格的文字将我们引入其间,使人身临其境的关键所在。一部好的作品,除了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独特的语言风格也是其魅力之一。父亲看过的好书也会推荐给我,我看之前他不对书中的内容作任何评价,待我看过之后他才和我讨论,我也是在和父亲的讨论中慢慢由看“热闹”转变成深思。有时父亲会问我喜欢男作者写的书还是喜欢女作者写的?喜欢的女作者有谁?喜欢的男作者有谁?为什么?还会让我分析作者的成长环境对其性格的影响,进而分析其性格与作品风格之间的联系。有时,我们还会通过一部作品来看不同时期的社会变革,以及人们价值观的改变。好的作品既有“语言”,也有“思想”,这些都是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父亲喜爱读书往上可以追溯到爷爷那里,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常年订阅报纸。在那个一分钱也要掰成两半花的年代,农村人自己掏腰包订阅报纸是很少的,但是爷爷既不心疼钱,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依然年年订阅,父亲也是每期不落地跟着翻阅。爷爷儿时上过私塾,练过毛笔字,算得上是个文化人,他对儿女学习上的培养也是尽心尽力。知识无价,是我们家世代传承已久的家风。弟弟小时候,爷爷常常把他抱在怀里,一边哄着他,一边看报。弟弟就跟着学,到他上小学时已能认识不少字,二三年级的时候就能看《隋唐演义》,每天晚上读一个章节,第二天上学再讲给别的孩子听。
  参加工作之后,每月发了工资,我首先就是去买书。每次去书店总是从第一排开始一层一层地看,新来的什么周刊、月刊也看,但最后买的书通常都是中外经典名著。经典名著耐看,一本书可以翻好几遍,这样下班后的时间便不愁如何打发了。那些年送弟弟的生日礼物通常也是一本书。去年,儿子有个同学转去外地上学,儿子送他的礼物居然也是书——泰戈尔的《飞鸟集》。看着儿子在扉页上一笔一画地写临别赠言,我的心暖暖的。在爱书人的眼里,书是**的礼物。
  弟弟在外地上大学期间,有时给我寄包裹,会在里面塞上一两本书。我收到包裹后问他书是怎么回事?他笑说:“没办法呀,看到好书就要买,只留自己看太浪费,寄回家你和爸接着看吧!”前几年我去市图书馆办了借书证,跟弟弟说荣成也有市民图书馆了,借阅很方便,好书又多,还经常上新,以后不用再往回寄书了。近年来,市里又新增了几个读书的好地方,世纪广场的城市书房、社区的城市书屋,还有刚开放的位于市民文化活动公园的读书角,不但书的种类多,读书的环境也是宽敞明亮、高雅舒适,读书的氛围更好了。阅读在悄然间渗透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全民阅读已蔚然成风。
  突然记起有次回家,刚进小院就听到屋里父亲浓重的荣成味读书声,我偷偷地笑,知道一定又是父亲读书遇到了精彩的章节在与母亲分享。我站在窗外,静静地听着,不忍心打扰屋内正沉浸在美好故事情节里的二老。待一个章节结束,推门而入,果然如我想象中的画面,年逾古稀的父母安坐在炕上,两个人的鼻梁上都挂着老花镜,父亲还在感叹作者的真情实感,母亲则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听父亲讲解。多么安详甜美的画面……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