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16|回复: 0

[人物] 父亲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9-9 09:03:10 |阅读模式
  □ 杨清燕
  傍晚,窗外灰蒙蒙的,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一样,不一会就下雨了,雨水夹杂着海风使劲地敲打着窗棂。
  14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雨夜,父亲离世。而那一天,正是我的生日。
  父亲患肺癌,发现时已是晚期。因无法医治,我们隐瞒他说是肺炎。于是,父亲就这样依旧和老友下棋或垂钓或闲聊,依旧爱吃肉,直至一年后病情恶化住进医院。得知病情后,日渐衰弱的父亲常常坐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发呆,而我也会望着父亲发呆……
  今年清明节,我一个人去了莫干山,在那依山傍水、鲜花盛开的的地方给父亲写了一封信,然后将那文字深埋于大地。当我手捧一束野花,在朝阳的霞光里仰望远方,我突然感觉到时空的晨雾笼罩在眼前,恍惚间,在山脚下弯曲的小路上,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怀抱着刚刚采摘的野花,背着带给外婆的点心,一路欢笑、欣喜。而使劲蹬着自行车,满身是汗还时不时回头看我的那个人,正是父亲。
  刹那间,记忆的闸门打开,思念像泉水般流淌,父亲啊,父亲啊,我终于在山水田园的感召中开始把您追忆。
  儿时眼中的父亲是位特别爱干净、特别能干的人。放学回来总是看见父亲在擦地或给家具擦灰尘,桌上也早已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父亲是军人出身,在部队养成了雷厉风行的习惯,在家里干活也是又快又干净。记忆中,全家人的衣服都是父亲洗的,我们姐弟出门穿的衣服总是干干净净的,还能闻到晒过太阳后清爽的味道,那就是父爱的味道吧!
  父亲的手很巧,正因为他的巧手,让我和弟弟的童年充满着无穷的乐趣和幸福。
  每年春天,父亲都会为我们姐弟俩做风筝,风筝支架全凭父亲的想象,龙骨用竹子做,刀工精细。父亲给我做的是蝴蝶风筝,给弟弟做的是蜻蜓风筝,他带着我们到山上放风筝,蝴蝶和蜻蜓是多么自由啊,就像我们的童年一样快乐。
  夏天,父亲会为我们做捕捉蜻蜓的网,用白色纱布做,竹竿笔直笔直的。好看的蜻蜓只要从眼前飞过,我就会用竹竿网对准蜻蜓,只要在空中一挥,然后向后一卷,美美的蜻蜓也逃不出父亲做的网。
  冬天,父亲会为我们做冰车。那跪在冰车上并用冰锥子扎住冰,然后使劲向前用力滑的场景让我怀念至今。
  每年正月十五,父亲还要为我们做灯笼,红纸糊的灯笼。父亲会在纸上画一些很好的图案,中间放上蜡烛。父亲做这些玩具的时候,我和弟弟每每都会围在父亲身边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有时候还要争抢着要自己喜欢的。做完一个我俩一般不抢,都等着看下一个是啥模样。而父亲总是笑呵呵地看着我们说:“学着点,做啥都要认真,只有认真才能做好。”小时候,心灵手巧的父亲就是我和弟弟崇拜的英雄,他那辆“永久”牌自行车就是我和弟弟上学放学的专车。曾经,父亲骑着这辆车带着我们姐弟俩游遍了家乡的每个角落,角落里流淌着童心童趣欢乐的歌。
  环境越来越好,可是父亲的脾气却不知怎么越来越暴躁了。父亲在我上初中的三年里经常打我。后来母亲说我挨打时就梗着脖子硬挺着,扭着头坚决不服软,越打越倔强。现在想起来我挺气人的,估计父亲是被我的态度气得不行才打我的。记得那年毕业前的模拟考试没考好,我已经很难受了,可是父亲知道后不但没有安慰我而且还猛踢我一脚并骂我没出息,让我的自尊心严重受挫。我哭了一晚上,从此发奋读书,立志走出家门,让父亲瞧瞧我的“能耐”。而最终我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那段时间,我和父亲渐渐疏远。
  可是上师范学校后我又改变了对父亲的看法。入学那天是父亲开车送的我,足足开了四个小时的车,把我送到学校后又帮我整理行李。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我的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从此远离家乡的我开始多了一份对家人的牵挂。我和母亲常常通信,和父亲的关系慢慢缓和,父亲对我也越来越好,说我懂事,从不乱花钱,他还常常带上我爱吃的零食去学校看我。
  那时上师范学校是给补助的,每个月我都省吃俭用,过年过节回家时就用这笔省下的钱给家人买礼物,或者把钱交给父母。父亲越来越感受到女儿的孝顺,逢人便夸,说女儿是他的骄傲和自豪。是的,我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毕业后,我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
  父亲很善良,困难时期,有一次他钓到一条二十几斤的大鱼,回来就分给了全楼的邻居吃,至今老人们依旧念念不忘父亲的好。姨母家困难,父亲知道后会慷慨解囊,有时候一多半的工资都送给了他们。父亲做的“杨氏白菜蒸饺”,皮薄馅大,可谓一绝。父亲也是我女儿眼中最可亲的人。父亲待人热情、工作认真,就是脾气总也改不了,要是犯上倔,谁都说不服,只有我一劝就好。父亲喜欢开车,部队练就的高超车技使他开车30载从未出过事故,只可惜父亲没有开过我的私家车。弟弟说父亲临终前眼里含着不舍,一直念叨:“你姐的生日别忘了……”
  那个雨夜,父亲一个人安静地走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窗前的雨珠被风吹得伤痕累累,纵横流淌。我安静听着古琴曲《忆故人》,脑海里却一片空白,只有《别父》这首诗清晰地印在窗上:“清风蓑雨雨纷纷,正是人间换景新。熟晓天堂传诏令,仙幡度我父亲魂。”
  父亲啊,永别了!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