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90|回复: 0

[散文随笔] 开学又忆“包书皮”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9-3 09:01:13 |阅读模式
  □ 江初昕
  新学期开学最开心的就是能领到散发油墨香的新书。过去,新书领回家,一定要用书皮儿包好,这样就能保护新书不至于被弄脏弄破。“书皮”这一名词对于现在的许多孩子来说似乎有些陌生,然而,对于出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许多中青年人来说,却是学生时代最特别的记忆之一。
  包书皮**用牛皮纸,不但纸张硬,而且很服帖,其次就是面条包装纸,最次的估计就是用报纸了。那个年代,好的包书皮纸张很难寻到,常见的就是用包面条的外包装纸。面条下完了,将外面卷成圆筒形状的纸小心翼翼地拆开,用手捋平,放在床铺底下压平整,就可以用来包书了。还有一种包中药的外包装纸,材质是牛皮纸的,用这样的纸包书皮会带着一股淡淡的药味,还能防止书籍被书蠹虫蛀坏。
  包书也是一个技术活,先将纸张对折后,找出中轴线,将新书放置于中轴线上,用笔做好记号,然后用剪刀剪出一个长方形的缺口。再将新书放置中轴线上,依着书本的扉页大小折好,把两个书角另外叠出一个三角来加固;最后,还要把包书背的部分按照宽度剪去多余部分。如此,书皮就包好了。书皮包好后,还要放置重物下压一晚,这样,书皮儿边的棱角才能折得紧,变得服服帖帖。
  书皮包好后,一般都要在书皮上写上“语文”“数学”等科目的名字,这项工作一般由父亲来完成。父亲叫我磨好浓墨,抽上一支烟,喝上一口茶,然后拿起一根狼毫笔,饱蘸墨汁,在刚包好的新书上写下科目名和我的名字。父亲的毛笔字刚劲而工整,墨汁浓稠而饱满,为这个刚包好书皮的新书增添了些许古韵。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要找一张好的书皮儿绝非易事,有的时候还会为一张包装纸而大打出手。记得那次伯父探亲回家,从外地带来一盒糕点给祖母。祖母自己舍不得吃,打开叫来五六个孙子一起分享。糕点很快被抢食一空,剩下的就是空盒子和外面的包装纸。堂哥早就看中了那张牛皮纸,等大家吃完了糕点,就偷偷把牛皮纸折好,打算私藏起来。堂哥的这些举动都被我看在眼里,等人少的时候,我就向堂哥要。堂哥当然不给,转身就走。我赶忙上前抢,不想,“哗啦”一声,一张好好的包装纸被我撕烂了。堂哥怒不可遏,转身要打我。我便哭着到母亲那里告状,谁知,母亲听了反而训了我一顿,说我这件事做得不对,命我反思。当时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长大以后,我渐渐懂得了母亲的一片苦心。
  老师常说,看一个人爱不爱学习,就要看他爱不爱惜课本。所以曾经一度,班里很流行比谁的课本比较新。甚至有些同学故意去借高年级同学的旧书,然后将自己的课本珍藏起来不舍得用。学期过半,有的人按捺不住,早早地把书皮儿扯掉,崭新的扉页便出现在眼前。有的女孩子保管细心,整个学期结束了,书皮儿依旧完好如初,叫人羡慕不已。
  现在,学校周边的小卖部里都会出售一种塑料书皮,只要把书套进去就可以。这种塑料书皮上还有可爱的卡通图案,既美观又方便。只是,看着货架上五颜六色的卡通书皮,我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应该是我们那个年代亲自动手制作书皮的乐趣,或许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惜,亦或者是其他什么。想到这里,心里不免怅然若失起来。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