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79|回复: 0

[散文随笔] 路,在脚下延伸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8-30 08:56:40 |阅读模式
  □ 王海荣
  那条小路最近经常进入梦中,那是几代人从村里通往镇上再往市里**的一条小路。需要努力回想,不断拼接才能在脑海中把那条小路拼凑而成。
  我家住在村西头,经过生产队时划分的粮场,再往前走大约百米就到了那条小路。路的两旁是庄稼地,下了一个小陡坡,在地势低洼处向北眺望,便可看到崂山东水库。那时的崂山东水库不仅是农民干旱季节的水源地,也是孩童网鱼兜鳖,妇女洗衣濯衫的好去处。再上去一个小坡,路的两边是茂密的松树林,越过南边的松树林就是御驾山,路北便是雄伟的大崂山了。
  两座山之间的这段路有些难走。那时,路北的崂山东南角是可以开采的。开采时炸飞的小石子经常落入这段路,所以每次走这段路都很颠簸。路两旁是邻近几个村的祖辈墓地所在,每每经过,都凝神静气,即便是再顽劣的孩子也不敢大声喧闹。经过这段路,大多都是结伴而行的,若实在没有同伴,必定会目不斜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骑着自行车穿过,不敢有丝毫的迟缓,车轱辘转动的速度犹如哪吒的风火轮。那种心惊胆战,至今记忆犹新。
  若遇到矿区点燃炸药爆破就不会那么畏惧了。因为,点燃炸药之前的一段时间,会有乡亲从山上下来,在这段路的东头和西头拦截过往乡亲于安全区域,我们总会看到那些石子落于小路、落于树林,待炸药燃爆,碎石落完,完全安全再放行。
  过了这段路往前大约50米,路南是崂山磷肥厂,路北是崂山建筑公司。挨着建筑公司是崂山革命烈士纪念塔。记得小学的时候清明曾随老师一起列队向英烈敬献花圈,那些英烈故事和师生们亲手制作的花圈,总在经过这里时被记起。
  再往前便是一段又长又陡的坡路了。陡坡两旁是大片的庄稼地。遇到大雪的日子,这个陡坡总是让人欢喜让人忧。顽劣的孩子会贪玩这一地冰雪忘了回家的时间,而为了生计出门兜售海货的乡亲就犯了难。遇到大雨的天气,这个大陡坡会被雨水冲刷成一条条小沟渠,幸运的话还可以捡拾到上面果园里被雨打落的青苹果,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捡到一只青苹果也是莫大的欢喜。
  下了大陡坡,前行大约200米就进入大路。大路很宽敞,顺着大路向南去往石岛,往北就到了镇上、市里。这条村民出村的必由之路宽不过七八米,两边杂草树木丛生,没有路沿石,若遇到拖拉机经过,我们就得侧身推着自行车站着不动,才能彼此错过。就是这样一条小路,搭起村里人与外界连接的桥梁。也许,在村里几代人的意识里,这条路原本就是这样,也应该一直就是这样。
  “忽如一夜春风来”。改革开放的讯息吹遍了祖国大江南北。“要想富,先修路”,小路开始修建了。为保青山常绿,采石厂首先被封闭,磷肥厂也搬迁至工业园区。小路南边的坟墓被豁达淳朴的村民搬迁至指定林区。小路开始填洼补平,向两边加宽延伸。经过几年的努力,如今的小路变成了宽敞的柏油马路,路中间和两边都有漂亮的绿化带,四季常绿,时有花开。绿化带两边分别是两车道和人行道,每到夜晚,路两旁的街灯亮起,犹如两条长龙,一直蜿蜒到村东的海边,与环海路上的街灯完美融合。
  国家对农村实行“村村通”的利好政策,让小路变宽变长,村里人的日子也越来越富裕,大家的出行工具由小推车、自行车、拖拉机慢慢演变成电动车、小轿车。通畅的道路给物资的流通带来了**的便利,大型机械进驻,在海边盖起了冷藏厂、海产品加工厂。人们打捞上来的海鲜产品第一时间存放在冷藏厂,汇集到一起等冷链车辆到来,运往祖国各地。如今在我们村,出了村东头便是环海路,通往石岛码头,出了村西头便是省道、高速公路,通往各地市。出行的便利让乡邻们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富足了生活。村里上了年纪的乡亲,时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幸亏赶上了好时代,能看到这么大的汽车进村,还能坐着公交车出去看看,真得感谢政府啊!”
  现在,每每回家,行驶在这条宽敞的柏油马路上,我总是心旷神怡。那条记忆中的小路并没有消失,它变得更包容、变得更强大。它虽从过去走来,历经风雨,却如一位蓬勃向上的青年,意气风发,它见证着时代的变迁,延伸至未来,以高昂的姿态带着村民走在欣欣向荣的康庄大道上。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