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32|回复: 0

[散文随笔] 吃瓜季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8-28 08:27:54 |阅读模式
  □ 苏敏
  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夏天。
  似火骄阳把杨树叶烤得打卷儿的午后,“突突突”地吐着烟气的拖拉机,或者一匹恹恹欲睡的老马拉着的马车,满载着一拖斗的大西瓜,从不知哪里就突然冒出来。
  不用车把式吆喝,自然有邻里四坊的大人,拎着买瓜标配驼色大麻袋,聚拢在瓜车旁,然后叽里呱啦地讨价还价。
  西瓜的价格从几分钱一公斤,不知不觉涨到一两毛钱一公斤。一般都是以本地自产的瓜为主,这个便宜些。但小时候的我以为,能留到中秋节赏月时节吃的动辄二三十公斤的大枕头形状的瓜,都来自六连,这个让我觉得亲切的地方。
  大人肩扛手抬,和卖瓜人一起七手八脚把装满西瓜的大袋子过完秤,付完钱,送回家。然后剩下的事就是孩子们上了,娃娃们会收到大人的紧急动员令,家里的每一个床底下,会瞬间被大大小小的西瓜塞满。大孩子会负责统筹指挥,仔细查看西瓜有没有伤口,有伤的放一边,瓜皮结实完好的会尽着床底深处放。小的们抱着、爬着、滚着,人喊马嘶。一会工夫,上百公斤的战利品就全部归置到位。吃瓜群众又可以吃上一阵瓜啦。
  吃瓜,在我家是很少会切片的,都是拿爸爸的大号西餐刀,咔嚓两半。不管吃的完、吃不完,一人抱一半,拿着长柄椭圆金属勺,手起勺落,正中靶心,开吃。汁水淋漓,酣畅快意。唇边粘着瓜籽,来不及吐。半个瓜见底,一个个小肚已经滚滚圆,又吃不下奶奶的晚饭——南瓜花汤了。
  漫长的暑假,就在吃瓜中过去了。
  四季分明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人心里对该干啥了倍儿明白。时令过了小暑、大暑,立秋来临,就预示着暑期已过大半。可暑假作业一般这时候才会被迫纳入我的视野,给我这个淘气贪玩的二丫头脑袋上,套上一个小小的紧箍咒。
  处暑过后,新学年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候的西瓜已经在小孩子心目中渐渐失去了“网红”的地位。暑气渐散,西瓜开始吃不动了,拉瓜的车也渐渐来得少了许多。
  直到有第一丝秋风,送来凉爽。疯了整整一个盛夏的孩子们,开始穿上整洁的蓝裤白衫,背上装着没有赶完的暑假作业的绿书包,戴上红领巾,回到了校园。
  没有了孩子们参与的夏日西瓜大战,在无声无息中落幕了。拉瓜车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里时,西瓜已经是瓜地尾货,价钱会小幅反弹一下。但是人们会坦然接受,毕竟过了中秋,再想吃西瓜,就要等来年。
  只有一种情形会有特别,那就是家里会有个别耐储的西瓜,会顽强地留到深秋寒霜降,甚至有个别硕果仅存的能够撑到白雪飘飘的初冬。
  在某一个炉火熊熊的夜晚,家里的土火墙边整齐地竖着孩子们白天里踩雪的棉鞋,嘶嘶地冒着白气,那是冰碴雪渣融化的声音,仿佛阵阵快活的絮语。吃完晚饭的一家人,闲坐桌边,爸爸会突然从我们都遗忘了的哪个角落里,神奇地掏出个青绿花纹已经缩皱的西瓜,切开来,虽然瓜瓤已如棉絮,但仍会散发出刚割过的青草地一样的清新气味。
  我知道,那是夏天留下的味道。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