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40|回复: 0

[散文随笔] 心中的纱帽顶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8-26 08:54:06 |阅读模式
  □ 张玉春
  提起纱帽顶,老石岛人都知道,那曾是石岛的制高点,是一个地标性的建筑。纱帽顶南面是一个缓坡,北边悬崖陡峭,远观像古时官员戴的乌纱帽,故而得名。有人说由于规划建设需要炸石头,将东边帽翅炸掉了。也有人说,一南方人看中此石的风水好,将帽翅用船运走了。所以,我小时候看到的纱帽顶是不带帽翅的纱帽状。
  纱帽顶上有一个木质结构的凉亭,飞檐翘角,雕梁画栋,瓦当图案精美,由六根朱红色的柱子支撑,亭内有一石桌,环绕六个石凳,顶部雷公柱从大到小,串了五颗圆木球,像一串倒置的冰糖葫芦或一串大珍珠。
  去纱帽顶的小径狭窄而蜿蜒,东边紧邻着原石岛公社西山大会议室,顺着会议室三十多级高大的台阶上去,向西一拐攀爬着就上去了。纱帽顶位于石岛街和姜家疃的交界处,离我家和学校都很近。那时候学校开展勤工俭学,我所在的小组负责采集班级里的兔子草,我们几个女孩子每天一放学,背着书包直接去纱帽顶周围采兔子草。我们总是先在亭子里四处张望,看那村落里纵横交错着铺满石头的小巷,低矮的石墙麦草房的民居。看够风景了,我们就在亭子里写作业,然后开始采兔子草。亭子里一年四季风都很大,有一次,我的书被风刮到崖下面去了,我哭着回家,却挨了母亲好一顿骂,说我嘚瑟得不知姓什么了,写个作业还要跑到纱帽顶上去,我扭着脖子犟嘴:“不是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吗?”一句话倒把母亲逗笑了。
  再后来,来亭子里望风景,麦草房逐渐地换成了红瓦房了。上世纪70年代,开始建造石岛渔港,这在石岛可是头等大事,建筑工地上为安全起见,不让闲人入内。我们几个玩伴经常登纱帽顶,看那日夜川流不息的大翻斗车拉石头,那么大的一车石头倒进海里,只是起了一层烟雾,溅起一簇巨大的浪花,就什么都不见了。有一次,一个同学偷拿来她爷爷在部队时的望远镜,工地里的场景立马近在眼前,一艘巨大的挖泥船,喷射着翻滚的泥龙扑向岸边,周围有人在拾捡着吸上来的鱼蟹蛤蜊。我们立刻商量着回家拿器具,也要参与其中。我们巧妙地躲过看门大爷,来到现场,泥沙夹带着活蹦乱跳的鱼蟹不断喷来,我们在边上迅速捡起,但也被溅得满身泥水,一会儿就捡了半篓子。这时,几个工作人员赶来,我们就一哄而散。当我回到家里,正眉飞色舞地显摆我的战利品时,母亲一个巴掌就掴过来,说我不知深浅。我一下蒙了,心里那个冤,好长时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勇敢地干了这么好的事还要挨打,现在想来倒是有些后怕。
  18岁那年我毕业了,儿时的玩伴有的要参加工作,有的也要启程去外地上大学。我们相约来到纱帽顶,每人都从家里带来了好吃的。站在亭子里,视野还是那么开阔,港口更加宽广,三面群山环翠,三五层的楼房渐渐地多了起来。我们吃着玩着,无拘无束地说笑着,讲着童年的趣事,唱着流行歌曲,有淡淡的离愁,但更多的是豪情,畅谈着不知天高地厚的理想和未来,那日太阳都落山了,我们才离开了纱帽顶。
  1984年,我和我先生确定了恋爱关系。他说想看看石岛全貌,我就带他来到纱帽顶。那天已经有了秋的凉意,亭子里的风很大、很凉,但我的心确是暖暖的,我觉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美妙的乐曲一样动听,像沁人心脾的泉水那样清新,我们憧憬着美好的生活,一起学习、一起写作、一起进步,将来还要合作写书,纱帽顶见证了我们的爱情。
  儿子3周岁的时候,要从老家接到石岛上幼儿园,坐上车离开村子时就开始大哭大闹,快出村头时我回头看了一眼,见他奶奶还是在不停地用衣角抹泪,我心里一阵酸楚,情不自禁地流泪了。回来后,给他什么都不要,怎么哄也哄不好,就是哭。没办法我就带他来纱帽顶玩,可他趴在我身上一步也不走,我累得汗流浃背,纱帽顶的小石径数不清走过多少次了,今天觉得是那么漫长。纱帽顶中部,是一个天然平坦的巨石,周围居民在上面晒了一些萝卜丝儿,巨石上不知是谁用水泥打了一个像榻榻米一样的平台,我称之为“小炕”,我把儿子放在小炕上,指着巨石上的石刻教他:这是“毛主席万岁”,那是“山明水秀”一遍遍地教他念。他来了兴趣,不哭了,跟着念了起来。登上纱帽顶,我扶着他站在凉亭的石桌上,指给他看,那波光闪闪的大海,那苍翠欲滴的高山,那是楼,那是房,他要上的学校在什么地方,我们的家在什么地方,他终于有了笑声,玩上瘾了,不想回家了。
  当我开始动笔写“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时,我思虑再三还是选择了纱帽顶,因为这里承载着我太多的记忆。
  怕夏日的阳光晒黑了老脸,傍晚我登上了纱帽顶。这里略有修缮,小径用石头铺了,石阶用水泥抹了,还砌了个小池塘,巨石上的石刻已见斑驳。我努力搜寻着记忆深处那熟悉的感觉,用手摸索着立柱、石桌,心潮难已,泪水盈眶。极目东眺,大海一望无垠,又是一年休渔季,石岛港千艘渔船停泊,万根桅杆旗飘;西望重峦叠嶂,如油画般的大气静美,夕阳已经落山,天空留下几片金缕云衣;环山公路南北相连,一座高架大桥人来车往。游目骋怀,我顿感天高地阔,心旷神怡,虽然高楼林立,不时地隔断视线,但纱帽顶永远是我心中的制高点。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下这美丽石岛的景色,配图作了一首七绝诗。回家细细翻看,觉得小诗不足以表尽我的心音,遂改写成一首《念奴娇》,借以抒怀。
  石阶小径,暮登纱帽顶,凭高临眺。
  沧海无边天际远,群岭起伏环绕。
  万里长空,落霞几缕,枕倚西山坳。
  飞桥一架,贯通双洞隧道。
  遐念翻动心潮,重游百感,岁月流多少。
  曾立危亭谈梦想,浩气尽盈襟抱。
  迢递归来,风光旖旎,细数家乡好。
  望中石岛,淡烟如画轻袅。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