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67|回复: 0

[散文随笔] 热闹的街市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8-23 08:54:17 |阅读模式
  □ 龙红
  在演奏锅碗瓢盆交响曲的傍晚,我喜欢打开窗户聆听商家的叫卖声,更多的时候是借口买棵葱、买把菜走向街市,共享这热闹。
  一条由东而西的大道横贯小区,大道两旁的人行路段便是小区最方便的生活超市。虽然超市中的物品没有多少名品,却有着城里人心心念念着的田园菜蔬、海鲜海味。
  路南是田园区。坐在路边卖菜的多是些老大爷和中年妇女。他们每人坐一个小马扎,面前整齐摊摆着几个紫色的茄子、几把鲜绿的油菜、几袋热艳的辣椒、几根嫩黄瓜,这都是自家小园里种的纯绿色食品。民以食为天,食以绿为珍。面对着这小园里的绿色,我有点诧异:就这么点菜,怎么够卖?怎么值得从农村跑到城里来卖?卖了又能卖几个钱?这小本生意小到这样,真是个“袖珍本”了,感觉颇为可笑。而当我来来回回数趟后,我的诧异可笑全没了,只留下了悦目与赏心。
  你看,他们个个喜笑颜开乐滋滋,全无劳作的辛苦和奔走的疲惫,而是以恬淡闲逸的神情守着各自的“袖珍本”,惬意地话着家常:
  “俺村的小高层盖好了,过了年就搬进去。”
  “俺村给俺买了养老保险,不愁没儿养老了。” 就连谁的儿子买了轿车,谁的闺女生了孩子,谁的孙子上了大学,谁的外甥找了对象,都令他们其乐融融。尤其是那些中年妇女,说到开心处会将抱着的胳膊刷地松开,继而一个合掌,后笑得前仰后跌。有没有人来买,他们丝毫不在意,只在意她们的快乐。若是有人问价,她们会带着笑容,用土生土长的荣成话推荐着自家的果蔬:
  “刚摘的,没牙也能吃,稀嫩的。”说着递给人家一根黄瓜请人家品尝。当面前站的人多了,她们的双手就会忙碌起来,依旧面带笑容,话语虽带了些商家的内容,味道却是甜美的。
  “用着点儿么?”“择过的,拿家去洗几遍就行了。”若遇上个细致挑剔的买主,挑着选着比量着哪把菜多些,哪根黄瓜嫩些,哪个辣椒标致些,她们也不嫌烦也不制止,只要开心就好。如果遇上个脸儿熟的,她们就会连招带呼地就把你引到身边,这可不是让你掏腰包买东西,而是她有了新发现:“有日子没看见你了,又去哪儿逛啦?”我经常被她们这样询问着、关注着。每每听到这声询问,享受着这温情关切,心中便生出温暖:下次出游可得向她请假哦!
  看着街市上的一张张笑脸,我的眼神由温暖变为尊敬。他们普通无闻却又不可或缺,是他们构成了这个小城纯洁的底色,是他们给钢筋水泥的街市带来了厚朴和润泽的呼吸。他们的商品虽然是瓜果蔬菜,精神却是美好高尚,谁能说这不是一幅原生态的民间艺术画卷?
  目光至此,我该转向路北的海鲜区了。海鲜摊主大多是中青年男子。他们全站立在各自的摊位前,每个摊位的种类又各有不同,有鱼摊、虾摊、贝摊、蟹摊、藻摊,每个摊的品种又是丰富多彩,满眼望去都是渔家汉子耕海牧渔的幸福。
  这里的叫卖声不像老北京胡同的叫卖声那样含混复杂、拐弯抹角,而是直接朴素、干脆利索:
  “溜鲜的鱼,快来买呀!”
  “透肥的蛤,十块钱二斤。”
  这种叫卖声是用一种叙述的语调直接告诉你他的东西有多好。这声音极具渲染力,如果你不买也没关系,并不会影响他们继续叫卖。偶有个别买主觉得这叫卖声有些夸张,于是走上前,扒开鱼头两侧细看,鲜红的鱼鳃证实着新鲜,于是称斤蛤买条鱼,用手机“扫一扫”付款,伴着“下次再来”“走好哈”的热情离开摊位。
  听着这声声清脆悦耳的叫卖声,我的心情也变得舒畅,我想我听到了一首美丽的经济跃进号角与发展和谐音调相映成趣,共同奏响城乡繁荣的交响诗……
(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