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998|回复: 0

[征文选登] 忆·乡音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6-20 10:13:36 |阅读模式

untitled.png

忆·乡音
刘君宇

我生在荣成、长在荣成,这座小城见证了我的成长,承载了我最热烈的乡思。方圆寸土之间,描绘着时代飞越发展的写意,寄予着一代又一代人生活的情怀。转瞬回首之际,一眼望穿的是滨海生活图志,真实而缤纷;声声入耳的是童年乡音,真挚而纯朴。

海边微风起,掠过这里的一叶一树、一砖一瓦,划过一片心海,漾起回忆的层层涟漪……

“磨刀,磨剪子咯……”“收头发,收辫子,收长头发……”走街串巷的手艺人穿梭叫卖着各种特色把式,引得年幼的小孩子紧随其后张扬几声童稚的回喊;站在街头村尾,循着黑炮筒似的爆米花机轰鸣一声,爆出无数甜美的味道。卖爆米花的老人摇动着手把,和四周围观的小孩子逗乐几句,勾起孩子味蕾的甜美记忆,缠着大人多买一些。“来啦,来啦”,老人拿下“炮筒”,对准身边放好的蛇皮袋子,拉下把手,“嘭”地一声,孩子四下飞窜,大人们也一脸笑容地捂着耳朵,拾起满载的蛇皮袋子,不时往身边孩子嘴里塞上一把,喜笑颜开地满载而归。

奶奶也拎着一袋满满的爆米花摇开门栓,三步并作两步地迈过小院,拨开堂屋门口的珠帘,透着隔开房间与正屋的半扇玻璃,冲披着床单正沉迷于武侠电视剧中的我喊话:“孙女儿,豆腐不吃?晚上给你烙着吃?”无暇顾及他处的我随意点点头,并没听清奶奶说的什么,只余耳边隐约传来“豆腐,豆腐,热乎乎的新鲜豆腐”的吆喝声。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晕染着一座连一座的平房,在归家的人们身后留下一道道昏黄的剪影,烟囱中飘散出柴火的烟气,小院外传出家长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伴着千家百狗此起彼伏的汪汪声。我坐在厨房门口的小板凳上静静地扒着手里的蒜头,身后的爷爷神秘地说给我带了好东西。

在奶奶看不见的角落,我欣喜万分地接过爷爷带回的5毛钱一包的辣条。爷爷捡起地上被我抛弃的蒜头,坐在灶台前,一边继续扒蒜,一边往灶台里扔着柴火,而我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躲在桌子底下“嘶拉嘶拉”地享受着我的美味。晚饭在露天的小院中进行,奶奶给我夹着焦黄的煎豆腐,谴责着爷爷给我带辣条的不良行为,爷爷抿一口自家酿的小酒,就着深厚的斗争友谊和我偷偷对视一眼,有滋有味地吃上一口拍黄瓜,享受地晃着脑袋。

时间的无情之处在于,不知不觉我长大了,不知不觉他们老了。

时光的荏苒我们捉摸不透,无迹可寻,**能刻下时间印记的是那一片片砖垣瓦砾,那一丛丛生而不息的野草树木,它们以智者的姿态静守这一方天地,旁观这人世变迁,见证着时代发展,它们等待日升月落,历经四季更迭,看着那些承载记忆的平房变成残垣断壁,然后崛起一座座高楼大厦;曾经仅能依靠一根电话线才能维系的远方如今在视频电话中可以细细描摹那些熟悉的音容笑貌。我们不再困守一隅,仅因交通不便对“外面”的世界望而却步,高铁提速的喜讯频传,让诗与远方,爱与亲情都不再遥远。

“90后”的我们已经在奔三的道路上徜徉不返,年少的疯狂沦于沉稳,那些专属于“90”一代的童年回忆已镌刻在历史的轴卷,再回首,了叹一声年少轻狂不知愁。

四年远游求学之路临近尾声时,同学邀我一起去大城市打拼,美其名曰到未曾到达的彼岸晃荡晃荡,也不虚四年恩师倾囊以授,不枉考前突击的一个个难眠之夜。我一笑拒之,我不因远方的未知而迷茫推诿,只是心里有牵挂,挂念着500公里外时刻心系我衣食冷暖的亲人,不舍这座养育我20多年的城市。咸涩的海风吹过的每个角落都印着我呼吸的痕迹,风来,风去,耳畔乡音犹在。

带着这份眷恋,我回到荣成,依然听着街坊四邻“这些日子弄么去了”的问候,感受着在这座小城里努力生活的人们的热情与质朴。我生活在一个**的时代,这源于上一辈人的辛勤耕耘,我愿意创造下一个更好的时代,让这份眷恋持续下去,待策马风流后,少年荣归,乡音未改。
(掌上荣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