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892|回复: 0

[人物] 那些温暖生命的守望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12-20 08:22:23 |阅读模式
  □ 杨雪梅
  “很难想象,风火如你,竟能用20年时间与那些特殊孩子谈一场不温不火的长期‘恋爱’,你到底长了颗什么样的心?”老友久违的问候,亲切中杂夹着不可思议。
  回望这条磕磕绊绊的特教之路,有过不被理解的酸涩,有过无法超越的迷茫,有过跌倒后的苦痛,有过挣扎下的伤痕。惟独没有的应该是一颗逃离的心。如果可以,我愿将这颗守望之心命名为“师心”。这颗心,是我青稚的成长路上,一份温柔眼神烙下的坚定,一份殷殷叮咛流淌的清音。那些温润了我成长的老师,他们的心至今仍鲜活地跳动在我的胸口。
  他的柔软,我的追随
  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总是喜欢围在他身边,问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他便笑着一一回应,阳光下,眉眼间闪现着的全是和暖的光。这是我的田老师,因师范毕业,他走到了我们的中间。
  在那样一所“村小”里,我们见到的都是照顾完地头又回转到课堂上看管我们的代课教师,他们看到的世界和小小的我们没什么不同。可田老师不一样,他的头脑里装着我们从未见过的精彩,他的讲述里有着将我们目光延伸出去的斑斓,他的课堂上,我们是一个个渴求拔节的小苗,他的课下,我们又变成了围在他身边的皮孩子……
  那个阴冷的冬日,我同往常一样再次踏进教室,却发现已经没有了田老师笑着迎接我们的身影。在一次次伸长脖子又一次次缩回的失落中,老校长敲了敲桌子:“田老师被条件更好的中心学校要去了,以后你们的课我来上,大家先上自习,我一会儿就回来……”
  不知是谁“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顷刻间,十几个人已经在教室里伤心成一团:“田老师这是不要我们了吧!”“他怎么舍得说走就走呢,周五的时候他还说要是古诗背得好,他就带我们去操场上游戏呢!”……沉郁的气息笼罩着教室,寥落的是一颗颗无处安放的心。
  “听说老师家在我姥姥邻村,要不咱不上课,去找田老师?有十几公里路,你们走得动不?”班长一声提议,瞬间就引发了集体的“逃课”大行动,没有人去思量这一大群孩子不见后学校会乱成什么样,也没有人知道十几公里的路到底有多么长。天近晌午,一路连蒙带打听,我们终于找到了田老师的家。
  “怎么,怎么是你们这群小家伙,你们这是走着来的?”被惊到的田老师拉着我们的小手一个个打量着,满眼含泪。那一天,我们吃到了老师亲手做的午饭,还带回了他的一个保证:“老师不去中心学校了,再陪你们一年半,陪着你们小学毕业……”
  几年后,如愿循着田老师的足迹走进师范院校后,我写下了这样一封信:“我愿做个像您一样心灵柔软的老师,呵护每一份成长!”那信,是给田老师的,也是给我自己的。
  她的信任,我的方向
  “峰的文具盒丢了!”这个消息不亚于一个爆炸性新闻,要知道,那可是他舅舅从国外带回的,推拉开来,有华丽丽的三大层。“周末就放在桌箱里,肯定被你们班的哪个穷学生偷去了,门锁着别人可进不来。”峰的妈妈站在教室门口,不依不饶,非得究个水落石出。
  雷厉风行的教导主任在班上几番盘查后,最终将目光锁在了我身上。“就你有教室钥匙,周天还来过学校,快把东西交出来。”见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辩驳否认,主任的气势愈加威严起来。
  瑟缩在角落里,任巨大的恐慌将我淹没,除了班主任,只有我身上有教室的钥匙,周末来过学校拿书也是不争的事实,我百口莫辩,想着老实巴交又家教严格的父母若被叫到学校,必定会先不分青红皂白将我暴打一顿……那一刻,没有人能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眼里,看到的世界会有多么冷酷而灰暗。
  “肯定不是她,我的学生我了解。”伴着清丽的声音,一双柔软的手匆匆为我抹去泪痕,又连忙将我挡在身后。“若找不到,我来赔,但你们不能冤枉孩子,她不是这样的人!”是开会刚刚返回的班主任肖老师,她的坚持与笃定,将我从刚刚的水深火热中拉了出来,在“她来赔”的保证下,一场风暴总算过去了。
  半个月后,有人在邻村一个顽劣男孩手里发现了那个曾经无比华丽如今已被大卸八块的文具盒。“你们窗栓坏了,那个破教室谁还进不去!”男孩一脸不屑。“老师知道你是好孩子,我信你!”融融的笑意下,肖老师的声音如一抹温泉汇入了我的心灵。
  ——相信孩子心灵中有纯净的底色,相信贫瘠中也可以开出素美的花。至今,我仍时时回望肖老师冲我颔首予我微笑的那个方向。
  他的光亮,我的动力
  刚升入初三的那个我,身上还带着几分叛逆与不羁。
  我很讨厌自己的化学老师:人长得黑瘦,话也不多,与其他老师的激情四溢相比,他总是显得沉闷而木讷。更重要的是,同学们都在议论纷纷,这个出身赤贫、无父无母的大学生娶的是一位身有残疾的“富二代”……于是,我那尚不懂什么世故人情的内心,就将化学老师与“贪财”二字划上了等号,甚至将自己的不屑与鄙夷表现得淋漓尽致。
  讲台上,他在上面讲,我坐在下面头不抬眼不睁;互动中,他就站在面前等着我回答,我昂着头从来一言不发;习题检查,我总是“嗖”地一下把练习本收起来,不让他看……他也从不恼,每节课照旧在我桌前短时驻足,翻翻我的书,看看我的本子。
  期中考试,十几分的化学成绩将我一下子从班级排名的山顶拉到了半山腰。想想排在几个月后的毕业考、中考,我的内心突然感到无比紧张与慌乱。在这场自以为是的“对抗”中,原来我的“枪口”指向的是自己。那样的懊恼与悔恨瞬时将我所有的自信击得七零八落。
  “化学老师会不会再也不管我了?落下的那么多,我还补得回来么?……”惴惴不安中,老师开始了他的试卷讲评,并在结束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有的学生,老师一直对你抱着**的期望,因为你有灵性。这次,虽然挺失望,但我还是相信,只要你愿意努力,一切都来得及!”泪,一滴一滴,润花了我的试卷,那斑驳中,有老师给我留下的一缕光亮——“都还来得及!”
  感谢我的化学老师,包容了我无知的叛逆和无谓的消极,此后,他又牺牲了自己大量的休息时间为我无偿补课。随后的中考,我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师范院校,也暗下决心:不论什么时候,都记得给学生留一束光,照亮成长中那些惶惑与迷茫!
  20年,于贫瘠干涸之中守望不易,可我的站立却始终温润挺拔。因为,那年那月,那些守望曾于我的生命中脉脉流淌,绵延至今……
来源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