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62|回复: 0

[散文随笔] 冬日槐树林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12-20 08:21:37 |阅读模式
  □ 张向平
  若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冬日槐树林的颜色,那么非“烟灰”莫属。若是嫌“烟灰”这个词还不够完整的话,那么不妨再填上“褐黄”或者“灰黄”等字眼。如此一来,冬日槐树林的颜色便被概括得恰如其分、妥帖自然了。
  走进冬日里的槐树林,便仿佛走进了一个烟灰与褐黄描抹的淡雅世界。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槐树那高大粗壮的树干,以及树干自上而下深深的纵裂纹。裂纹呈现出明显的灰褐色;虬皮斑驳的裂纹处,爬山虎灰突突的躯干恰如其分地嵌入其中,用手拽一下,紧绷绷的,似是与树身紧紧地长在了一起;四周扩散开来的细碎枝条更是星星点点地附着树身,宛若合力给槐树穿上了厚重而温暖的树衣,紧紧地,合体而舒服。偶尔,也会有一两根山藤闲闲散散地从树顶垂挂而下,或是轻巧随意地绕树缠上两圈,近前,轻轻一扯,整个藤身便立马晃动起来,仿佛时光蓦然间被惊醒,懵懵懂懂的模样。目光沿着不停晃动着的老藤上移,尚未落尽的槐树叶子以及密集挂于枝头的荚果便呈现眼前。荚果一簇一簇的,在冬阳下垂头肃立、寂然无声,褐黄的色调与天空的颜色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冬日的天空,透着一抹闲适的淡蓝,棉絮状的云朵,有一搭无一搭地缀于其中,素然的底蕴与冬日的槐树林浑然便融为一体。
  林下,褐黄色的老蕨四处都是,像胡乱团在一起的山草,一堆一堆的,脚踩在上面,软乎乎的;夹杂于老蕨之间的,自然是槐树轻软细碎的叶片以及先期掉落的荚果。捡起,自边缘撕开,居于一侧的种子立马呈现于眼前,黑油油的,泛着透亮的光彩。脚步迈过褐黄的老蕨以及厚厚的积叶,荆棘凛然霸气的身姿呈现于眼前,且以傲然不可侵犯的身姿紧紧地护住槐树。想来,荆棘与槐树本质是相同的,不然槐树林中不会有如此多的荆棘,一丛丛、一簇簇,首尾相连、交错呼应,令人难以插足,坚硬的带着弧度的棘条更会不时地蹭扯上衣衫或者弹跳至脸上。冬的季节,我已不在乎荆棘是否会再一次扎伤我,就像今生我已不在乎前路还会不会遇到荆棘,那些无意间扎入身上的小刺,就当是荆棘在冬日里对我善意的警醒吧。而我只需回头温柔地把它们拨开,在心里对它们说声“谢谢”就好了。
  继续行走在槐树林中,目及之处,到处都是干枯的枝杈,它们或倚或躺、或挂或悬,上面尖锐的小刺早已风干脱落。看到它们,便会忍不住想要把它们收拾起来背回家烧火取暖;也会蓦然间忆起童年时去槐树林捡拾槐树杈的情景,一切历历在目,而我早已步入不惑之年。
  就像现在,冬阳暖暖,尘世无杂,我在槐树林中走走停停,不时地弯身捡起地上那些干枯的枝杈,就像捡拾起槐树长长的一生。岁月的尽头,我要为它们举办一个仪式,那就是把它们捡回家烧火取暖,以完成它们生命中最后的使命。
  冬日的槐树林,如烟如雾、如诗如画……静静地徜徉其中,在烟灰与褐黄染就的底片中,我已浑然忘了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素净淡雅的世界,心更是澄澈得纤尘不染。在这个素雅的世界中,我抛开了一切尘世的羁绊,在时光中停下来,与冬日槐树林静静地对话,悄悄地私语,怎么也不想分开。
  冬日槐树林,我生命中的槐树林!
来源荣成时讯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