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9|回复: 0

[家庭]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7 天前 |阅读模式
  作者:丛 铭

  1

  一直以为爱情是年轻人的专利,像我爷我奶那辈儿的人,本就是凑合过呗,还能离是咋得。

  可是,我错了。

  2

  我爷和我奶是包办婚姻。

  爷一辈子倔脾气,说一不二,我奶属炮仗的,点火就着。他们之间的日常,往往开始于我爷的:“我说了就算!”终结于我奶的:“你个死老头子,你有本事试试看!”

  吃饭吵。

  “做一辈子饭都这么个味儿,一天到晚就知道喝粥,也不弄个肉吃吃,就不知道换换口。往后多弄点肉吃,我说了就算。”

  “你个死老头子,你说么算你说算,嫌弃不好吃就不吃,成天好吃好喝的伺候你,还挑三拣四的。你有本事饿着,三尺肠子饿着你两尺半,我看你还敢挑饭吃,你有本事试试看!”

  穿衣服吵。

  “我都说我穿那个毛背心了,怎么还不给我找出来?穿这个冷,怎么得,我说了不算了?”我爷一拿一根儿手指头勾着薄外套,一脸嫌弃地抱怨。

  “你个死老头子,都快二十度了,穿什么毛背心穿毛背心,我就不给你找,你有本事试试看。”

  听戏匣子吵。

  “你个死老头子,整天就知道抱个戏匣子听听听,你能听出个花来啊?整天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就惹人生气有本事……”

  “我就听个戏,怎么得,我还说不算了?”

  他俩吵了半辈子,闹了半辈子,直到那天,我爷捂着胸口倒下,我奶突然哑火了,打那以后,再冲我爷发火的次数,就少了。

  3

  那天中午,都快十一点了,我奶迈着小脚准备去熬粥,米也淘好了,锅也架上了,就差没点火熬了,我爷蹦出一句:“大中午的吃啥粥吃粥,我要吃肉包子,大肉馅儿的!”

  我奶一听,淘米盆儿一摔,叉腰就蹦到我爷面前:“你个死老头子,吃啥肉包子吃肉包子,还大肉馅儿的,先不说都快十一点了,不用你剁肉、和馅、调面,就你那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的三高毛病,还想吃大肉馅儿的包子,做梦,喝你的粥吧你!”

  对于我奶的火冒三丈,我爷老实端坐在沙发上,听着戏匣子里的《红娘》唱段,连头都不抬,拿眼皮儿一撩我奶:“大肉馅儿包子,我说了就算!”说完,有板有眼地哼唱着:“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你个死老头子,我叫你隐藏,藏什么藏,多大岁数了还听《红娘》,你个死老头子还想往外发展啊?我就不吃包子,我就喝粥,你有本事试试看!”

  “我……”

  “老头子,个死老头子,你怎么得了……”

  突然性心脏病。

  还好我爷被及时送往医院,性命无忧。可是这往后,怕是都要多注意了,毕竟,我爷也八十多岁的人了,又是严重的“三高”,再不能像往常那么大意。

  我爸送我爷去医院那会儿,我被命令在家陪我奶。

  那是我第一次见我奶哭。

  我奶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精神得很,说话底气十足的小老太太。可现在,这小老太太全没了往日叉腰骂我爷的风范,哭得蜷成一团,嘴里唠叨着:

  “你个死老头子,你说犯病就犯病,你说你想吃个大肉包子,你至于都急出心脏病来吗?你个死老头子,都这么大岁数了,还那么大火气干么?不就没给你包个肉包子吗,等你好了,天天包肉包子,吃死你个死老头子……”

  呃……奶,你一句一个死老头子……是认真的吗?!

  4

  我奶是第二天,我爷稳定后才去医院陪我爷的。

  我爷打着吊针,插着氧气,脸没什么血色地躺在病床上,可眼却一直瞟着大门。

  见我进来没啥反应,可一见我奶在我身后出现,我爷就俩眼都瞪圆了,哆嗦着想伸手去拉我奶,嘴也一张一合地想说些什么。

  我奶一进屋,眼就没看别人,见我爷伸手出来,一把推开前头挡路的我,小脚风火轮一样地,闪眼就到了我爷跟前,抓着我爷的手,放声就骂:“你个死老头子……你个死老头子……你个……”

  第一声清脆洪亮,颇有往日的风采,第二声就哑了许多,带着哭腔,第三声——第三声压根儿就没能喊得出口,小老太太站在床前,握着我爷有气无力的手就哭上了。

  我爷这半辈子都跟我奶斗嘴了,怕也是第一次见我奶哭,当时就慌了,上手就想给我奶擦泪,连手上的针头都给带歪了,血管处瞬间肿出个大包,乌青一片。

  我爸急忙按住我爷,我妈都不等我按铃,直接冲出去喊护士,我奶也顾不得哭:“你个死老头子,躺着也不老实,这下可好了,手都鼓了,你个死老头子,诚心的吗……”

  护士跑过来,麻利地重新给我爷来了一针,临走千叮咛万嘱咐:“可别再动了啊,再动还得挨针,别太激动啊,心脏可受不了!”

  我奶按着我爷的手,点头如捣蒜:“闺女你放心,我按着这个死老头子,指定不叫他激动!”

  我爷一撩眼皮:“我得动弹动弹还说了不算了吗?”

  我奶一秒都不耽搁地回嘴:“你个死老头子,你有本事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怎么得,我还说不算了?”我爷笑眯眯地追上一句,不过手倒是老实让我奶按着,一动不动。

  呃……爷,你这一句……是故意的吧?!

  5

  我爷出院回家那天,我奶没去接他。我爷从我们进病房门就耷拉个脸,连个笑都懒得给我们仨。谁跟他说话,就瞅谁,瞅得人发毛。

  一进家门,我爷还没张嘴,我奶就举着两手面从厨房蹦出来:“今儿中午吃肉包子,大肉馅儿的!”

  我爷哆嗦了两下嘴唇子,眼皮一撩:“吃么大肉馅儿的包子,喝粥,我说了算!”

  我奶张嘴就是:“你个死老头子,你……你得喝么粥?”

  我奶话锋转得太快,我爷眼珠子都瞪圆了,张嘴张了半晌,冒一句:“随便!”回屋摆弄戏匣子去了。

  我奶俩手叉腰,憋得脸通红,最后小小声地咕哝一句:“你个死老头子!”转身回厨房,扔下调了一半的面团子,开始淘米,架锅,准备熬粥。

  中午饭吃得不香,我奶捧着碗喝得有一口没一口的,我爷抿了半碗粥就放下不吃了。

  见我爷吃的这么少,我奶皱着眉:“你个死老头子,给你包大肉包子,你得要粥,熬粥了你又喝这点儿……”

  我奶一张嘴,我爷的眼珠子都亮了:“我还说不算了?我就得喝粥怎么得,我就喝半碗怎么得?”

  我奶“哐当”把碗往桌上一扔,瞪着眼插着腰,刚想爆炸,嘴都张开了,最后却“咕咚”咽了口唾沫,气呼呼抓着碗扔进水槽里,放水就开始刷锅,那锅碗摔得“噼里啪啦”。

  奶,锅是铁的,一时半会儿摔不坏,可那碗可是瓷的,摔了今儿晚上用啥盛饭啊!

  我爷在我奶扔碗的时候,就俩眼珠子发亮了,腰杆都绷直了等着,却没想我奶哑火了,现实和理想严重不符,我爷亮着的眼渐渐暗了下去,腰杆也塌了。慢悠悠往卧室走了两步,嘴里嘀咕:“早知道吃大肉包子了。”说罢,进屋接着摆弄戏匣子了。

  那天晚上,我奶包了肉包子,大肉馅儿的,我爷一口气吃了仨!撑着了,也如愿以偿地引得我奶一通臭骂:“你个死老头子,多大岁数了不知道饥饱,你属金鱼的吗?大晚上的你吃仨大肉包子,你个死老头子……”

  我爷上眼皮一撩:“我就吃仨包子你都舍不得,怎么得,我还说不算了?”

  呃……爷,我这大小伙子,才吃了俩半而已,你确定你真不是故意吃撑的吗?!

  6

  我爷走的那天,也是个中午,我奶又包了他爱吃的大肉馅儿包子。

  我爷埋头吃了一个,正准备上手拿第二个,突然眼泪流了下来,我奶扔下包子就让我叫救护车。我爷揪着我奶的手,不让她走:“我不上医院,我说了就算。花儿啊,我先走了。”说完,拉着我奶,笑着就咽了气。

  我奶拉着我爷的手,没哭,伸袖子给我爷擦了擦带着油的嘴角,嘴里小声骂道:“你个死老头子,你说走就走,也不知道等会儿我,倔了一辈子了,临了,你还犟嘴,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扔下不管,你有本事试试看!”

  我奶说着话,慢慢地坐到我爷身旁,就这么一头歪倒在我爷怀里,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他俩的手,就这么一直握着,握得死紧……

  爷、奶,一路有个伴,一定不会孤单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