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7|回复: 0

[散文随笔] 儿时的甜蜜味道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11-7 08:38:19 |阅读模式
  □ 胡英丽
  深秋的这个上午,当我一脚踏进苹果园,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寒意,相反倒有了丝丝温暖的意味。
  秋的霜染,让绿透的苹果树叶子更加深浓,得了夏的热量秋的沉储,枝头苹果霜染愈红。天很蓝,间或有大朵的白云飘过,有风吹进果园,透过枝杈望见蓝天,一个个艳红的苹果摇曳在无边的秋色之中,红灯笼一样温暖、舒心。站在这样的果园里,与自由生长的果树、自然长大的苹果亲密接触,大口吮吸飘着甜蜜果香的清新空气,那种敞亮和畅快、那种自在和心怡,让久居水泥丛林造成的心理局促与憋闷瞬间遁迹。
  风徐徐吹来,瓜果飘香,鸟雀欢唱,我们姊妹几个也放开喉咙唱啊叫啊。枝头的苹果引逗得我们挪得开脚步却挪移不开眼睛,挪得开眼睛却又挪不开手脚。抚摸、深嗅、把玩……再轻轻把苹果摘下,送到嘴边,然后一口咬下去,那香甜难以用言语形容。我们这些平日里保持矜持的大小姐们,瞬间找到了打破心中欲动却不好意思下手的理由,纷纷踮起脚尖、动起手,把枝头的一个个红果子摘下,然后彼此传递。姐妹们有的立即品尝,有的不舍地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我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下放下矜持文雅,咬了一口苹果,顿时,一股清甜味道袭击了我的味蕾,一种久违的幸福感、满足感、甜蜜感漫上心头。对,没错,就是它,就是这久违了的、儿时的甜蜜味道。所谓矜持文雅一边去吧!我要苹果园的甜蜜,我要苹果园的欢乐,我要苹果园的舒心!
  大家就像一下回到了从前,回到了童年,在果树叶子透过的斑驳影子下,互话、嬉戏。在一棵棵苹果树前驻足、留影,欢声笑语在果园荡漾……间或与果园的猫咪、鸟雀互动一下,不自觉地把本真天性打开,完全融入果园的怀抱,成为自然快乐的孩子。
  打从我记事起,苹果就是一种甜蜜的味道,一直烙印在我记忆深处,不曾褪色。小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庭院里栽植梨树、杏树,可是不知为什么苹果树却是极少在院子里栽植的,所以那时苹果很稀罕,且苹果可以储存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兄弟姐妹偶尔可以吃到几个香甜的苹果,就这样,苹果的味道在我的记忆里最深、最牢固、最悠长。
  小时候,村子里有一片苹果园,是孩子们向往的乐园。因为没有钱买苹果,有的孩子便会偷摘苹果,被大人逮住也没有被特别责罚,吓唬一下就算了。老秋的时候,村里的大喇叭总会适时播报“甜蜜”消息:大队分苹果,人人有份。于是,人们雀跃着互相转告,拐篓子、提袋子,争先恐后去果园领取免费苹果。我们家户口不在村子里,分不到苹果。母亲不想让自家的老人和孩子因此受委屈,便总是花钱在村里果园买一些回来,然后先选些大的送给爷爷奶奶,剩下的留给我们兄弟姊妹。那时的苹果是我儿时最甜美的味道。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好一点的苹果只有逢年过节、招待客人时才拿出来,稍大一点的就被切成几块大家分着吃。冬天的晚上时间很长,母亲去学校办公前,总会拿一个苹果留给我们。我们兄弟姊妹几个拿到却总是不舍得马上吃,实在馋了,就一人咬一口轮流来,受益于父母的良好教育,我们几个在这样的时候都不会争抢,每个人都不肯咬大口,一小口一小口地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才啃得剩下一个不带一点果肉的瘦小果核,大家才在满足中进入梦乡。有时候,我们每人能分到一整个苹果,大家比着谁的大、谁的红,有时候在口袋里装上好几天都不舍得吃,时不时地拿出来闻闻它的味道,即使这样,我们也会感到很满足。
  我外出求学的日子里,家里有了苹果,父母亲舍不得吃,总是留到我放寒假,留到过年,才拿出来,再留下几个,等着过了正月十五我们开学,给每个孩子的行李包塞上几个。那时,我们这些烟台地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前期我们属于烟台地区)的学生生活算是比较富裕的,烟台苹果享誉全国,开学的第一天,我们会把宿舍其他同学叫到一起,分享带着父母亲情的苹果。新学期就在这种甜蜜的味道中开启了。所以,许多同学还是特别期待寒假开学后我们烟台同学带着苹果归来。
  参加工作了,单位年底的福利除了鱼和肉就是苹果。我们单位福利好,分的苹果既大又红。我分到的苹果,经常不拿回家而给了别人。记得结婚的第一年,单位分的苹果,没拿回家孝敬父母,直接给了我的房东——因为我知道他们家没有苹果。
  “快来看啊,这片苹果个大,色泽鲜艳,上面还有大片的祥云在飘……”伙伴们的欢呼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又重新回归到欢乐的队伍里。
  大家在艳阳下手捧大红苹果,像孩子一样摆出各种POSS,山坡上沸腾了,一整天我都沉浸在荣成苹果的香甜气氛中,身心愉悦。
  浸满儿时味道的荣成苹果,我依旧那么爱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