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8|回复: 0

[散文随笔] 母猪大逃跑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5-13 17:28:52 |阅读模式
  作者:牛建丽


  老乔打电话说,他家的母猪病了,不吃食,不爱动。

  接到电话后,我匆匆赶到老乔家。老乔家的猪圈还是老辈子那种露天的,建在一个窗户下边,借助两面院墙,又用几块大石板简单围在一起,就成了猪圈。猪的卧室也极其简单,借助两面院墙的一个角,用四根石柱子擎起一块大石板,就算是母猪的卧室。现在这头生病的母猪就蜷缩着躺在卧室里,它大约二百七八十斤重,属于大约克夏品种。

  我轻轻一跃,跳进猪圈,想近距离仔细观察这头生病的母猪,老乔也紧跟着跳进来。母猪可能实在是太不舒服了,对于我们俩随意闯进它的地盘,没怎么在意。这头母猪现在紧闭着双眼,鼻镜发干,没有一点湿气,要知道健康猪的鼻镜总是湿漉漉的,它偶尔发出几声粗厉的咳嗽,呼吸有些急促,很不均匀,我一摸耳根,呀!烫手!

  我问老乔:“这猪配种了吗?”

  老乔说:“还没呢!上一次发情了,没配,寻思着等下一个发情期再配,哪知它就病了呢?”

  母猪病了,老乔也跟着上火,说话声音有些沙哑。

  我安慰老乔说:“别着急,咱们先量量体温。”

  人用温度计上限刻度是42度,兽用温度计和人用的不一样,是43度,而且兽用温度计在尾部还有一圈凹槽设计,方便实际应用中可以系一根细绳,细绳上再拴一个铁夹子,这样测温时,温度计就可以用铁夹子夹在母猪后背的毛上。

  我拿出温度计,把水银柱甩到35度以下,一手轻轻掀起猪尾巴,一手拿着温度计轻轻旋转着插进母猪的直肠里,尽管我动作很轻,但母猪还是感觉到了,它加重语气,不高兴地哼哼两声,但也没什么过激反应。这时,老乔蹲在母猪旁边,一遍一遍用手摩挲母猪背部,好像他每摩挲一遍,母猪的痛苦就能减轻许多似的,他一边摩挲,一边唠叨:“你这咋就病了呢?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大约过了5分钟,我抽出温度计一看,41.5度!发烧了!猪的正常体温是38.5-39.5度,再结合临床症状,我初步诊断老乔家的母猪感冒了。

  打针吧!

  兑好药后,我决定悄悄靠近母猪,想趁其不注意,“嗖”地一下给母猪打上。

  老乔急忙摆手说,那样不保险,得保定。

  10多年前,还没有出现现在这些先进的保定工具和注射办法,给猪打针通常是用一个大菜篓子使劲顶住猪的头部,靠在墙上或是用绳子套住母猪的两后蹄、背部,最后在脖子上打个结,这样方便肌肉注射。

  老乔采用了第二种方法——用绳子套。他找出一根尼龙绳,跳进猪圈,小心翼翼地先用绳子轻轻系住母猪的后蹄,然后又轻轻绕过母猪的后背,起初母猪毫无察觉,可就在老乔刚刚用力,想使劲勒紧尼龙绳在母猪脖子上打结的时候,母猪猛然觉察到了逼近它的危险,“嗖”地一下跳起来,张着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瞪着发红的眼睛,怒视老乔,不满地咆哮,好像在说:“太欺负俺老猪了!太欺负俺老猪了……”

  一见母猪这架势,老乔顿时火了,冲着母猪大声吼:“你嘚瑟什么?你嘚瑟!早点给你打针,不是早点好吗?瞎嘚瑟什么!”

  说着,老乔又试图用绳子去套母猪的头,他套,母猪就躲,他又套,母猪又躲,他再套,母猪这次不但不躲,反而扬起头,从腹腔里发出有节奏的带长音的一声声怒吼。

  老乔还是不甘心,还想再套,这次母猪被彻底激怒了,它猛地冲向猪圈墙,一跃而起,跳过矮矮的圈墙,夺门而逃。

  母猪跑了!

  我和老乔面面相觑。

  这是一头生病发烧的母猪吗?

  是吗?

  它分明是一头跨栏运动员啊!

  我和老乔被母猪英勇的反抗精神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也急急忙忙跳出猪圈,去追母猪。

  可大街上哪里还有母猪的影儿?

  我们俩分头行动,边打听街上的邻居,边马不停蹄地找。

  我跑了好几条街,打听了好几个人,也没找到这头逃跑的母猪。

  它会不会自己跑回家了呢?想到这里,我赶紧跑回老乔家。

  刚一进老乔家门,我就听见老乔家正房里传来响亮的打呼噜声。

  母猪回来了!我一阵高兴。

  刚准备迈步到正房看看,这时,老乔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满脑门子的汗。

  一看老乔回来了,我高兴对他说:“母猪自己跑回来了,跑到你家正房里了,可能跑累了,睡着了,还打呼噜呢!”

  “那是俺爹在睡!他打呼噜!”老乔喊到。

  噢,天哪!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能想象出我当时的尴尬吗?

  我真想找块布蒙住我发烫的脸,心里一万个后悔说出这话。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俩也累得够呛。左等右等,也没等到母猪回来。

  我对老乔说:“母猪自己肯定能回来,你不用太担心,狗还不嫌家贫呢!它能跑到哪儿?到时候,它跑回来,肯定口渴,你把针管里的药推进食槽里,加上水,喝下去,它就好了,就冲它这么有精神头儿跑,也能好。”

  老乔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老乔就打电话来,语气里有藏不住的高兴,他告诉我说:“牛医生,母猪好了,昨天它到底自己跑回来了,我按照你说的,把药给它喝了,今早上我打了五个生鸡蛋和在猪食里给它吃,它吃得蜜浆甜,直甩尾巴,吃完了,还一个劲地拱猪食槽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