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96|回复: 0

[散文随笔] 虎子的故事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5-4 08:07:28 |阅读模式
  作者:牛建丽

  “我家虎子可聪明了!”老毕摸着他的爱犬说。

  “我推小车吃力时,虎子就在前面用嘴咬着小车,帮我使劲往前拖。”

  “那天,我的钥匙忘在香菇棚了,跟虎子说一声‘虎子!去!把钥匙找回来!’它能听懂人话,不一会儿,就能找到钥匙,用嘴叼回来。”

  “还有时候,我的镢头忘菜园里了,我看着虎子的眼睛,拍着它的脖子,对它说‘去,虎子,把镢头带回来!’不一会儿,它就跑着叼回来了。”

  “秋天收庄稼时,我们中午回家吃饭,让虎子在地里看庄稼。吃完饭后,我们回来一看,虎子规规矩矩、安安静静地坐在地里,眼睛不时地环顾四周,保证不离它的防区。”

  听了老毕的话,我不禁对它的“虎子”充满了好奇,仔细打量起来。

  “虎子”是大型犬,体重大约80斤左右,属于莱州红一个地方品种。它全身黑色,脸部和腿部是褐红色的,被毛像蚕丝绸缎一样,光滑柔顺。眼睛炯炯有神,透着一股智慧,像是警犬那种大无畏的气概。它全身骨骼匀称,肌肉结实,尤其是四条腿,粗壮而有力量,相信它快速奔跑起来,一定非常有爆发力。

  这样一只强壮、聪明又通人性的狗,谁不喜欢呢?

  可一天,老毕打来电话,急急地说,虎子病了,让我赶快帮忙看看。

  到了老毕家,我一看,呀!这还是虎子吗?

  虎子整个蔫了,它如同海蜇,全身散了架似的趴在地上,再无警犬那英姿飒爽的风范;它的被毛完全失去了柔顺光泽,一眼看上去,粗糙暗淡,感觉好多天虎子都没用唾液为自己打理卫生了;它的头无力地枕在自己的前腿上,好像前腿是它温暖、庇护的怀抱,它在病痛中,想自己安慰一下自己;它的眼球深深陷进去,结膜充血潮红,往日神采奕奕的眼神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浑浊不清的眼睛,好像蒙上了一层阴翳。

  听到我的脚步声,虎子费力地睁开了眼,默默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又慢慢垂下眼帘,半眯着眼睛,自顾自的又趴在腿上,仿佛对周围的一切再也无力感兴趣了。

  “怎么突然病得这么厉害?”我问。

  “唉!”老毕叹了口气。

  “第一天,虎子有点儿腹泻,我没当回事,心想可能第二天它自己就好了,哪知第二天,不但没见好,病情反而加重了,又开始呕吐,精神也不好了,我寻思,人肠道不好,吃点土霉素片就好了,牲畜不也一样吗?于是,我就给虎子也喂了点土霉素片,哪知,一点儿没见强,今早起床,我一看,虎子开始便血了,我知道病重了,不能再等了,赶快把你叫来,帮忙看看。”老毕忧心忡忡地说。

  老毕复述的病情比较清晰,按照我以往的临床经验判断,虎子患细小病毒了。

  我对老毕说:“你的狗得细小病毒了。”

  “细小病毒?”老毕一脸的疑惑和迷茫。

  “是啊,未成年的狗,最爱得这样的病。”

  “噢,的确,虎子还不到一岁呢!”

  “能治好吗?”老毕又焦虑地问我。

  “通常情况下,这种病是早发现、早治疗,效果会更好一些,像你耽误了好几天的时间,我真是没法说。细小病毒病,本来就会有一定的死亡率。”

  听了我的话,老毕更加担忧了,说:“牛医生,你可得帮我治好了!我家虎子这么当意,我们全家人拿它当宝贝似的,村里人也都羡慕我养了一条好狗。”

  我很能理解老毕的心情,对他说:“我肯定好好帮你治,但是,我也不敢保证它肯定能好。”

  听到我这样说,老毕的额头总算舒展了些。

  按照常规的治疗方案,我开始用抗生素加输液疗法,总的治疗原则是止血、止泻、止吐,缓解腹痛,另外,我让老毕到山上采些芨芨菜,回来研成汁,给虎子服下。

  芨芨菜有很好的止血效果。我曾听说,我们邻村有位胃出血的老人,就是喝芨芨菜喝好了的,所以,在虎子胃肠出血的情况下,我也建议老毕这样做。

  第一瓶氯化钠加药物静脉注射完后,虎子的眼睛睁得稍微大了些,有了点儿精气神。第二瓶液体又输完了,虎子把自己的身体挪了挪,可能是它老长时间的一个姿势趴着,有点累了,想活动一下身体,让自己的身体舒服点儿,我知道它目前还没有能力站起来行走。

  第二天的治疗方案基本上还是按照第一天的进行。两瓶液体输完后,虎子的精神状态明显好转,它睁大了眼睛,温柔地看着它亲爱的主人,仿佛想和主人说说这几天的心里话似的。它又慢慢地把目光投向了我,很温和,很谦逊的样子,我吹了一声响亮而欢快的口哨,虎子的耳朵马上警觉地竖起来,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我知道,虎子的身体正在向良好的方向发展,它已经有精力来关注它身边的事情了。

  第三天,当我把药兑好,准备往虎子的前腿静脉注射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我终生无法忘记的事——虎子轻轻地把自己的前腿抬了起来,抬到我面前,那正好是一个适合我注射的位置。

  就在那一刹,我被动物的灵性深深震撼!动物的求生欲望竟如此强烈!尽管它不会说话,但它心里很清楚,它知道我是给它治病的,它知道我能救活它!

  虎子的眼神依然温和平静,甚至还有一点害羞,我握起虎子那条抬起来的前腿,对虎子笑了笑说:“虎子,你怎么那么聪明啊?”

  针头刚扎进虎子的血管时,虎子的眉头轻轻地,快速地皱了一下,然后,又侧卧着,静静地等待着药液流进它的体内。

  又连接着输了两天液,虎子的症状明显好转,腹泻、呕吐、便血症状已经完全没有了,并且能开始吃少量的流质食物。

  庄户人都说“人还会装病,牲口可没有假病的。”这话一点儿不假,尽管虎子现在还没有恢复到它原来那种强壮的状态,但现在,它已经能来回摇着尾巴,在院子里溜达来溜达去,或者低声、婉转地小声哼哼着,向主人撒撒娇,亦或是突然捕捉到外面的异常声响,猛地竖起耳朵仔细地搜寻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常听到河边洗衣的妇女说,人啊,如果没有这把水,还不如牲口干净呢。当时,我一听到这话还不理解,后来联系一下实际想想,可不是吗?这不,虎子刚刚好点,就开始用舌头舔自己的被毛,用唾液仔细地为自己搞清洁卫生呢。

  又过了些天,虎子彻底痊愈了,它又像往日一样虎虎生威了,我和老毕全家人都很高兴。

  第二年秋天,老毕邻居家的奶牛病了,我又去他们村出诊。我刚和奶牛主人聊了几句,询问了一下关于奶牛的病情,老毕的妻子就笑着走过来,对我说:“牛医生,你看看我们家虎子,本来还在街上高兴地跑着玩,这一听到你的声音,一个劲地往家里跑,起初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等我关上门,它就从门缝往外看,还不住地打哆嗦。”

  我们在场的人听到老毕妻子的话后,都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隔了一年多的时间,虎子还记得我,竟然光听声音,就知道是我来了,多么聪明又有灵性的虎子啊!

  我不禁又想起虎子轻轻抬起它的前腿,配合我静脉注射,当针头穿进它血管时,它那因痛而皱着的眉头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