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0|回复: 0

[情感] “咱俩最熟”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5-4 07:46:19 |阅读模式
  文章/于利萍

  95岁的娘患上了老年病,因脑血管堵塞,而导致手脚不利索,智力减退,说起话来,像个三四岁的孩子。

  以前的娘可是口齿伶俐,不但表述清楚、背诵报章,而且金句连篇。有一次我写一篇关于娘的文章,她便说:“我给你起个题目吧,就叫:‘青山绿水,柏果苹果香!’”结果文章写出来后,题目就定为“梦里苹果香”,你说牛不牛。有时编辑老师说我的文章真挚感人,我便拿娘说事,在“大声说我爱你”里,如果没有娘那些生动的语言,哪能那么真切感人。我常想,娘如果再多念两年书,写起文章来肯定比我强。可现在的娘慢慢变回到童年时期,说出来的话,常常令我眼热心酸……难道,这就叫返朴归真?

  第一次感觉到娘的病情严重,是她用笨拙的右手把盛稀饭的碗打翻在托盘里,而且手也够不到嘴了。从那时起,我便担负起伺候娘的重任,我为她摘牙、刷牙、戴牙、喂饭,一应生活琐事,都是我一手打理。娘的胃口一向很好,每次喂饭,她都非常配合地张大嘴。当年娘喂自己的儿子我没见过,可她给我儿子她孙子喂饭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我儿子小时候非常挑食,很难喂,可一到奶奶跟前,他的小肚子就能鼓起来。至今我还记得娘边喂边说:“张大嘴,雀来了,好……”一口饭就喂进去了。岁月的轮回就是这样的匆忙而无奈,午后的阳光掠过娘脸上的道道皱纹,那被时光雕刻得深的、浅的皱纹……

  由于娘的日常生活一点儿也离不开我的照料,娘对我的感情和依赖逐渐加深,有天晚上,我为娘盖好被子,准备离开时,她突然伸手拉着我说:“咱俩最熟……”我不觉一阵心酸,我知道娘想说的是:“只有你一天到晚的陪伴我,咱俩最贴心……”可是,现在的娘已无法完整表述自己的所思所想了。

  有一次,我正在中厅擦地,只听娘在自言自语地说:“人家都不咳嗽,就你咳嗽!”我不禁一愣,刚才并没有人咳嗽啊,一会儿,这句话娘又重复了一遍,我想是不是娘的嗓子不舒服?我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扒了一个香蕉送给她,她接过来就吃起来,看来被我猜对了。过了一会儿,我又过去看看她,娘一看我进来了,便夸张地瞪大眼睛说:“好了,我的嗓子一吃香蕉就好了!你看着啊,我吃给你看看。”说着,就咬了一大口香蕉,看着她孩子气的飞快地咀嚼着香蕉给我看的样子,我不觉红了眼圈,娘的心智已与一个三四岁的孩童无异。

  就在昨天晚上,我伺候娘吃过晚饭,给她盖好被子,就在沙发坐着看电视。白天忙着扫雪,此刻,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这时娘在床上要喝水,我刚准备起来,丈夫朝我摆摆手,示意我别起来,他倒了一杯温水送到娘的床前。只听娘一连声地问他我到哪里去了?或许她是诧异我为什么没过去,他说:“在家里。”娘显然不满意他简单的回答,一边抱怨他喂水喂的不好,一边大声地呻吟起来,一声接一声。正在看电视的小杰、小雪不禁相视一笑,又朝我眨眨眼:“妈咪,奶奶是找你……”

  我急忙从沙发上爬起来,来到娘的房间,她一看到我进来了,也不喝水了,也不呻吟了,一把拉住我就往床上拖:“外面真冷,你去哪里了,快上炕暖和暖和 ……”我心里掠过一丝欣慰,从什么时候起,儿媳的风头竟盖过儿子的?……娘糊涂后,常邀我和她同榻而眠,有时说是“害怕”,要我和她作伴;有时说是为我好,怕我冻着。

  娘终于安静的躺下了,我也在她脚边躺下,能感觉到娘正笨拙地、认真地为我掖被角……丈夫收起水杯,关掉卧室的灯,轻轻地带上房门,回到中厅。

  外面,是一赶子烟儿的四九严寒,娘的被窝却是暖暖的,热热的,不知什么时候,她老人家已经入睡,传来了轻微的鼾声,看着娘睡得那样安稳,那样满足,幸福感油然而生。伴着娘的鼾声,困意向我袭来,迷迷糊糊中我还在想:这,或许就是寻常百姓家的幸福生活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