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65|回复: 0

[散文随笔] 爆米花香,儿时的味道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3-26 20:44:59 |阅读模式
  作者:孙 黎

  下车去买菜,忽闻阵阵爆米花香飘过,扭头四处探寻,发现在街道边不远处有卖爆米花的,用高压锅现爆现卖的那种。很多年没吃爆米花了,惊喜之余,不由得快步过去买了一袋,一种原汁原味儿时的味道,瞬间从心底飘过,在记忆中四溢飘香。

  老家村子不大,住着五六十户人家,七十年代初期村里有个小供销社,卖点糖酒酱盐醋等日用品,后来实在是因为人口太少,消费能力有限,没办法公社只好把村里的供销点给撤了。从此,走街串巷的叫卖声渐渐多了起来,这倒给安静的小村庄不时地带来一番热闹气息。

  最喜热闹的要数我们小孩子了,每每小贩挑着担子或者推着小推车进村,只要碰上一个孩子,那他根本不用吆喝,保证不出三两分钟的功夫就会聚集十几个孩子,大张旗鼓地协助小贩寻找落脚点。卖粉条的,卖牙膏牙刷的,卖针线头巾的,卖铅笔田字格本的,弹棉花的,加工爆米花的,卖豆腐的……无论来了卖什么的,只要来了,我们都会雀跃高呼,奔走相告。

  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一颗糖、一片桃酥或者饼干在我们渴望的眼神里,那好比天上的圆月亮,纵是看到了也根本摸不到。所以当爆米花一出现,不说那纯正浓香,单说那一小捧硬梆梆的玉米粒能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变成一大袋子的魔术表演,就足以征服我们!那时我们土话都叫“爆爆儿”,只要是看见外村的青山大爷推着那个圆不溜秋、黑乎乎的“宝葫芦”走来时,“爆爆儿啦”“爆爆儿啦”的欢呼声就撒着欢儿地飞进小村家家户户。

  馋极了,我便会去央求妈。那时虽然家里人口多很穷,但妈总舍不得太苦着孩子,摸摸我的头,就会转身去找出一条干净的编织袋,去粮缸里舀一小瓢玉米粒交给我。然后妈又上炕从窗窝儿的小笸箩里数出两角钱塞入我小手,叮嘱千万拿好。我常常会在应声的同时,早一溜烟地飞奔而去,把身后妈那句“你慢点,别磕着——”的喊声甩得老远。

  青山大爷的“爆爆儿”技术最棒了,炭火生着之后,他会把绑在“爆爆儿”机接口处两米多长的帆布袋子理直理顺,一并把口扎好,再用自己的小茶缸盛上玉米粒,倒进机筒里,倒两平茶缸正好。然后架起“爆爆儿”机,一手呼啦着风箱,一手摇动着“爆爆儿”机的转柄,盯着机器上的压力表指针,摇动随火候大小时快时慢。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随着一声“起锅啦——”,我们全都用力捂住耳朵,忽听“嘭”的一声巨响,那边青山大爷完全罩在一片白色的烟雾中看不清模样,这边帆布袋“腾”地一下鼓了起来,沁人心脾的爆米花香霎时便从这圆滚滚的袋子里止不住地向外冒,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好香啊!伙伴们兴奋得拍着手蹦着跳着笑着,被热气腾腾的爆米花香暖暖地笼罩着……

  只见青山大爷一手把住帆布袋口,一手迅速解开系带,酥黄酥白的爆米花瞬间就进了我手中敞开接着的袋子里。心急地捏一颗含在嘴里,就像含着一朵初开的小花,带着生存的美,鲜艳着童年的色彩。用舌尖碰一下,酥酥的,香香的,融化在嘴里,融化进心里,血脉在香里流动,仿佛整个小人儿也变成了一颗爆米花,带着它的香,融化在儿时天真灿烂的笑容里。

  回想着儿时爆米花香,脸上不自觉地洋溢着心底的温暖。下意识地从手中的袋子里捏一颗爆米花,像儿时一样含在嘴里,奶香和糖甜温润着覆盖了舌尖,哦,加过糖和奶油,已经不是那种纯纯的儿时的味道了。

  我明白,老式爆米花机正逐渐淡出我们的生活,但它曾经给予我们那一代人的期盼和快乐,那种入心入肺的儿时的味道,又怎能轻易地从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淡出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