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86|回复: 0

[散文随笔] 春入无痕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2-24 19:57:15 |阅读模式
  □ 老兵

  立春——

  春气始而建立也

  经历过2018年冬与春的切换,于春天的思索中,我猛然想起了这样一个词:春入无痕。就像大雪无声,尽管人们早就知道立春具体时间为2月4日5时28分25秒(农历丁酉年十二月十九),但寒风依然刺骨,总让人觉得春天还很遥远。

  立春当天,确实是暖阳高照、万里无云,偏偏于中午时分下起了鹅毛大雪,天地之间顿时一片苍茫混沌。短时间内,整个地面白雪皑皑。站在滨城地标性建筑的最高处,你还会发现,远山近湖粉妆玉砌、洁白无垠;群岭兀峰蜿蜒逶迤、如舞长蛇;穿城而过的几条河流也是冰锁流水、早失滔滔。来自气象部门的信息显示:白天多云间阴,北部有小雪,西北风减弱到沿海6~7级阵风8级,内陆5~6级阵风7级,温度-8~-2℃。这哪里还有春的影子。如果“诗魔”“诗王”在世,于此情此景中,定会生发出“长恨春归无觅处”的另一种感叹。

  春来无踪,立春真的不见春。然而于自媒体中,春的气息扑面而来。打开朋友圈,点击微信公众号,处处一片“春意盎然”:有介绍立春知识的,说“立”是“开始”的意思,立春是我国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一个节气,立春是春季的开始,是我国民间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自秦代以来,我国就一直以立春作为孟春时节的开始。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温暖,鸟语花香;春是生长,耕耘播种。有详介立春传统民俗的,如祭祖、戴春鸡、咬春、迎春、贴春字、行冠礼、梅花信、蹴鞠、春台戏等,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中华民俗丰富多彩,本身就是一本厚重的民俗文化百科书。还有咏春的,有心的人将唐诗宋词等典籍中所有以立春为内容的诗词汇集于一起,配乐插图,诗情画意,声情并茂,洋洋大观……此时此刻,可谓春满人间!

  红日照、雪花飞,我坐于案前,梳理着自己关于立春的记忆。于我的人生经历中,荣成的立春总是隆重而低调:冬日漫漫,常常看到进入腊月之后,上一辈人或看着日历,或掐着指头,研盼着何时立春。那个时节,有时是大雪封门、万物俱寂,房檐上垂挂着长长的冰棱,泛着黄禢色的光泽,有人说是染上了猫尿,这样的冰棱不能吃。这些丝毫没有压抑住人们对春天的渴盼、对年成的憧憬。到了立春那天,几乎家家户户都会从萝卜窖中挖出几只萝卜,全家同吃。老辈人讲究立春吃萝卜,就是所谓的“咬春”,晚餐一般是吃饺子。赶上了物阜年丰、吃讲营养的盛世,我才知道,吃萝卜春饼表面上看是个风俗,但实际上是养生的美食,恰如“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纯朴的百姓擅长用最朴素的方式表达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装点,这也是对春天到来的美好祝愿。

  最早接受的启蒙教育应该是识农时,除了春种、夏长、秋收、冬藏外,常常在立春前后,听到老人们念叨着“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生之计在于勤”“立春一年端,种地早盘算”一类的谚语。那些掐着指头从冬至数九来算春,有时还念叨着“五九尽”“五九尾”“六九一”“六九头”等词语,估摸着作物的丰歉、年成的好坏。不少人,尤其是老人常认为没有立春的农历年是“盲年”,不适合结婚。而又有说法是立春立在农历新年前,在民间被称为“盲春”或“双春”,“双春”则是难得的好年景。“一年两个春,豆子贵如油”,意味着“多子多福,婚姻幸福”。总之,各有说道,公婆皆有理。今天有了科学知识,更多的人知道节令和历法是人们为农耕所创,所谓“盲春”“双春”都是阳历和阴历之间必须“置正”的结果,对人生运势的影响大可不必在意的。比如,2017年丁酉鸡年便是“两头春”,即于年初的正月初七立春,又于年末的腊月十九再逢立春,更为巧合的是,这年立春立于2月3日,这一年是384天。天文专家解释称,这是因为2月3日立春的确非常罕见,上一次发生在1897年,距今120年,而再下一次则发生在2021年。人们说,鸡年两个立春,大吉大利!“双春年”的寓意挺美满的,“双”是大数,“逢双见喜”,而“春”是万物复苏、繁衍生息的季节,成了喜上加喜、娶妻生子的大好年份。其实,于人而言,立春即意味着春天到了,又是一年来临,岁次又增加了一年而已。

  “大寒不寒立春寒”,四季交替,天地轮回,都是自然之理,立春的梦幻与现实之间,的确是有距离的。春入无痕,春之始来,万象履新。“人勤地不懒,人懒地起碱”“人勤地不懒,秋后粮仓满”“立春雨水到,早起晚睡觉”……土得掉渣的农谚,在告诉你不必“长恨春归无觅处”,春来无痕,纵寒意袭人,春天已在途中,一年之计在于春,应该早做谋划,不负春光。

  雨水——

  且东风既解冻

  一夜返青千里麦,万山润遍动无声。

  于2018年春节浓郁的喜庆氛围中,不知不觉间迎来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个节气——雨水。2018年的雨水自2月19日(农历戊戌年正月初四)凌晨1时17分57秒开始。

  雨水到来的前一日,天降小雪,如唐代诗人韩愈所述“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不过因气温的原因,春雪很快融化,天地间多了几分湿气。与春入无印痕一样,润物细无声,春雨贵似油,都是这个时期的最大特点。

  今日雨水,我在故乡等着你。也是巧合,我这天起了个大早,行走于返回家乡的路上。家乡的风景永远是牵动人心、唤回魂魄的。一路上,放眼远山,梯田层层,白雪皑皑,行到最高处,发现伟德山间的沟壑中云雾缥缈、如诗如画。春日里,乡亲们最喜欢这样的天气,升腾、翻卷的云雾,携带了大量的水汽,同样的滋润大地,有利于作物的生长。随着雨水节气的到来,朔风凛冽、雪花纷飞、寒气浸骨的天气渐渐远去,正向人们走来的是春风拂面、冰雪融化、空气湿润、阳光温和和萧萧细雨的日子。

  回到家乡,徘徊于老屋周围,虽然是我早年生活过的地方,如今物是人非,在这里接受的关于雨水的物候知识如翻书一样地浮现于脑海中。记忆深处,时光的交替轮换如翻过月份牌的一张张纸片,翻着翻着,雨水两个湿漉漉的汉字便显露出来,心头便是一阵湿润,仿佛这字本身也挂满了水珠。每每此时,父辈们就嘟囔着“雨水有雨庄稼好,大春小春一片宝”“雨水日下雨,预兆成丰收”“雨水非降雨,还是降雪期”一类的谚语,心中盘算着雨水节气里的农活,“立春天渐暖,雨水送肥忙”,到了雨水,恰是小麦将要返青的时候,需要抓紧时间耙麦锄麦,增温保墒,防治小麦纹枯病(防治适期为分蘖末期到拔节初期)。若麦苗长势弱,可追施返青肥,缺水需浇返青水。此时也是修建地瓜育苗温床、大积大造土杂肥的好时机。这个时节,男女老少齐上阵,到了乡村闲人少的时候,就连我们这些小学生都成了小麦划锄的主力。于碧绿的麦田中,我们一字排开,顺着麦垄用三齿镂一道道划着麦地,你追我赶,不为别的,就为丰收后能吃上一口麦香满口的大馒头……

  农家的子弟早识锨镢。于父辈们“雨水春雨贵如油,顶凌耙耘防墒流,多积肥料多打粮,精选良种夺丰收”的教育中,我们知道在雨水节气的15天里,前有春节,中有二月二,且从“七九”的第六天走到“九九”的第二天,“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从手折河边的柳树枝条上感受到它的柔软有弹性,从明显膨大的杨树花序中感觉到树的生动萌发。而且父辈们还从除夕、初一夜间家畜们的嘶叫中推断一年的降水情况,他们喜欢骡马的嘶鸣而忧愁于牛的吼叫。据说,不论什么动物叫,都出于对年景的忧虑,骡马叫,是忧愁于粮食丰收,多得拉不完;牛的吼叫,则意味着天旱地硬,耕地走不动。其实,这些推测在今天看来,没有任何的科学道理。即使确是如此,农业机械化的实现,早就让农业成为最具活力的产业,农民也已实现了体面劳动。

  或许是由于生产能力的低下,农民将农历二月二俗称青龙节,称作“龙抬头”,龙抬头的“龙头节”。“二月二,龙抬头,大家小户使耕牛。”此时,阳气回升,大地解冻,春耕将始,正是运粪备耕之际。而过去农村水利条件差,农民非常重视春雨,便以撒灰囤等形式庆祝“龙头节”,以示敬龙祈雨,让老天保佑丰收。

  唯心而论,这些活动的愿望是好,“七九八九雨水节,种田老汉不能歇”,灵验的时候,北方也会出现烟雨江南的景色:下雨的时候,天地间灰蒙蒙一片,雨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如丝如纱,风儿轻,雨儿斜,多少田垄烟雨中。珍贵的春雨滋养了田间的冬麦,也让空气变得潮湿温润,让人想起“麦子洗洗脸,一垄添一碗”的农谚。及至读书之后,会诗兴大发:最是一年春好处,天街小雨润如酥。有时夜雨悄然,天明而止,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淅沥春雨,滋润着乡亲们那丝渴望,满足了他们祈愿丰收的梦想。

  “天一生水”,风轻日暖,人在故乡更期望着来一场春雨,祈愿水润万物,草木发芽,田野里的雪化为水,滋润着返青的麦苗。因为下过几场春雨后,房前屋后就会变绿,天也蓝得清清爽爽,这一年的庄稼,有指望了!

  也许天人合一,人天和谐,有雨的日子,我们更应该持敬畏之心,想着干旱的窘境,倡导爱水节水,让自然生态系统得以修复,不再“春雨贵似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