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88|回复: 0

寨子土冓,花岗岩从这里运往北京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8-2-24 19:56:15 |阅读模式
  □ 梁善勇
  寨子土冓,顾名思义,与一座军寨有关。明朝万历年间(1573年~1620年),蒋氏祖庆三从云南徙此建村,因村建于古兵寨北土冓上,故名寨子土冓。清顺治年间(1644年~1662年),姜姓由今本市道南姜家迁此居住,蒋姓外迁,仍沿用原名寨子土冓。寨子土冓位于夏庄镇境中南部,西南分别与崖头街道前、后密文村交界。村庄聚落呈长方形,东西略长,东高西低。当年这条古官道从后密文村上来,经过一座元代石坟,折向古寨遗址西边,来到寨子土冓村前,再折北然后向东直下,去往杏黄口方向。这条线路的一部分现在成为镇级公路,全部是水泥硬化,路况较好。古道,古寨,古坟……所有这些都在向人们昭示着,古道旁的寨子公式周围,隐藏着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秘密。

  早于明代的古军寨

  根据《荣成文化通览》中《明代境内海防主要军事部署示意图》上的标示,寨子土冓这座古寨的名字应该叫“捧土寨”。关于捧土寨,现有的资料没有只字片语的记载。它究竟是不是明代所建还存在疑问。其实,威海境内沿海的许多土寨,可能远远早于明代所建,甚至有的可上溯到宋、元乃至唐代。

  该村的老书记姜万英,带笔者爬到古寨遗址上观看。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前这里是一片耕地,面积有24亩,大约1.6万平方米。现在的遗址已经被施工者挖掘得七零八落,平面以下挖掘有五六米的深度。站在遗址上四顾,你不得不惊叹,古人将军寨建于此自有其合理之处。姜万英老人说,唯有此处是崖头周围的最高处,其东、西、南、北各个方位的情况可以尽收眼底、毫无遮碍。东南青鱼滩和南面的斜口岛方向的海面,更是视野空阔、一目了然。

  在一处四周被挖空、只留下一个电线杆的残址下,可以看到表层有十几厘米厚的残瓦堆积。由此可知,当初这座军寨里曾有许多的建筑,当为官兵的军营。堆积层中可见比较完整的弧形瓦片,表面呈灰色有细细的线纹。据荣成市著名文物专家张起明先生回忆,1998年,古寨的大体轮廓还存在,他在遗址内找到很多的砖头瓦块,还有一些白色、黑色碗的瓷片,显然都不是明代的遗物,而具有明显宋、元时期的特征。一般而言,明代的军寨都建于海边,以便发现海上倭寇敌情,能迅速组织抗击。而此古寨和其西北面的龙泉寨皆远离海边,为什么在此设立军寨,其军事用途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些都成为不解之谜。张起明先生说,在荣成境内,不仅仅有明代时期抗倭所建的军寨,而且元代抗倭甚至远在唐代苏定方在成山渡海东征高丽时,在境内都建有屯兵的城寨。明代很多军寨就是在当年旧军寨的遗址上重建的,而有些则被废弃。像捧土寨、西去不远的龙泉寨以及荫子镇境内的土城子等都远离沿海,其显然不具备抗倭的军事功能,很可能都是宋、元乃至唐代时期的屯军遗址。

  而且,姜万英老人说,古寨遗址西南的那座古墓就是用石条垒成的圆顶,古寨遗址外东南方向还挖出许多的灰色骨灰罐,这些似乎都可佐证其为宋、元时期的遗存。当地人认为,这些墓葬应该都与军寨有密切关系,很可能是军寨官兵的墓葬。

  消失的儿女石

  在军寨遗址和古墓的南侧500米处,还有处自然景观叫儿女石。这两块巨石大小不一,分开而立,高约五六尺。经过这里的人们,对儿女石都是顶礼膜拜,人们会将石子向两块石头的顶端扔去,谁的石子在哪块石头上站住了,就预示着家里要生男孩或女孩。20世纪初,世界史学界提出一个“巨石文化”,认为古代先人首先从崇拜巨石开始,并形成了“巨石文化”。我国著名史学专家、荣成市崖头村人张政烺先生在一篇论文中曾提及过荣成的双门石和儿女石,以此论证巨石文化的意义,在世界史学界引起广泛影响。所以,1958年,山东大学的刘敦愿教授曾带学生来到荣成进行学术考察。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史学家田村以及南开大学刘毅教授、山东大学蔡凤书教授等,都先后来到荣成对儿女石进行考察。可惜的是,位于崖头北山的双门石和寨子公式西南的儿女石,后来都被人们开石炸毁了。据说,儿女石是被取石建了学校。(未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