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7|回复: 0

[散文随笔] 温暖的旅程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7-11-6 19:42:09 |阅读模式
韩光晓

在荣成避暑的两个多月里,那里的蓝天白云、绿树银滩,以及干干净净的大街小巷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自不必多说。最难以忘怀的是,在荣成替哥哥寻找战友的过程中,得到好心人帮助,回家后一直念念不忘,总感觉不吐不快。
1.jpg

我家住济宁市泗水县。哥哥韩光辉,1974年入伍,属于喷火兵。部队最初驻防文登,后调防栖霞。服役6年,哥哥从战士、连队文书,又任班长,是连里重点培养的干部苗子。可因部队整编、裁员先后两次提干未果,留下遗憾。后来,他复员回到老家,就和战友们失去联系。

6月初,哥哥听说我已来到荣成女儿家,准备长住一段时间后,在一次通话中说出了让我替他寻找荣成籍同班战友王吉庆的想法。

有这样一句话:“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我知道,凡是当过兵的人,大都有一份战友情结。还在5年前,当哥哥得知我女儿通过院校招聘来荣成工作后,每次在一起闲聊,都回忆他在军营期间,与荣成籍战友同训练、同学习、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的美好过往。

6月16日早晨,哥哥在微信中这样写道:王吉庆(1975年入伍),荣成县黎明公社崖头大队二分队五小队。哥哥说,地址是从当年的一份战士花名册上抄下来的,当时他任连队文书时保留了一份,一直留到现在。哥哥又说,吉庆在班里是军事技术能手,勤快、实在、乐于助人,口碑极佳,连年被评为“五好战士”。从这话里我也听出了弦外之音,哥哥想让我尽力去替他找找。

看着这个还是40年前的老地址,我觉得心里一点儿谱也没有。荣成市区面积虽比不得北上广,但这个在省里甚至全国闻名的海滨城市,找一个人还真不容易。况且,随着城市建设的不断推进,市容市貌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目前,仍在进行城中村改造、工作,一切都在变化中,这让我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如何应对啊!

3.jpg

思来想去,我决定上网寻求帮助!吃罢早饭,我拨通第一个在网上搜索来的咨询电话说明意思,对方的细心解答,让我心中有了点谱,我知道二分队五小队在荣成市区的大体方位。后来我又拨打第二个电话,对方干脆让我到黎明派出所查询王吉庆的户口,或去武装部查退伍回乡的老兵登记表。
想想也是,这两个电话说的都有道理。可说者容易做者难。我该从哪里下手去找呢?正在我不知所措时,妻子的一句话提醒了我。“小区保安都是当地人,能不能去警卫室问问?”对,好建议!我立即把地址写在纸条上,下楼走进小区门口的警卫室询问。正是这次走进了小区的警卫室,为我替哥哥寻找战友打开了局面。

警卫室里接待我的是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浓眉大眼,黑红脸膛。一听口音,就是荣成本地人。接过纸条,仔细查看了一番,他和同伴交流了一会儿,随后掏出手机,一连拨打了3个电话。尽管我没有听懂交流内容,但我隐隐约约听见,其内容与我在家打的第一个咨询电话基本相同。随后,保安放下电话,隔着玻璃,用手指着左前方的悦海苑公交站点说:“你从这里坐101路公交车,大约经过10多站地,到电信大厦或纺织品公司门口下车即可,那附近就是原来的五小队二分队。你要找的王吉庆,可能就在那片住。”他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刚刚还不知所措的我,心里一阵窃喜。

由于当时已接近中午,本打算下午坐公交车前去查找,可又怕时间短、距离远,影响查找进度,索性第二天再去。

当日下午3时,我推着自行车走到小区门口,准备到西龙家菜市场买菜。谁知,上午帮我打电话的那名保安,笑盈盈地上前拦住我,随手指了指他身旁的灰白色轿车:“去不去二分队五小队?”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赶忙折身返回楼上,拿上那张纸条,高高兴兴地坐进了他轿车的后排。

轿车沿着海晏街向北向西绕过市府东路径直向西。简单的对话中,我才明白,这位我还不知姓啥名谁的热心保安,正巧下午3时下班。大约3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条被浓浓树荫遮蔽的南北街停下。他说,我要找的地方就在附近。见对面马路人行道上有一群老年人闲聊,保安走上前去问明情况,几位老人同时向南指去。原来二分队五小队已划为街道办事处的二小队。因拆迁,办事处临时搬进道边一间低矮的小房内。还未进门,我就想到:哎哟!这么隐蔽的地方,让我一人来找,恐怕要扑空了。

保安不放心,又将我送进去。进去时,三位工作人员正各自忙活着。当保安拿出纸条,说明要找的人,坐在正南方的妇女开口道:“找王吉庆哇?有,有!他家就住南面,前天下午他还来这里转呢!”我顿感喜出望外,多日来悬着的心顷刻间放了下来。说着,她拉开抽屉打开户口登记簿,迅速把王吉庆的电话记在了纸条的背面。此时,一旁的我惊得半天合不拢嘴。抬眼看了看墙上挂的电子表,正好是下午4时30分。真是遇上好人了,找得这么干脆利落。从坐上轿车到查到王吉庆的住址、电话,仅用一个半小时。
4.jpg
拿着纸条,保安又帮着拨通电话问:“是王吉庆吗?有个叫韩光辉的战友记不记得?”“记得!记得!他是我的老班长。”电话那边回答道。一旁的我听得真真切切。

“你出来一下好吗?他弟弟找你来了。”
“好哇,好哇,好哇!”
“咱们公路局门口南边见。”保安说完挂上了电话。

我跟在保安后面,此时此刻,此景此情,思绪万千。我再次望着眼前这位可亲可敬的保安兄弟的背影,在将要见到哥哥战友的时刻,一股难以名状的感动再次涌上心头。

除了我这次要找的王吉庆,哥哥在荣成还有一位张姓战友,正团职转业后事业有成,现移居海外。1992年元旦前夕,还在部队担任连长的他,借到鲁南征兵的机会,独自一人乘坐100公里汽车后,又步行5公里,多方打听,摸黑闯到哥哥家,让哥哥惊喜万分。临别,张姓战友特意为两个幼小的侄女留下红包。这份沉甸甸的真挚友情,几十年来一直激励、鞭策着退伍回乡的哥哥,让他努力从一名普通的民办教师考取公办教师,再到后来成为一名校长。

刚到公路局门口,远远看到人行道的南方、101公交站牌一侧,一位与哥哥差不多年龄的老者,正东张西望。凭直觉我断定,这位肯定是我们要找的哥哥的战友。

远远的瞭望中,似乎他也发现我俩正迎面走来。快到跟前时,我迅速越过保安,直冲他跟前说:你是吉庆大哥吧!他说:“是,是……”没等他说完,我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他的肩头。“你是光辉的弟弟哇!”半天他才推开我,仔细地打量着我说:“像你哥,像你哥。”

在吉庆哥哥的再三邀请下,不一会儿,我们3人来到他家的客厅。趁他切西瓜招待我们的空儿,我迅速与哥哥通了电话,并连接了视频。哥哥高兴得语无伦次,连问两句,是真的吗?是真的吗?他怎么也想不到,早晨刚发的地址,下午就找到了!这时我又把手机递给吉庆哥。一旁的我观察得清清楚楚。吉庆哥的手臂因激动颤抖不止。视频中,两位老战友只是“嗯、嗯”点头,半晌,不知谁先说了句,都40年了啊!其实我更知道,两位战友做梦都想不到,今日能在视频中再见面,都努力想从对方的模样中,寻找40年前那个身穿绿军装、头戴红五星的小伙子。

从荣成回到老家近3个月了,但替哥哥寻找战友的点点滴滴时常浮上心头,不由感慨:荣成真是个环境好人又热情的好地方。同时我也决定,退休后,我就到荣成买房靠着闺女养老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