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8|回复: 0

[散文随笔] 教师征文——教育,从深度阅读开始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7-9-27 11:08:19 |阅读模式
荣成市第一中学杨锦平老师的作品——《教育,从深度阅读开始》!
4.jpg
市第一中学杨锦平老师
【写在前面的话】

读书已经成为教师们教育生活的常态,它的意义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阅读带来的充实感与满足感,更延伸为由阅读而实现的自我突破与提升。在教师专业化发展的情形之下,教师读书尤其是语文教师阅读的广度与深度,更是成为制约学生思考的广度与深度的关键因素。有了这种意识,语文教师的阅读就有了更多的意义与使命,他不仅指向于教师的教学思考,更指向于教师对生命的追寻与叩问;教师的阅读姿态不仅展示着教师思维的境界,更指点着学生思考的走向。既然如此,那就请跟我来,让教育,从阅读开始;让阅读,与深邃同行。从深读一本书开始,教师的思考是起点,学生的思考是旨归,追寻一种深度阅读的视野,体验一份深度思考的境界!


平凡的世界,关于人生的注释

说来也很奇怪,能够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放在案头、一遍又一遍地读的书不多,小说尤其少,中国现当代的小说就更少了,而《平凡的世界》却是这少中又少的一部。当再一次和学生共读的时候,答案才慢慢的清晰,原来,吸引我的不仅仅是从中看到了我的父辈和我的影子,更是路遥笔下的那个“平凡的世界”以及那个“平凡的世界”中的关于人生的各种注释。
随着阅读的逐步深入,学生终于明白:阅读,其实就是寻找的过程,能够让你爱不释手的一定是和自己意趣相投、气质相近的书。这样说来,阅读就是寻找与发现,关乎书,关乎自己,也关乎人生。

关于爱情:想说爱你不容易


《平凡的世界》中的爱情,“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学生说那是“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阅历甚深的王君老师说是“想说爱你不容易”。从女性的视角来看,每一段爱情都是“不容易”的见证。

田晓霞与她的“掏炭丈夫”孙少平,精神层面的相互吸引让爱情深沉而甜蜜,但在少平的心里,身份上的巨大差距让每一次美好的心理底色总是写满不安与落寞。

田润叶的爱情更让人心疼,与少安的爱情,大胆的表白却换来了少安坚定的拒绝;与李向前的爱情,“我爱的人不爱我”的强大矛盾先让两人饱尝了煎熬,善良的本质让润叶在向前车祸之后,主动走向了向前,这份迟来的爱已经不仅仅是男女之情这么简单。

贺秀莲与孙少安的爱情,只凭第一眼,她就认定了这个男人,从此一颗心、整个人就全拴在了这个男人身上,“穷,不怕”这不是誓言,却比誓言还让人动容。

郝红梅的爱情,一半淌着痛苦的眼泪,一半浸着幸福的泪花。没有真正的纯粹的爱情的基础,顾养民终于离他而去,凄惶绝望中当她开始踏实的谋生时,上天眷顾了这一对孤单而辛苦的母子,将润生送到了她面前。

孙兰花和王满银的爱情,没有上过学的兰花执拗的选择了这个浪荡子,义无反顾的将王满银当做了手心里的宝,而用她一个柔弱的女性负担着整个家,其中的艰辛让人忍不住落泪。
孙兰香和吴仲平的爱情,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心领神会,宁静而丰富。虽有悬殊的家世,但志同道合的爱情没有阻碍。

藏族姑娘与金波的爱情,每次想起金波的泪流满面,总让我想起柏拉图的精神恋爱。
杜丽丽与武惠良的爱情,一直到最后,杜丽丽仍然爱着武惠良,也爱着古风铃,矛盾中被撕扯着的不仅仅有武惠良,更有她自己。
……

或者家境的落差,或者身份的迥异,或者世俗的眼光,或者观念的差异,都变成一堵堵厚实的墙搁在了男女之间,是推倒墙,还是掉头离开?每个人的选择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无所谓对错,只有幸福与不幸福。这是纸上的爱情,那么现实的爱情呢?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我对着这些不懂爱情的学生,只能说,路遥先生真是匠心独运,典型人物的典型爱情——几组典型人物集合了所有的爱情特质。让我们在或唏嘘或欣慰之余,看到美好的爱情的特质:精神上的对等、身份上的认同、以奉献为前提、必然经历苦痛。爱情不是索取而是奉献,亦如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提到的:爱的存在只有一个证明——对方身上的活力以及生命力。
现实中这个话题很少会被我们作为一门学问来进行操作,而且现实中的很多爱情以及爱情的各种观念,呈现在孩子们眼前的并不是爱情的实质。很想用也只能用这些平凡、朴实、纯粹的爱情为学生做爱情的启蒙,虽然爱情的选择从来都不仅仅是这些,只希望他们在真正面对爱情的时候能够抓住幸福,能够忽然想起曾经有过的那些讨论:“如果你是男生,你会选择做《平凡的世界》里的那位男士?你会选择谁作为你的恋人?”“如果你是女生,你愿意成为《平凡的世界》里的那位女性?你会选择谁成为你的恋人?”“美好的爱情的特质有哪些?”……


关于改变:谁动了我的奶酪


改变的话题,最生动的要数那本《谁动了我的奶酪》,两只小老鼠嗅嗅、匆匆和两个小矮人哼哼、唧唧的选择与表现,总会隔着时空让我们时时看到自己。而《平凡的世界》又让我们看到真实版的嗅嗅、匆匆、哼哼、唧唧,而且,还远远不止这些。
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中提到了自己创作的原始构思,想用现实主义的笔法反映中国七、八十年代间的社会变化。作家优于常人的就在于敏锐的洞察力、高超的表现力和深沉的责任感,小说家尤其如此。路遥的成名作《人生》,高加林所面临与经历的一切已经清晰地显示出路遥对农村知识青年的变化的关注与思考;这一部《平凡的世界》更显示出作家对农村的所有人面对改变时何去何从这个更大的命题的关注与思考。
当大集体生活已经不适应社会现实的时候,村里的、县里的、省里的领导如何抉择?当上级的决策开始变化的时候,领导、各级领导如何应对与引领?乔伯年、张生民、秦富功、田福军、苗凯、高凤阁、冯世宽、张有智、马国雄、李登云、周文龙……面对变化,首先面对的是自己,自己变了,世界才变了。这是其一。其二,在改革的最末梢,百姓的生活呢?面对改变,百姓又何去何从?平静而又不平静的双水村,不停的上演着“改革众生相”,淳朴的农民在改革的浪潮中又一次实现着自己的突围。孙少安,砖厂烟囱冒出的烟不知吸引了多少双羡慕与嫉妒的眼光;田海民的鱼塘,一条条鲜活的河鱼既让自己的家族以及村里人兴奋,又让他们绝望;金光亮总把蜂蜜茶缸子端在手里,不时的砸吧砸吧嘴,向人能一能他的“意大利蜂”;……还有,孙玉亭,这个一直积极于“运动”的能人,当离开了那间开会的屋子,也只能不时地拖拉着那双破鞋、读着报纸,从报纸的文字中寻找着回到过去的可能;王满银,这个浪荡子,从一开始贩卖老鼠药,就与贩卖结下了不解之缘,最终浪荡的结局仍然是只能贩卖电子手表一类的小货、只能住在简陋的旅馆中、手中只能是几张仅能糊口的毛票……

变化是永恒的定理,那如何接受变化,并能在变化面前随机应变?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命题。是像匆匆一样取下挂在脖子上的鞋子迅速出发?还是像嗅嗅那样经常能嗅出奶酪变质的味道?或者像唧唧发现自身的问题之后敢于自嘲、勇敢面对变化的现实? 还是像哼哼一样,止步于自己的幻想和固执中?寓言版的《谁动了我的奶酪》让我们看到了我们自身简单与复杂的优劣,现实版的《平凡的世界》让我们能够看到更为具体可行的面对改变的途径。两相对照,变化既然是人生的常态,在变化中成长,当是面对变化的不二法门。面对改变需要的不仅仅是知识,更有胆识与胸襟。就像孙少安,能够抓住拉砖的契机,进而闹腾出自己的出路;就像田海民,大胆抉择,挖塘养鱼,用知识来改变命运。
还不仅如此,面对改变与抉择的不仅仅是个人,还有集体,国家。这也是《平凡的世界》带给我们的更深的思考。正是普通人读出普通人的执着,读书人读出读书人的坚定,官位者读出执政的智慧。
朱光潜先生在《谈美书简》中说:小说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所谓典型已经不仅仅是作品中的实指,而是现实世界的再现,适用于任何环境与人物。那如此说来,这一个“平凡的世界”的环境与众生,亦是所有世界所有众生的再现。象不同,但质同;事不同,但理同。想到这一层,对那个捏着烟卷、凝眉深思的作家的敬意又添了一层,“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不就是路遥一生孜孜以求的真实写照么?


关于未来:农民的出路,人生的出路


作为农民的儿子,路遥对农民有着更深的敬意与期待,《人生》中展现的是路遥对农村知识青年的命运的体悟与沉思;而《平凡的世界》对改革中农民现在与未来的生活的思考,较之《人生》更为成熟和深刻。
孙玉厚可以说是最典型的老一辈农民,每次读到有关他的文字,总会想起自己的父辈,他们这一代人的共同点,勤劳、善良、隐忍、无私、安于土地……温暖的同时更浸润着心酸。他们一如这土地,包容,孕育。现实却是,依赖土地,日子越过越“烂包”。怎么办?出路在哪里?答案就在他的儿女身上,孙兰花、孙少安、孙少平、孙兰香。
兰花,没念过书,最终将一生无私的献给了第一个给过她温存的男人,艰难就印在她的一双手上;少安,这个倔强、挣命的汉子,从土地上站直了腰,脚依然踏在土地上,手伸向了长空,成为了农民企业家;少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成为了他的精神启蒙,《参考消息》打开了他的视野,揽工汉的经历,让他成为一位脱离土地的煤炭工;兰香,这个很早就懂得默默的为家人做事的女孩,站在了这个农民家庭的最高端,用敬畏向天体物理送去最真的深情。
从身份上看,一个农民的家庭走出了“纯粹的农民”孙兰香、“农民企业家”孙少安、“煤炭工人”孙少平、“物理系的高材生”孙兰香。原因呢?路遥向我们展示了他深深地思考。读过一些路遥先生的经历的文字,知道了路遥艰难的童年、不如意的青年、短暂的中年(如果40岁算作中年的话)。对特定历史时期农民物质生活的饥饿、贫穷,精神世界的狭隘、保守,路遥深有体会,《平凡的世界》中少年时期的孙少安、孙少平身上都有路遥生活的影子。作家的使命感让路遥先生的创作不仅仅是“传达”,更需要有“价值”。“传达”是借文字表现生活、展现作家更深的思考;“价值”不仅仅是文字创作表现形式上的价值,还有作品思想深度上的价值。这样说来,除去兰花,孙玉厚另外的三个孩子的经历“传达”中就有探究的诸多“价值”。

少平给兰香的信就是这种“价值”的集中体现——

“永远都不要鄙薄我们的出身,它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将一生受用不尽。”

这一句道出了三个孩子性格中农民的底色,善良,坚韧,勤劳,吃苦,体贴等等,不可否认,正是农民的特质让三个孩子在面对人生的众多抉择中坚守道义,义无反顾。少平面对“跛女子”侯玉英即将被洪水卷走时,奋不顾身,不求回报;当知道曾经的“恋人”郝红梅因为偷手绢被抓时,没有趁机报复,反而要求所有的知情人隐藏真相;面对受欺辱的小翠,教训了包工头,辞去了工地的活,还将仅有的钱送给了小翠……少平是这样,少安更是如此,他的心中装下的不仅仅是自己这个小家,还有全村这个大家。当自己刚刚富起来的时候,他想到了村里的那些没有挣钱活路的人,第一次砖厂失败了,依然咬紧牙挺过了最艰难的岁月;当钱稍稍多起来了,他想的又是为村里重建了学校。

农民的特质让他们在人生的拐角处挺立起来的不仅仅是一个男人,更是一个有骨气、有胸襟、有担当的男子汉。而这一切都是他们人生中受用不尽的财富。

“但我们一定又要从我们出身的局限中解脱出来,从意识上彻底背叛农民的狭隘性,追求更高的生活意义。人的一生总应有个觉悟时期,但这个觉悟时期的早晚,对我们的一生将起决定性的作用,实际上就是说我们应该做什么人,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

农民的局限性与狭隘性,在少安的身上最明显。农民富起来后,多余的钱怎么办?要不,投资拍电影,还能扬名。虽然有胡永州的撮合,但少安内心深处的虚荣与炫耀还是根本。尤其对于少平的一度想离开村子去外面闯荡的做法,不赞同也不能理解。

那如何解脱与背叛?更高的生活的意义又在哪里?少平和兰香,给了我们答案。是学习,是经历,帮助他们实现了这个蜕变。阅读,在书籍与报纸的浸润中丰富自己的见解,提升自己的追求;追求,在不同的经历中不满足于现状,继续前行。就像少平,从教书先生到揽工汉再到煤炭工人,阅读与经历让他已经从农民的狭窄视野中跳脱出来;兰香,对科学的敬畏与追求,让她进入了天体物理学的世界中。

而造成这一切“觉悟”的契机又各有不同,兰香是少平的这封信,让她看到二哥和大哥是不同的人生,也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与道路。少平的“觉悟”媒介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参考消息》和揽工汉的经历。少安的“觉悟”则是自身的经历以及与弟弟在旅馆中的那次对话。
这是农民的出路与未来,不也是不同身份、角色的人的出路与未来么?以原来的身份作为底色,借助阅读与经历挣脱自身的局限性,走出更为开阔、更为向上的人生。就像这三个孩子,借助知识(阅读、经历获得的)改变命运,但前提以农民的善良、勤奋、能吃苦为底色。其实,王满银的结局也是如此,只有当他在少安的砖厂中勤奋、踏实的工作,他才真正享受到生活与生命的意义与乐趣。

林清玄说“相对于外在世界的存在,只有透过文学家的存在,一切才显示出它的意义”。追索存在主义的萨特说“是我们,使这棵树和那一小块天,产生了联系。由于我们,那颗死了一千年的星星,那一弯新月,那一条黑色的河流,才在浑然一体的景色中显现出来”。

既然,文学家用文字将世界的意义呈现在我们面前,那我们就要“好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悟真趣”,阅读、思考、交流、碰撞,让自己和学生一起去追寻作品更丰富也更纯粹的意义。


让阅读成为一种常态,也让深邃成为一种常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