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5|回复: 0

[散文随笔] 情寄中元夜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7-9-18 20:56:12 |阅读模式
  作者/孙黎


  第五个年头了,妈妈,又一个中元夜!五年,我以为时间足以能淡化心中所有的痛失与思念,可我渐渐发现,从您离开的那个元宵节开始,月亮就躲进我心里,再也不肯升起,再也不曾圆过。

  中元之夜,夜蓝如海,思潮涌动。我做了您爱吃的糖醋苹果,做了河灯,是您喜欢的奶白荷花状。第一次亲手做,显得很笨拙,花了近六个钟头的时间,又剪又撑,最后用蜡光纸一瓣一瓣糊起来,每糊好一瓣,仿佛想对您说的话就被从心里掏了一段出来,粘在花瓣上,思念便氤氲成缕缕荷香。

  夜晚,我在抱龙河水岸停下,此时彼岸星空辽远,万树凉,夜凉如水。对着北石山您在的方向,放好河灯,静静地看河灯载着糖醋苹果,漂远了,河灯变小了,变得更小了,更小了,一直小到成了天上的一颗星,星光里隐约着您注视的目光,我感受到安详宁静,夜色瞬间变得柔和起来,就像妈妈曾经给予我的温暖一样,颜色如奶白荷花。

  有人说,地上每少一个人,天上就会多出一颗星,妈妈,虽然我不相信,但当您儿子我的老公流着泪对我说,从今往后我们没有妈了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心里有一盏温暖的灯熄灭了,灭得痛不欲生,下意识里总会在深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望星空,渴望能寻到一颗星的影子像您,直寻到眼睛湿润模糊,便不得不回屋躺下,希望在飘着荷香的梦里相信有在天之灵。

  妈妈,说实话我并不相信上有天堂,天堂里有宫阙,我只知道人的生命很有限,有限到仅停留住的前一秒,有限到不可预测的下一秒,在这短暂和不可预测里我不想看到那些“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悔悟,也不想看到在父母活着时忤逆不孝,离去后却大操大办坟头哭得死去活来的丑态。这五年来,我一直活在您健康的生命里,您也一直活在我的生命中,从未改变过。

  妈妈,每次去北石山看您的时候,从没有人听见我对您说过一个字,他们只是看见我在深深地、深深地三鞠躬。妈妈,那是因为我肉眼看不到您啊,对着眼前的空无就算是说出口的话也会变成空无的,空无到无色无味,无声无情。妈妈,没有人知道,在我轻和双掌十指向眉,向您深鞠三躬的时候,闭目间我们的灵魂便对接了,心声有音,我心里说的每一句话都一字不落地传递了,您便知道了二叔家的毛豆和花生丰收了,价钱也不错;舅舅家的林林生了个大胖小子,媳妇还是老爸当年教过的小学生;您的孙子亮亮考上江南大学了;还有,最近发现老爸的头发好像又白了许多……

  此时中元夜也一样,河灯载着我的思念去送达天涯海角,人坐在河岸,心音穿透苍穹。妈妈,一直没对您说,在新年朗诵会上,我没有诵读唐宋诗词之美,也没有朗读名家名作之传,我朗读自己的诗《今天,我把心安放在北石山上》,用自己的声音朗诵自己的心:“……阳光透过参天古树斑驳着人间/妈妈,您可安康?/仰头迎向耀眼的万丈光芒/妈妈,是您开了一扇窗?/……/今天,我不为人类爱情歌唱/今天,我把心安放在北石山上/妈妈,您却在天涯何方?”

  望夜空,远处游移过来丝丝缕缕白云,有着奶白荷花的颜色,分裂了整个黑夜。我发现白云似飘飘衣袂半遮在月亮身上,看见月亮挂在空中,温暖如初,心也如皓月,幸福地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